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6°
( 17° / 16° )
氣象
2020-10-18 | 臺灣公論報

被迫放棄家園的紅毛港及大林蒲遷村血淚史

被迫放棄家園的紅毛港及大林蒲遷村血淚史

紅毛港及大林蒲衛星空拍地圖。(取材自Google地圖)

高雄市在日據時期成為台灣工業重鎮,國民黨遷台後,在發展經濟優先的政策下,開始興建第二港口,再加上高污染和高危險的發電廠、煉油廠及石化工業,也幾乎全集中在沿海,開啟了紅毛港和大林蒲兩聚落被迫遷離居住數百年家園的血淚史。

純樸漁村紅毛港劃為港埠用地

紅毛港據稱在荷治時期時因部分遭鄭成功驅逐之荷蘭人自安平來此出沒而得名,清治末期,劃分為紅毛港庄與海汕庄,屬於台南府;日據早期,仍劃分為紅毛港庄與海汕庄,改由鳳山縣旗下的台南廳管轄;1920年後,紅毛港聚落重劃為高雄州鳳山郡所屬小港庄的大字;二戰後由高雄縣小港鄉管轄,後隨小港併入高雄市。

紅毛港是一個漁村,與鹽水港、大林蒲及中洲相接壤,曾經是日本統治時期高雄州烏魚漁獲的主要產地。紅毛港又可細分成「埔頭仔」、「姓楊仔」、「姓吳仔」、「姓李仔」、「姓蘇仔」、「姓洪仔」等六個聚落,各有一間角頭廟。

1967年高雄港第二港口正式破土開工,紅毛港因此與旗津的中洲地區分離。隔年劃設為臨海工業區範圍實施限建,當時即有他遷之議。1979年,行政院正式核定同意將紅毛港劃為港埠用地,為配合交通部高雄港務局(原隸屬台灣省政府交通處)取得第六貨櫃碼頭用地,高雄市政府開始協助推動紅毛港遷村等相關業務。

但遷村經費缺口188.1億元遲遲未獲行政院核定,經高雄市政府多年努力爭取,於1985年行政院核定紅毛港遷村計畫,並同意在五年五千億新十大建設「高雄港洲際貨櫃中心第一期計畫」項下編列215.8億元(含自動搬遷補助費27.7億元)。

遷村計畫延宕二十年引發陳抗

1989年行政院核定紅毛港遷村第一次修正計畫,1992年核定第二次修正計畫。1996年,紅毛港遷村辦公室在海昌里里辦公處二樓設立。1998年,行政院函准備查「紅毛港遷村第三次修正計畫書」,同年11月舉辦紅毛港遷村用地區段徵收工程動土典禮。

但遷村計畫經過多年延宕與爭議,紅毛港居民發動多次陳抗活動,包括1996年的圍港及2002年轟動一時的「炸船封港」事件。在小港工業化與高雄港區擴建的過程中,紅毛港也逐漸被貨櫃碼頭及工廠等設施包圍;長期的填海造陸,也使當地漁業所仰賴的海岸生態受到嚴重破壞。

遷村安置用地原不足約11.86公頃,計畫向台糖購買位於高雄縣境內之抵價地,估算購地經費暨利息約需50.19億元,致使遷村用地配售價格提高至每坪5.6萬元,因地價太高,造成遷村居民普遍無法接受。

為解決遷村用地不足問題及降低不確定因素延宕遷村時程,前市長謝長廷於研商紅毛港遷村相關會議中指示,以解決一戶算一戶之方法安置遷村居民之精神,利用現有待售國宅替代安置遷村戶,並提供優惠價格增加居民申購誘因,以期早日推動遷村工作。

2005年立法院審議通過遷村預算215.8億元,由行政院正式核撥,延宕20年之久的實質遷村計畫終於啟動。2006年5月13日進行大規模拆除空屋,開啟遷村實際行動序幕,同時也進行文物保留,隔年遷村作業完成,土地點交高雄港務局,之後再轉交陽明海運,至此紅毛港原址村落完全被移除。

紅毛港遷村後保留的部分牆面。

完成遷村後延續高雄發展遠景

原本的紅毛港地區主要成為2007年12月開始興建的高雄港洲際貨櫃中心所在地,遷村後新的紅毛港聚落位在鳳山溪兩側,除了一部分在前鎮區崗山仔,大部分都在鳳山區牛寮。

政府推動紅毛港遷村計畫主要有三個目標,第一、妥善運用現有海岸線及土地,並積極整合高雄港外港區開發計畫對港區有限水域進行更有效之利用,以尋求高雄港有限資源的最佳運用。

第二、興建洲際貨櫃中心,增加貨櫃碼頭設施以改善既有航商因貨櫃基地分散而不利經營情形,同時滿足高雄港發展為海運轉運樞紐港之業務成長所需。

第三、洲際貨櫃中心興建完工後可以提供第五代十萬噸以上巨型貨櫃輪滿載靠泊作業,並能增加高雄港每年貨櫃裝卸能量兩百萬TEU以上,將開創市、港、民間投資業者三贏的契機。

回顧高雄市的發展,可以說就是高雄港發展的縮影,所以高雄的未來,仍然與港的發展密切相關。一百年前高雄開港造就了台灣的經濟奇蹟,可見一個有遠見的建設,其影響力何其深遠。紅毛港完成遷村後,藉由「洲際貨櫃中心」開闢,將可為高雄港市延續第二個百年的發展遠景。

