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
( --° / --° )
氣象
快訊

2020-10-25 | 臺灣公論報

臺26線的美麗與哀愁

《台26〜一條串起山與海的翠鍊》封面。

作為念吉成兄出版專書的「寫序專業戶」,這次,我是拒絕的,因為在整本一面倒的讚美聲中,拙序絕對是讓大家不舒服的異議份子。但是,念主任還是堅持要我寫,條件交換,就是「讓我罵」。

對於一個恆春人來說,對台26線的感受是五味雜陳的,這五味分別是:

第一味,它是一條「離鄉情躍」與「近鄉情怯」的歸鄉之路:恆春這個「離島」要跟台灣主體連上關係,一定要透過這條與母體連上線的臍帶。奇怪的是,早期恆春人走這條道路離開恆春的時候,心情都是雀躍的,有點脫離牢籠,邁向都市繁榮與奮鬥打拚的雀躍。可是,踏上歸途走這條歸鄉之路時,卻是極其複雜的「情怯」與落寞。

走筆至此,我要先為台26線「正名」,其實這條歸鄉之路的正確編號應該是「台1線」,我也曾提出建議,楓港到鵝鑾鼻這段省道編號,應該恢復我們兒時的編訂為「台1線」,也讓台灣的縱貫線有始有終,從基隆直達鵝鑾鼻,一氣呵成,不要偷斤減兩,截頭去尾。鵝鑾鼻之後,以鵝鑾鼻為起點的「鵝佳公路」,才是真正的台26線。本書與本文要探討應該是以鵝鑾鼻為起點的台26線。

第二味,它是一條探險之路:民國61年2月15日大年初一,我與徐吉田、徐吉福兄弟等五人利用春節假期進行了一項大長征,搭「布蓬車」到九棚,然後縱走九鵬經佳洛水到港口這條台26線預定路徑的海岸線。那時候,東海岸還是蠻荒未闢,由海防部隊全線巡守的戒嚴時代,我們花了兩天時間,走完全程,所以我知道甚麼叫「台26線」。

第三味,它是一條抗爭之路:民國101年1月18日,我當時擔任「恆春旅北同鄉會」會刊《恆春人》的總編輯,陪同兩百位滿州鄉親,滿懷悲憤去屏東縣政府抗爭,抗爭什麼呢?抗爭第四味。

第四味,它是一條可恥的詐欺之路:台26線最後一段從旭海到終點安朔的12公里這段(總長度為14公里,扣除既成道路,實際施工路段為12公里),也是台灣環島公路完成銜接的最後一哩,歷經公路單位多年的努力,經過踏勘測量、規劃設計、兼顧生態與技術的環評、編列經費、徵收土地準備施工之際,竟然發生中華民國頭一遭由地方政府帶頭反對中央政府在地方上闢建道路的計畫。

帶頭反對打頭陣的是環保團體,當初環保團體為了全力封殺此路段的施工,不惜昧著良心編造四大謊言:

一、在短短60公里內,涵蓋世界四大氣候區(熱帶、亞熱帶、溫帶、寒帶)生態系統的諾亞方舟。

二、串聯大武山自然保留區至恆春半島,成為寒帶到熱帶物種交流的生態廊道。

三、綠蠵龜覓食秀以及台灣僅存綠蠵龜上岸產卵的地點。

四、就算台26線貫通,對改善當地的醫療困境沒有幫助。

這四大謊言,用現在的說法,就是「假新聞」,但是,在環團以詐欺的手法包裝與動員連署之後,參與連署支持「禁建阿塱壹公路」的有943個團體、60,908個人、111所學校、321個科系、471位學者、687名社會賢達。

事實上,全部興建公路的路段也僅12公里,有爭議的路段僅僅「6公里」(被取消興建的路段為旭海到下南田段約8公里長,兩邊截頭去尾,被宣稱有保護價值的路段只剩6公里),哪來60公里?又何來「世界四大氣候區」、諾亞方舟?而且,大武山自然保留區與恆春半島南仁山生態保護區,一在屏北,一在屏南,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生態系,無須串聯,區區六公里的廊道,也串聯不起來。所謂綠蠵龜,從中科院以此為各種武器的試射海域之後,綠蠵龜早已絕跡,直到今天,沒看過半隻綠蠵龜。

