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0°
( 21° / 18° )
氣象
2020-10-04 | 臺灣公論報

不擔心李眉蓁選不上 擔心李眉蓁選上市長

陳其邁VS李眉蓁的另類觀察

高雄市長補選經過一番折騰,最後呈現三足鼎立、一強二弱局勢,陳其邁獨走,國民黨跌破眾人眼鏡,推出「三連任」(稱不上「三連霸」)議員李眉蓁,在一片「哀兵不勝」的不看好聲中,突然出現強力拉抬李眉蓁聲勢的利多炒作,其中以苦苓所列舉李眉蓁有五大系統強力支撐為代表。

陳其邁VS李眉蓁的對戰,勝負在未選之前即已底定,陳其邁繞了一圈,在民進黨操作罷免,加上蔡英文給落選三傑──蘇貞昌、林佳龍與陳其邁持盈保泰東山再起的制高點,以至於班師回朝,反敗為勝,應是毫無懸念。由於實力懸殊,選戰缺乏張力與對抗性,激不起一點漣漪,兩邊的選民都懶得投票,投票結果可能會創下三低紀錄:最低的投票率、民進黨候選人最低的得票、國民黨候選人最低的得票。

二○一○年的市長選舉,黃昭順在外有楊秋興分票的情況下只拿了三十一萬九千一百七十一票,這是最低標。至於陳其邁除了要保住第一次敗選時的七十三萬票,更希望能超越罷韓的九十三萬票的門檻,才算是贏得裡子與面子的光榮勝利。然而,因為實力懸殊,找不到可以激化選情的激素,兩道得票門檻可能雙雙失守。

在這種氛圍之下,突然出現一股很怪異「批邁捧眉」的逆轉風潮,甚至出現「險勝」的字眼,不管誰「險勝」,「陳其邁險勝」或「李眉蓁險勝」,都很怪異,這股吹捧與拉抬李眉蓁的言論,有一些是真的要幫李眉蓁,有一些是真的要幫陳其邁,卻反串要幫李眉蓁,其目的就是激起民進黨支持者的危機意識與對抗情緒,這樣才能把票催出來,否則,可以預期陳其邁就算大勝,票數也不會太好看。

這股「捧眉」風潮以苦苓為代表,苦苓於政論節目指出,李眉蓁背後有五大硬實力支撐,包括「宮廟、果菜、眷村、韓粉、小漢」等系統,主要是指李眉蓁的父親李榮宗擔任過廟公、果菜公司總經理,所以在宗教系統與農會系統有巨大影響力,不容小覷,這也成了這次補選分析李眉蓁戰力的標準答案。

大家都慣常於順向思考問題,不習慣逆向思考,如果從逆向往回思考,今天的問題不在於擔心李眉蓁選不上,以今日選情觀之,實在不用操心。而是擔心李眉蓁一旦選上市長,然後呢?她是一位才高八斗,能力非凡,身經百戰,歷練完整,經驗豐富,有遠見,有魄力,足堪大任,引領高雄市政府與高雄市勇往直前,邁向康莊大道的女強人、好市長?

補選的市長任期只剩二年四個月的垃圾時間,不論誰當選都是「跛腳市長」,對內要勇闖高雄市政府十八銅人陣的領導統御,對外要快速重建統整高雄價值的號召與領導威信,都是嚴重考驗,幾乎沒有蜜月期、適應期、學習期,李眉蓁一旦爆冷門選上市長,高雄市政府的大門她進得去嗎?韓國瑜都沒辦法收服的高雄市政府官僚體系,她可以?

還有如叢林般的高雄市議會,除了磨刀霍霍的民進黨議員,心存不服與不平的同黨議員,會以大局為重力挺?或陽奉陰違暗中抵制?

要擔任行政首長的市長與競選議員民代的性質完全不同,要領導這麼龐大的行政體系,必須具備幹練與歷練這兩個基本要件,其次才是選舉的爆發力、論述能力與口才顏值等。

李眉蓁倉促應戰開始跑行程後,陸續曝露出「準備不夠」甚至「沒有準備」的缺失,例如她所提出的第一個口頭政見,爭取二○三○亞運在高雄舉辦,事實上早在今年四月就截止報名。還有她針對陳菊被提名監察院長一事,認為陳菊在高雄市擔任市長時,有很多案子還在監院檢討中,若擔任監察院長,就變成「校長兼撞鐘」,她的意思應該是「球員兼裁判」,而不是「校長兼撞鐘」。

對李眉蓁而言,這是一個千載難逢飛上枝頭做鳳凰的機會,也是逼使她快速成長的情境。不妨再做一個逆向思考的假設,不論這次選舉結果如何,李眉蓁在選完後會蛻變成怎樣的政治人物?是超越自己、超越同儕,還是繞了一圈又回到原點?【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相關報導刊三版、五版。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