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4°
( 26° / 21° )
氣象
2020-10-25 | 臺灣公論報

高雄市長補選玩真的?玩假的?國民黨選後何去何從?

李眉蓁(右)下次還會再選嗎?

國民黨徵召市議員李眉蓁迎戰高雄市長補選,雖然有培養新人的意思,但李眉蓁的出線,沒有讓人眼睛為之一亮,倒是多少讓人跌破眼鏡。論知名度,可能還比不上拜韓流之賜,上中天電視大幅曝光的陳麗娜、陳美雅、黃紹庭等人;論資歷,當議員的時間也沒有黃柏霖、曾俊傑等人多。

猜得出來,李眉蓁有機會,和補選多少要花到錢有關係。首先是兩百萬元的登記費,如果是選情樂觀的選舉,對檯面上的政治人物來說不算什麼,就算去借貸也會湊出來,但是一場完全不看好的選戰,兩百萬就是無比沉重的天價,沒有人願意去做這種賠本生意。

這場選戰是韓國瑜被罷免後的第一仗,在目前士氣低落的情況下,國民黨不要說打贏,就連是否維持三成基本盤可能都有困難,這是國民黨上下必須認清的事實。尤其推出的又不是強棒,感覺國民黨還不是真心想拉拔新人,只是怕補選缺席,會讓百年老黨面子掛不住。

這場高雄市長補選對國民黨而言,有如千斤重擔壓在肩頭。勝選根本想都別想,面對後面與民眾黨結盟的追兵吳益政,一不小心甚至還可能被超車,這樣一來,一旦得票數落到第三,國民黨可能會更難看。

以年初不分區立委政黨得票來看,民進黨在高雄市拿下百分之三十八點七六,國民黨也有百分之三十點一一,比例差距符合兩黨在高雄市實力差距,但這次沒有韓國瑜的選舉,不少韓粉也已變心投向綠營或吳益政陣營,國民黨還能維持三成得率票嗎?這是相關令人存疑的。

吳益政一直猛打李眉蓁是在選假的,其實,嚴格來說,真正選假的是國民黨,李眉蓁未必是國民黨在高雄政壇要培養的接班人。有人就說,國民黨要把這次補選當成是兩年後的正選來打,這次代表國民黨出征的人選,必然也是下一次要光復高雄的主帥。

但是,目前看起來,李眉蓁似乎沒有要打兩場選舉的打算,而且,如果最後的結果是慘敗,黨內檢討聲音四起,國民黨下一次可能還要為人選再傷一次腦筋。沒有長期作戰的決心,補選落敗就不再經營地方,就無法為下一次選舉累積更多能量,註定國民黨在高雄市還有很長的在野黨要當。

國民黨原本放話不讓陳其邁躺著選,但一推出稍嫌稚嫩的李眉蓁,很多人私底下就感覺不妙,縱使老爸李榮宗背後力挺,又有高雄市農會系統支持,獲國民黨提名後再加上黨務系統奧援,在內憂外患雙重壓力下,要達成鞏固三成基本盤的任務恐怕不是那麼容易。

內憂是李眉蓁在文宣、議題空戰的能力太弱,還經常成為另兩位候選人的箭靶;外患則是吳益政在地方也有基本盤,又是出身藍營的親民黨,這次又和民眾黨合作,吸附中間選民的力量不可小覷。

李眉蓁除了要催出藍營在高雄的基本盤,還要強化個人形象宣傳拚中間與青年選票,才有突圍機會,否則在補選投票率都偏低的歷史下,選情極不樂觀,可能連保二都有問題。

對國民黨來說,二○二○高雄市長補選就是一場「不會贏」的選舉,但是整場戰役打完,究竟鎖定達到何種目標?是趕緊打完就好,還是為二○二二市長選舉爭取籌碼,尋求東山再起的機會?

負責操盤的國民黨秘書長李乾龍曾在高雄市議長補選,賭上自己和黨主席江啟臣的烏紗帽,現在賭注應該再加上一把,如果高雄市長補選,國民黨候選人輸給代表民眾黨參選的吳益政,黨主席及秘書長也同樣要下台一鞠躬,不知道兩人是否同意?不過,如果一個黨老是想著怕選輸而不是積極想贏,說起來也沒什麼出息。【臺灣公論報記者崔家琪/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