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4°
( 26° / 21° )
氣象
2020-10-04 | 臺灣公論報

從「三國演義」看高雄市長補選的謀略

代表國民黨參選罷免後補選高雄市長的李眉蓁。

如果說,韓國瑜空降高雄市意外選上市長,之後跳槽選總統落選,又慘遭難堪的被罷免情節,是結合「愛的迫降」與「恨的迫降」的「韓劇」,那麼國民黨接檔的重頭戲,「李眉蓁代表國民黨參選罷免後補選的高雄市長」對上民進黨回鍋參選的陳其邁,就是一齣「暖男」巧遇靚女的「偶像劇」。

國民黨好不容易到手的高雄市長寶座得而復失,馬上面臨「藍白綠」三黨逐鹿中原的挑戰,從「三國演義」的歷史教訓來看,面對對方強勢罷韓又倉促應戰的形勢,國民黨有幾個應對方案:

第一個是「拖刀計」,就是要罷韓當事人的韓國瑜提起罷免無效之訴,以拖待變,拖出足夠的時間讓國民黨找出可以與陳其邁匹敵的候選人上陣,避免陳其邁「拔劍四顧兩茫茫」,找不到可以一戰的對手,可惜韓國瑜收刀罷戰,鳴金收兵,情勢直轉而下。

第二個是「空城計」,就是從義理與法制面反制從頭就違法啟動的罷韓行動,針對補選,消極抵制,不推出候選人,就讓你民進黨自己去玩。再者,在這種氛圍之下,不管推誰出來選,大概都是砲灰。這也是民眾黨嘗試與國民黨合作的第一方案,兩個在野黨都退出補選,讓「一黨獨大」的民進黨自嗨。然而,「空城計」是兩面刃,固然可以「荒謬劇」的形式凸顯「罷免──補選」的荒謬,但是,國民黨要是真的不推出候選人,面對「怯戰」的質疑與罵聲,壓力可能更大。

第三個是「聯吳攻魏」,既然是一大兩小、三足鼎立的情勢,就結合兩小對抗主要敵人,以求自保,這也是民眾黨嘗試與國民黨合作的第二方案,藍白共同推出候選人,可是國民黨方面,不喜歡這種權謀,執意推出自家候選人,盟軍計畫遂告瓦解。

第四個是「廖化作先鋒」,既然蜀中無大將,就找個廖化出馬當先鋒,雖然不能力戰外敵,至少能團結內部戰力。吾人從不迷信學者牌,但是,此時最佳的廖化就是從學術界及企業界找有號召力與戰鬥力的悍將。高雄沒有什麼大到足以推出廖化的企業,就學術界而言,就算高雄幾所大學的校長沒有意願,院長級倒有不少大內高手,其中一位恰巧就姓廖,廖化的廖。

第五個是「下駟對上駟」,就短期戰術而言,希望以最小的死傷代價,達到最大的傷敵目的,就長期戰略而言,其最大意義在於期待「下駟在下一次變成上駟」,是一種以戰養戰的人才培育計畫。

以上皆非之後,國民黨只剩「死馬當活馬醫」一招,反正就是輸,但是,也不能讓陳其邁毫髮無傷的達陣,必須推出「刺計畫」,正規的「刺計畫」應是「刺客戰略」,找一位執行刺客計畫的人參選,半路狙擊陳其邁,盱衡情勢,最佳的刺客就是一再被點名的名主播沈春華,可惜她的戶籍不在高雄。

國民黨連刺客都找不到、推不出,只好再降階,成為「刺針計畫」,就是當陳其邁一拳打向國民黨這團軟綿綿的棉花時,棉花團裡面還藏有幾根刺針,足以讓他痛到扎心,滴幾滴血。

李眉蓁究竟是廖化?下駟?刺客?還是刺針?還是都不是?選戰剛開打,還有演化的空間,且讓大家拭目以待,看看結果是否能跳脫「三國演義」的框架,而有出人意表的發展。【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