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4°
( 26° / 21° )
氣象
2020-10-04 | 臺灣公論報

高雄市長補選 在地高雄人對決的第一戰

六月六日韓國瑜罷免案在九十四萬人的同意下正式通過,韓國瑜黯然被下台,依法高雄市長必須於三個月內完成補選,中選會也公告高雄市長補選日期定於八月十五日。

潮水退了才知道誰沒穿褲子,認真推動市政且贏得很多肯定的副市長李四川和葉匡時,竟然戶籍自始至終都不在高雄,沒有參與高雄市長補選的資格,國民黨只能從現有的在地高雄人才擇優徵召,由市議員李眉蓁披掛上陣;民眾黨則是早就做好高雄市長補選的準備,不分區立委蔡璧如在四月份就悄悄把戶籍遷到高雄,擺出「藍白」合作的陣仗,可惜國民黨並不領情,最後由親民黨籍市議員吳益政代表民眾黨參選;民進黨則好整以暇,順利通過徵召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投入高雄市長補選。

不管八月十五日的補選由誰勝出,陳其邁、李眉蓁、吳益政都不是空降部隊,這場高雄市長補選將是二十六年來沒有空降候選人,由在地高雄人對決的第一戰,也將由在地高雄人出任民選高雄市長。

高雄市自治之後於民國四十年起先後選出謝掙強、陳武璋、陳啟川、楊金虎、王玉雲五位民選市長。民國六十八年高雄是由省轄市升格為直轄市,市長改為官派,先後由王玉雲、楊金欉、許水德、蘇南成、吳敦義擔任官派的代理市長。民國八十年第二次修憲賦予地方自治明確的法源基礎,並且開放省長、直轄市市長民選,高雄市從民國八十三年起先後選出了吳敦義、謝長廷、陳菊、韓國瑜四位民選高雄市長。

高雄市從省轄市歷經升格、改制、合併,高雄市長的產生方式也歷經民選、官派再回到民選,數十年的制度轉變,竟然沒有在地高雄子弟可以贏得選舉出任民選高雄市長,這二十幾年來的七場高雄市長選舉(如表一),在地的高雄市候選人都輸給空降的候選人。去年韓國瑜參選總統時,柯文哲直接就批評「歷任市長都把高雄市長一職當作跳板」,認為謝長廷、陳菊、韓國瑜都把高雄市長當作跳板,官派跳到中央、民選的也沒做完,成為高雄很大的問題。

吳敦義雖然是空降,官派到高雄市擔任市長,也算是有始有終,敗選後離開高雄後回到南投靠自己的實力東山再起,沒有被柯文哲點名「把高雄市長當作跳板」;謝長廷任期未滿就被提拔升官擔任行政院長、陳菊任期未滿也被提拔升官擔任總統府秘書長,名符其實是「把高雄市長當作跳板」;至於韓國瑜,才剛選上高雄市長,位子都還沒坐熱就要選總統,心態上根本就是急著「把高雄市長當作跳板」,只不過行為結果「未遂」而已。

市長空降,必然缺乏與高雄市的在地連結。吳敦義是個有政治潔癖的人,一個人南下高雄服務,既不結黨營私,也不呼朋引伴找來外縣市的人來高雄市搶奪政治資源,不會佔據或阻塞高雄市子弟從政的仕途,因此,吳敦義敗選離開高雄市,還是孓然一身,沒有帶走一兵一卒。即使如此,吳敦義還是有培養、提攜在地優秀的高雄子弟,黃俊英副市長兩度披掛上陣參選,都僅以些微的差距飲恨,甚至是輸給陳菊陣營製造的走路工事件。而謝長廷和陳菊入主高雄市後又是完全不同的情景,拉幫結派,用人惟私,大量會唸經的外來和尚佔盡局處首長及機要職缺,大量會唸經的外來和尚搶佔市議員、立委的政治舞台,封殺、排擠、阻塞了高雄子弟的從政之路。

不屈從空降市長及其派系的在地高雄子弟,只能自生自滅,識時務的高雄在地子弟才能跟隨空降市長及其派系平步青雲。只要細數謝長廷和陳菊離開高雄市,多少人拍拍屁股跟著主子入主中央?這些人裡面有誰是從外縣市來的會唸經和尚,「把高雄當作升官跳板」從此一去不回頭?有誰是高雄在地子弟而必須投效在空降市長及其派系之下才能繼續在仕途上一路順暢?除此之外,至今還留在高雄繼續佔著市議員、立委位置上的民進黨人,有誰是從外縣市來的會唸經和尚,「把高雄當作升官跳板」,未來終將離開高雄的?陳其邁要爭取參選高雄市長,在黨內要克服多少來自新潮流系的挑戰和阻撓?算一算,大概就知道民進黨的空降市長及其派系是如何「把高雄當作升官跳板」?又是如何「善待」在地高雄子弟?

在地高雄市民最想看到的是:看到在地高雄人才出任民選高雄市長,而不是「把高雄當作升官跳板」的空降市長。如今,三位參與高雄市長補選的主要候選人都是在地高雄人才,和空降市長最大的不同是:高雄是他們三位的故鄉,不會只是升官的跳板;高雄有他們三位的親朋故舊、有他們三位大半輩子投入的深厚感情,甚至是他們三位「一生懸命」的故鄉。不管最終由誰勝出,期待未來的高雄市長善待在地高雄子弟,讓在地高雄人可以期待不用再看那群會唸經和尚頤指氣使、作威作福,可以不用再看到空降市長選前山盟海誓,發生一夜激情後「昨眠歹勢」,然後拍拍屁股遠走高飛。【臺灣公論報記者蔡曜陽/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