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7°
( 29° / 24° )
氣象
2020-10-02 | 臺灣公論報

玉手攬線織黎錦 直播帶貨為傳承

新華社照片,在海南白沙黎族自治縣海南黎錦燦然合作社,張潮瑛(左一)穿著黎錦改良服飾拍攝小視頻。

新華社記者夏天、陳子薇

一位赤腳姑娘席地而坐,腰上纏著腰織機的一端,足尖撐起另一端腳踏棍,拉動提綜杆開口經線,穿緯線再放緯刀打一下……這是黎族白沙姑娘張潮瑛正在直播織錦。

有甜美外形的張潮瑛不僅是個伶牙俐齒的帶貨主播,還是一名傳承非遺的“南海工匠”,她帶的“貨”,正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黎錦。

海南島黎錦紡、染、織、繡技藝是黎族人傳承了3000年的古老技藝。700多年前,黎錦讓黃道婆在異鄉重啟人生,從悲慘的童養媳轉而成為女紡織技術家。

黎族人紡紗、織布的原料是海南特有的吉貝棉,又稱海島棉。染料也源自熱帶雨林豐富的植被資源。三國吳國人萬震在《南洲異物志》中就曾敘述黎族先民已會用吉貝作“五色斑布”。相傳,一位姑娘上山穿的白筒裙被植物的汁液染上斑斕的顏色,十分漂亮,黎族人逐漸摸索出利用蘇木、黃薑、藍靛草、穀木、牛錘木和楓葉將紗線染成紅、黃、藍、綠、棕和黑等顏色。

傳統黎族女人一生中的每個重要時刻都需要黎錦來裝點。為了研究非遺知識產權,張潮瑛在文化館翻閱資料時,她驚訝於家鄉竟有如此瑰寶,“這樣的好東西不應該只是躺在檔案館裏。”在家人的鼓勵和支持下,她決定成為黎錦的非遺傳承人。

一次比賽讓張潮瑛記憶深刻,雖然她穿上了夢寐以求的黎錦貫頭服和筒裙,但卻把筒裙穿反了,鬧了不少笑話。她意識到,傳承黎錦不能只是做做樣子而已,“如果我自己都沒有吃透黎錦,怎麼傳承呢?”就這樣,張潮瑛從此一頭紮進黎錦,開始踏踏實實地學習。

白沙縣文化館館長符少玲非常看好這個年輕人,於是安排她參加了縣城的黎錦培訓班。黎錦的雙面繡再一次震撼了這位土生土長的黎族姑娘。來自黎族潤方言區的雙面繡,可以實現一根線、一次性繡出兩面完全一樣的圖案,華美而神秘。

但日新月異的工業化流水線衝擊著傳統手藝,黎錦也面臨這樣的困境。因為色彩單一厚重,黎錦早已不被年輕人所喜愛。但張潮瑛相信,這樣獨特的織繡工藝曆久彌新,祖先紋、人形紋和大力神形象的紋飾別具一格,“它們仍然有潛力結合服裝設計,有實力走進當下女孩們的時尚衣櫥。”

2016年,30歲的張潮瑛在老家白沙創立海南黎錦燦然合作社。合作社除了直接售賣各式各樣純手工定制的錦片以外,張潮瑛還會設計諸多帶有黎錦元素的商品。“只有生存下來才有傳承的可能。”張潮瑛孜孜不倦地奔赴多個省市學習,思路逐漸打開,她堅持在原汁原味的黎錦高級定制基礎上,嘗試著將黎錦元素融入到耳環、手包、擺件等飾品中,“非遺不應該只是被保護而傳承,而應該讓它‘活’起來得以流傳。”

作為傳承人,張潮瑛把黎錦帶到線上“直播間”展銷,線上下開辦黎錦傳習班義務教學。黎錦的圖案是幾何圖形,所用的麻布針孔很小,繡起來難度極高。因此,張潮瑛專門為初學者定制針孔較大的布料,圖紋也更簡易,在課上就可以完成一幅簡單的作品,還能做成耳釘、頭繩等小飾品留作紀念。慢慢地,傳習班吸引了當地越來越多年輕人參與學習。

鸚哥嶺上的村莊星羅棋佈,生態環保的盤山公路串起了白沙的一村一戶。平日面朝大地的織娘在農閒時,玉手攬線織黎錦,百轉千回間,探尋跨越千年的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