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8°
( 18° / 18° )
氣象
2020-10-25 | 臺灣公論報

臺26線的秘境樂趣與歷史情懷

編按:恆春的文史工作者念吉成先生於去(108)年自費出版一本《台26~一條串起山與海的翠鍊》。書成之後,廣邀各界人士為書題序,包括:新任考試院長黃榮村、交通部常務次長祁文中、交通部公路總局長陳彥伯、臺語詩人林鳳珠、恆春子弟林博文、陳勇輝、武璋、王精誠等人。

其中絕大部分都在歌詠稱頌這條串起山與海的翠鍊公路,因限於篇幅,謹擇刊有強烈對比性的兩篇序文,以饗讀者。

《台26〜一條串起山與海的翠鍊》作者念吉成先生。

以前我在負責921震後重建與桃芝風災救災時,最熟悉的山中與水邊道路是臺21與臺16、臺8、臺14、以及臺3。基本上就是繞著陳有蘭溪與濁水溪、大甲溪、烏溪、與大安溪這四大中部流域在轉,可說是臺灣特有的道路與美麗山河互動之範例。尤其是臺21與臺8,在漂亮山水中暗藏凶險。

燈塔之子念吉成老師在本書中所寫,2005年7月海棠「回頭颱」造成楓港村楓港溪橋墩毀路也斷,以及之後所做有效的緊急搭橋,與切割大貨櫃後,灌滿水泥漿充當為修補路基橋基之用,聽起來都是非常孰悉、有效克難性措施。

交通部公路總局三工處,在救災與緊急處置上的專業與全力投入,令人印象深刻。三工處另外在臺26線的港仔到旭海路段,做了很多充滿生態巧思,完成了很多可當為國內道路工程師典範的作品,如在令人頭痛的惡地區,施作自然工法、以鵝卵石鋪出的盲溝設計、首創成功水撲滿,並經營出充滿創意的望海憩息處,讓廢棄的漁船與漂流木在巧手下轉化為與自然界結合的藝術品,以及將最困難的宗教「南無阿彌陀佛」立碑,在合意下改成在有古意的石頭上鐫刻「卍」字,以茲替換。念老師為臺26線鋪陳了一個更大的山海互動格局,在國境之南與歷史來回對話。

今年(2019) 3月在恆春子弟林博文教授熱情安排下,前往臺26線一遊,到現在仍念念不忘恆春老城、陸蟹廊道、風吹砂、港仔社區公路花園的自然工法、八瑤灣(海角七號)、鯨魚噴泉、與連接南屏東及臺東的「琅嶠卑南覓古道」(旭海到南田)。承蒙念吉成老師一路導覽,獲益良多,他在這本書中交代了相關地點的人文歷史事蹟,並一一暢談各條道路的滄桑,我一邊查看Google與衛星地圖,一邊對照書中所述,其樂無窮,了解到很多有趣的事實,如臺26是就既有道路重新升級並命名,中間有一段原來可以走車的「琅嶠卑南覓古道」(亦即俗稱但不準確的阿塱壹古道)。

臺26是一個新藝綜合體,也是新名裝舊路的命名。起點始自屏東枋山鄉楓港,與舊臺1縣尾端道路及臺9相接,包括有屏鵝(楓港到鵝鑾鼻)及佳鵝(佳樂水到鵝鑾鼻)公路、港仔到旭海路段、琅嶠卑南覓古道,一直到臺東,首尾都與臺9相接,又稱南部濱海公路,是去恆春墾丁的必經道路,也是臺9南迴公路段未興建前,臺東與屏東間的替代道路。臺26目前通車路段長67.49公里,全線被截成了三個路段,亦即起點屏東楓港到佳樂水前(第一段)、港仔到旭海(第二段)、從旭海經臺東下南田到終點安朔(第三段,俗稱的阿塱壹古道,安朔舊名阿塱壹)。第一段與第二段之間,以及第三段的旭海到下南田七公里路段,皆未修建,各段之間可靠縣道相通。

路與橋是用來做連接的,有人才有路,路要延伸過河找人才有橋。所以沿路上人與社區的連接、歷史與現代的連接,都是讓一條路活起來的基礎文本。全身滿滿浪漫與歷史情懷的念老師深體該一特色,做了很多與這條路線所連接區域及歷史有關的考察訪談。文中最珍貴的當然是多位具有指標價值的耆老之回憶與歷史連結,還有當年極負盛名的金馬號漂亮女車掌以及候車的時髦少女,也從時光隧道中跟著出場。念老師想鋪陳的是生命長河中從不間斷的堅韌特性,還有從未打折過的理念與堅持,以及三工處在港仔旭海路段以及整條臺26線,堅苦卓絕又充滿創意獲獎無數的經營。這些努力,讓臺26從空中看起來,就像在銀河的燦爛星光下,由浪花與山花所圍出來的一條亮麗彩帶。想想看一條台灣人的共同記憶臺1線,衍生出多少繼續還在創造動人記憶的道路,真是路有多長,臺灣歷史就可以具體追溯到多長,臺26也可作如是觀!

我走在這條國境之南,巴士海峽與太平洋,處處掀起海浪,路上多風,美得離譜的臺26,心中想的是有這麼多人,如此鍥而不捨的,將經營這條路當為一生志業。我們對他們一生令人感動志業的回報,大概就是時常返回再走一遍吧!讓那一遍一遍的歌聲,與風聲、海浪聲互相應合。唐代崔護曾寫過一首名詩:「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也許我們可以仿崔護筆法,也為臺26線寫上幾句,正是:「往年昔日此道中,碎石海景相折磨。碎石築成秘境路,海景激浪舞春風。」

黃榮村 (新任考試院長、前教育部長、前中國醫藥大學校長)2019.07.25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