紅毛港拆遷後的現貌。

大林蒲早年因草木叢生而得名

大林蒲是位於高雄市小港區的一個濱海聚落,西南濱台灣海峽,東邊則是緊依臨海工業區,北邊是已遷村的紅毛港,南邊是邦坑、鳳鼻頭。大林蒲境內或鄰近的大型工廠有中油大林煉油廠、台電大林發電廠及中鋼公司等。

永曆十五年(1661年),大林蒲的開基者自福建漳州府隨延平郡王鄭成功遷移來台驅逐荷蘭人,並由西海岸茄萣登陸,屯墾定居。因此地野林草埔茂盛,故取名為「大樹林」、「大林埔」。當移民砍林闢地墾成良田時,林地存於農地之間,由於林中樹木種類繁多,乃統稱「林」,「埔」即草木叢生的野地。

道光十七年(1837年),鳳山知縣曹謹為開曹公圳,於鳳鼻頭山麓鑿建大型抽水機,中林仔及追港仔一帶居民被迷信所祟,認定龍脈遭損害,朝夕不保,乃相繼遷入大樹林定居,新居住地就以驅邪的香草菖蒲的「蒲」字,取代原來的「埔」字,從此易名為大林蒲。

大林蒲於清朝時以「頂沖下蒲」聞名。「沖」指右沖,即今右昌;「蒲」指大林蒲,此兩地都以「飛脊厝」齊名。屋脊一如廟宇左右齊飛,是科舉功名的標幟。在「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傳統時代,據傳大林蒲在嘉慶年間,共出吳鳳鳴與陳媽得等兩位進士及一位秀才邱文。然而,經查閱清代台灣進士名錄之後,嘉慶年間台灣並無進士且兩人並未名列於進士榜中。因此,所謂的「進士」之說,其實僅是「歲貢」,由於民間對「科舉」不甚了解,故誤以為貢生就是進士。

二港口完工通航開啟遷村計畫

如同台灣各地的廟宇宗教文化,大林蒲鳳

大林蒲遷村後預計入住的大樓藍圖。

林宮是大林蒲最大的廟宇,也是大林蒲的文化活動中心。鳳林宮的廟史可追溯自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主要奉祀溫府、朱府和池府千歲。1974年時,開發臨海工業區時,鳳林宮舊址的部分土地被徵收,且信徒鑒於廟宇建築陳舊不堪,遂發起募捐重建,1978年建成至今。

鳳林宮位於二樓,一樓為廣場,多數當地居民經常在此休憩聊天。廟口廣場有一個小戲台,且有許多攤販在此擺攤。除了每天的早市以外,每周四於廟口廣場也有夜市。可說是大林蒲經濟活動最為熱絡的地方。

1975年第二港口完工正式通航,高雄港務局提出「大林商港區預定地遷村計畫」,高雄港第二港口開通,同時實施禁建,政府承諾遷村,卻一直沒有實際時程。1992年5月2日,台灣中油大林廠氣體外洩,居民發起圍廠抗爭,時任行政院長郝伯村5月26日親至現場下令拆除棚架,警方暴力驅離抗爭居民,稱為五二六鎮暴事件,後起訴39人,創下當時環保運動抗爭被控違法人數的最高紀錄。

2003年,大林蒲鳳鳴、龍鳳、鳳森、鳳林、鳳興及鳳源等六里共兩千多人上街抗議事業廢棄物焚化爐設置,里民組成的公民投票委員會舉行「反對醫療及有害事業廢棄物焚化爐設置公民投票,一萬多人投票且97%反對設立。

鄰近的紅毛港遷村完成後,高雄市政府於2011年與2016年辦理遷村意願的民意調查,有七成以上居民同意遷村,2015年及其過去數年來因為南星計畫新的遊艇產業園區的環保議題,再加上大林蒲通往高雄市區的交通要道中林路台電345KV地下電纜潛盾工程兩次坍塌事件及造成三十死三百傷的八一高雄氣爆,使大林蒲遷村議題持續發酵。

大林蒲遷村期程表。

遷村計畫書迄今依然付之闕如

馬英九政府執政時,估計遷村費用共需要700億元並要求高雄市政府盡快辦理,然而市政府無力獨自負擔高額的遷村相關費用,在遷村計畫前途未卜的情形下,遲遲無法開展初步的遷村普查。

2016年5月政黨輪替後,該計畫重新獲得蔡英文政府支持,由行政院長林全率領高雄市長、中油、中鋼、台電董事長及台灣港務公司總經理前來大林蒲,與當地居民座談,也為當地多年承受的污染,向他們鞠躬致歉,從大林蒲遷村議題開始引發討論以來,林全是第一位到大林蒲關注的行政院長。

高雄市政府於2017年在大林蒲和鳳鼻頭舉辦多場遷村普查說明會,並開始進行遷村電話訪調,此時已有高達九成民眾贊成遷村。2019年,行政院核定「新材料循環產業園區申請設置計畫」,總經費為新台幣1054億元,其中589億元用於大林蒲遷村,原地居民將被安置在高雄國際機場北側、交通部航港局及台灣糖業公司經管之52.4公頃土地,住商土地一坪換一坪不變,目前遷村戶數是11,753戶,超過二萬人。

但鳳興里里長洪富賢表示,至今沒有看到遷村計畫書,懷疑被併在「全國循環專區試點暨新材料循環產業園區申請設置計畫」內,要求行政院儘速公布獨立的遷村計畫書。【臺灣公論報記者崔家琪/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