臺北市
23°
( 25° / 19° )
氣象
2020-09-27 | 臺灣公論報

嚴重瀕臨滅絕的武威山烏皮茶(下)

屏東科技大學森林系楊勝任教授解說武威山烏皮茶

由英國人亨利於西元一八九○年代在高雄地區採集到的標本,當時只給予了暫時的屬名,就存放在倫敦的邱園,而那標本的同號副份標本則寄送到美國。西元一九九一年,大陸廣州中山大學的張宏達在美國華盛頓特區國家標本館檢視了那份標本,認為這是前人沒有命名過的新種,而將之命名為臺灣石筆木。

發現了疑似武威山茶的植物

就在比對英國人亨利標本的同時,西元二○○三年七月有人在屏東郊山採到不知名植物,送到屏東科技大學森林系。由於採下來的植物標本已經開始乾枯,屏東科技大學森林系楊勝任教授只能推測這種植物可能是武威山茶。後來,楊勝任教授的學生們在整理從屏東山區採集回來的標本時,發現了疑似武威山茶的植物。隔年再次採集到該植物的枝葉、花及果,經楊勝任教授再次鑑定後,初步認定為武威山茶。為了更加確定,於是送予第二版《臺灣植物誌》山茶科的負責人臺灣大學謝長富教授鑑定。

收藏於屏東科技大學植物標本館中的武威山烏皮茶標本

確定武威山茶的存在

謝長富教授在仔細檢視植物標本後,確定這份植物標本與佐佐木舜一對於武威山茶的描述吻合,應該是武威山茶。因此,依照物種命名先後的原則,臺灣石筆木應該為武威山茶的同種異名。在經過多年來的尋尋覓覓後,解開了長久以來武威山茶的疑問。除了確定這個物種的存在之外,還要研究武威山茶在分類上的地位,以及它與其他山茶屬植物的親緣關係。

西元二○○三年在屏東真笠山重新找到武威山茶的植株,證實了武威山茶的存在,這距西元一八九○年英國人亨利的首先採集已是一百零八年後了。雖然武威山茶在分類上仍有疑點需要進一步釐清,但是臺灣特有的植物重新發現,的確令人振奮。

武威山烏皮茶的花(王志強攝影)

重新命名為「武威山烏皮茶」

這個過去僅在文獻中出現、全臺僅存不到幾株的臺灣特有種植物,到底是山茶屬、石筆木屬或是烏皮茶屬?經屏東科技大學森林系教授楊勝任和臺灣大學教授謝長富藉由實體鑑定,比對文獻與標本(Henry 123)後,確認分類是山茶科(Theaceae)烏皮茶屬(Pyrenaria),因此重新命名為「武威山烏皮茶」(Pyrenaria buisanensis)。

武威山烏皮茶的果實(吳佾鴻攝影)

多元方法進行保育

真笠山距離屏東科技大學一小時車程即可抵達,為海拔一千二百公尺的原始森林。目前在野外僅在真笠山發現兩株武威山烏皮茶,這兩株都生長在風大的稜線上,為避免珍稀山茶在颱風季節被強風吹倒,除了以種子繁殖之外,另用插枝和組織培養的方式來繁殖,希望用多元方法來保存此好不容易重新發現的臺灣特有種植物。

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啟動「百種興盛、允盟行動」,針對數量少的瀕絕物種,透過民間和企業認養,進行個別數量的增殖。受到天然棲地破壞和人為干擾、採集,原本分布在屏東來義、瑪家低海拔山區的武威山烏皮茶,在原生棲地自然繁殖的小苗也不多。每一種物種的數量若少於一千個體,在缺乏基因多樣性的情況下,就有滅絕的危機。因此研究人員將種子帶回育苗,並在保種中心進行繁殖,其中武威山烏皮茶已繁殖出四百多株苗株。保種中心繁殖的武威山烏皮茶的種子發芽率達九十五%,相信未來這個物種在積極復育下,可以提供更多種苗讓民間一起參與復育。

真笠山是良好的戶外教育場地(王志強攝影)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