至於如果道路開通,旭海、九棚居民只要15分鐘車程,即可到達號稱守護「4141個心跳」,由徐超斌醫師主持的達仁鄉衛生所,以及衛生福利部已核發由徐超斌醫師籌建勸募許可的「南迴醫院」。這是南迴擺脫死亡公路的一大步,也是旭海居民擺脫死亡的一大步。

環保團體的詐騙手法騙騙老百姓可以,騙不了政府單位,甚至,準備利用環保團體發動禁建的屏東縣政府也沒有上當受騙,也改變不了繼續興建的決策,一直到101年1月14日,2012總統大選確定馬英九連任、蔡英文敗選四天後的101年1月18日,屏東縣政府突然召開自然地景審議委員會,審查「旭海-觀音鼻自然保留區」議題。此一會議的主要目的在於,屏東縣政府想要以「旭海-觀音鼻自然保留區」強行置入此一路段,技術性攔阻台26線之興建。

曹啟鴻如果真有更偉大的目標,更超然的公益決策,就應該在101年1月14日總統大選投票日之前,決定此路段的興建與否,大公無私的公然宣示,證明他的決策跟總統大選無關!跟藍綠惡鬥無關!不管誰執政我就是要停建或闢建台26線。豈有以押寶的心態,投機的作法,精算個人的政治前途與政黨利益,不惜犧牲蒼生的幸福,來決定一個攸關百姓身家、福祉的公共建設?豈有蔡英文勝選,一套政策,蔡英文敗選,是另一套政策?由此觀之,台26線阿塱壹段的禁建與生態環保、自然保護完全無關,那些都是詐騙的幌子。

由於這兩個詐騙集團聯手,讓台26線最後一段路活生生夭折,呈現極其荒謬的一國兩制,台東安朔到下南田段的康莊大道,已經完工,下南田到旭海則無路可通,甚至,屏東縣政府還派專人把守,不准遊客由此進入強抽「買路錢」的自然保留區。

這就是恆春人可悲的命運,是由可恥的詐騙集團所決定。

第五味,希望它是一條完整的「胡適公路」:這段台灣環島公路最後一哩完成銜接,不只是象徵性的意義,更有想像不到的功能與價值。恆春半島歷來的交通建設,包括天馬行空的高鐵、擬議中的高速公路、快速道路、已確定的台鐵恆春支線,功敗垂成的五里亭機場、海上藍色公路、屏鵝公路等,清一色都是恆春半島的「前門交通建設」,唯獨旭海通往台東的台26線,是恆春半島唯一的「後門交通建設」,這個後門一開,所帶動的經濟、觀光旅遊、國防效益,不可小看,可以發揮「小兵立大功」的價值,這也就是所有「最後一哩」建設的關鍵價值,因為它打通淤塞不通的後山「任督二脈」。

這道後門一開,以後在台東旅遊的遊客,可以直接從這個後門「溜」進恆春半島;在恆春半島旅遊的遊客,也可以直接從這個後門轉進台東,在目前缺乏重量級觀光新話題的台灣,它所引爆觀光旅遊的爆發力,以及帶動一波環島旅遊的能量是十分驚人的,因此而觸動長期以來被交通鎖死的滿州、牡丹等後山聚落無限量發展的空間。

反之,如果這條「後門交通建設」的道路建設工程被沒收,那麼政府在恆春半島將近四十年的交通建設成果是「零」,沒有任何作為,發展觀光都是空口白話。

一百廿年前的西元1893年(清光緒十九年),三歲大的胡適,隨母親由台南經過恆春,繞道這條「恆春卑南古道」,來回台東找他的父親胡鐵花,如果紀念這位大學者的行腳,以「胡適公路」命名這條今山古道,不是也可在絕世美景中沾點文創的遐想。

如今這條人間仙境的康莊大道,在私心自用的人謀不臧之下,成為天上的彩虹,淪為台26線最可嘆的哀愁。

做為一個恆春人,我最痛恨的就是那些假冒為善,以詐騙的手法阻攔恆春進步發展的環保團體。吾輩不是忽視或反對生態環保,但是,「正義必須以正義的方式取得」,再神聖的環保生態也不能以欺騙手段為之!

做為一個媒體人,我最痛恨的就是那些所謂大報派駐恆春的記者,這些與恆春沒有感情的媒體人,以殖民的觀念看待恆春的公共政策,是非不分的隨著詐騙集團起舞,成為製造禍國殃民假新聞的幫兇,人神共憤!

王精誠(《台灣公論報》總編輯/恆春住民權益促進會總幹事)謹識於中華民國108年8月2日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