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7°
( 19° / 15° )
氣象
2020-11-29 | 臺灣公論報

恆春鎮長補選的前世今生與未來展望

恆春鎮長補選的前世今生與未來展望

2018選舉候選人(圖左)與2020選舉候選人的對照表。

2018九合一地方選舉的延長賽,崁頂鄉長林光華因涉賄被判當選無效,高雄市長韓國瑜被罷免,恆春鎮長盧玉棟涉賄被判當選無效,必須進行三場補選,在恆春鎮長完成補選,原縣議員陳文弘高票當選後,南方三補選的延長賽告一段落,未來即使還有地方首長因為涉案而下台,也不會進行補選,因為已過了四年任期過半的兩年改選門檻,將由上級政府直接派人代理到任期屆滿。以屏東市長林協松案為例,林協松在屏東市民代表會主席任內,因涉及貪瀆案遭收押,將來官司定讞後,都過了改選期限的門檻,將不再改選。

2018與2020選舉的對照性分析

恆春鎮長補選的五強之爭,有如恆春地區那幾天的天氣,風風雨雨,詭譎多變,最後由民進黨提名的縣議員陳文弘以4816票勝出。

要剖析2020年恆春鎮長的補選,一定要從2018年恆春鎮長的「正選」談起。這兩次選舉有許多巧合以及可以相提並論之處。兩次選舉都有五人參選,2018的候選人是競選連任的盧玉棟、出家和尚釋慧德、張怡、鄭文龍與張榮志。到了2020年,釋慧德沒再參選,卻多了一位剛巧在選前臨盆生產坐月子的郭德慧;兩次選舉「登記第3號」的張怡與王迎曦,有很接近的學經歷,兩人都是台大畢業,都在恆春從事補教業;2018年的五位候選人有「1.5」人連續參選鎮長補選,一位是縣議員張榮志,「半位」是連任成功卻因為賄選而被解除職務的盧玉棟,因為不服氣,以「影子候選人」的身份輔選「登記第5號」的陳進興,當作鎮民對他的信任投票,由於積極搶戲,配角的鋒芒已經蓋過主角,成了半個候選人。

2018與2020五強組合最大的不同,在於從2018的「大砲雲集」驟變為2020的「溫良恭儉讓」。2018的五位候選人主要競爭對手是「三腳督」的盧玉棟、張怡與張榮志,這三位都是大砲型的候選人,盧玉棟在鎮代期間就是以問政犀利的大砲鎮代著稱,轉型為鎮長後,照樣延續其大砲風格;張怡在地方上是大砲兼機關槍,在恆春的公共議題上,有震撼效果的砲擊轟炸,更有機關槍掃射次要議題與眾生的武器;張榮志也不遑多讓,火力十足,為了捍衛勝選,在上次選舉期間就「按鈴申告」好幾位政敵。

2020年的五位候選人組合卻大翻轉質變為「溫良恭儉讓」。登記第1號的郭德慧是獨立書屋的老闆娘,本身就是文化人,比較偏重溫和的說理,加上坐月子,沒有太多的競選活動;登記第2號的陳文弘,是一位個性溫和謙遜、檳榔不離口的本土兼鄉土政治人物,口才便給,以台語俗俚語修理別人,消遣自己,聳擱有力,屢獲滿堂彩。但是,他口不出惡言,不說重話,即使質詢政府官員也是掌握分寸,唯一讓他動氣而怒的只有遇到蠻不講理的墾管處官員,他當選後,如何與墾管處互動,是一齣值得觀察的好戲。

登記第3號的王迎曦,是一位諄諄善誘、笑容可掬讓人如沐春風的老師,她參選的最大意義,就是讓恆春人頓悟「原來台大也有像妳這種人」。她在她的臉書中提到「台大本身沒有招惹任何人啊!」「我還是希望大家不要太討厭台大人啦!好不好!」顯然,在他居住恆春這段期間以及參選過程中,清楚感受到恆春人討厭台大人的情緒,孰令致之?何以致之?那就要問問在恆春的台大人!

公辦政見會時,王迎曦有到場,卻堅持不上台發表政見,原因不明,卻足以證明他不是想要靠張嘴參選的候選人。

登記第5號的陳進興更是個性溫和、脾氣溫馴、內斂謙恭的人,夫妻兩人都和氣待人,但是,因為他是在前鎮長盧玉棟支持下參選,必須尊重盧的做法,加上他不與人爭的個性,就讓盧玉棟主導選戰的主軸,而讓這次選舉多了很濃的火藥味。

最後來談登記第4號的張榮志,為什麼在2018時他是「大砲」,到了2020又驟變為「溫良恭儉讓」?這讓吾人見證了民主政治的選舉如何改造政治人物與候選人。

據張榮志的自我表白,他是一位民代,民代必須兇悍,氣勢凌人,否則行政部門根本不甩你,而他擔任了十幾年的縣議員民代,無形中養成他必須隨時武裝自己的戰鬥性格。然而,2018的重大挫敗,讓他深自反省,自己的問題到底出在哪裡?而做出重大的調整與改變,一改以往不可一世的驕縱之氣,改走謙遜溫和路線,對於以往所犯的錯展開懺悔與道歉之舉。這次選舉,他在總幹事尤史經鎮代的陪同下,以苦行僧的方式步行拜票,沒有宣傳車與大陣仗的陪同人員,自己拿著麥克風,一步一腳印的遊走村莊聚落請託。他的文宣全採正面訴求,不做負面攻擊,只有支持者自發性與散彈式的零星攻擊。

政治人物在強調「除害」時,就跟周處除三害一樣,政治人物自己才是必須自除的一害,「張榮志2.0」是政壇非常可貴「浪子回頭」的戲碼,值得記上一筆。

2018年五位候選人的政黨登記,除了釋慧德是台灣前進黨之外,其他四人全部是無黨籍,那是因為盧玉棟的連任氣勢太強,民進黨禮讓盧鎮長連任,不提名候選人參選,張榮志為了搶民進黨與中間選民的票,只好以無黨籍身分應戰。

2020選戰候選人的特質與結果分析

到了2020,因為民進黨的陳進興與陳文弘都堅持參選而鬧分裂,機會難尋,張榮志乃恢復以國民黨提名參選。國民黨在恆春這次選舉展現了空前團結的密度,因為全台灣此時只有恆春有選舉,國民黨重量級人物全部南下助選,包括黨主席江啟臣、等待復出的前主席朱立倫、前台北縣長周錫瑋、台北市人氣立委蔣萬安、柯志恩、台南市名嘴謝龍介等人,加上地方黨籍幹部捐棄成見全力輔選,最終仍以差了將近一千票的3724票落選。

陳文弘在黨內鬧家變的情況下參選,形勢一度不樂觀,但是,穩紮穩打,終於勝出,有兩大原因,一是民進黨在偏綠的南部地區佔盡優勢,以及從中央到地方的執政氣勢,二是候選人做人成功的優質條件。陳文弘使命必達的選民服務與每場必到的紅白攤,堪稱基層民代的經典。面對選民各式各樣的陳情請託,他來者不拒,而且劍及履及去進行,絕不虛應故事,也不接受選民任何回饋,甚至有時自掏腰包求其完善,事情成了,也不多邀功,事情沒辦成則掬誠以告。所以,在他苦心經營下,凝聚了一股極有擴散力的「粉絲團」,到了選舉時發揮螞蟻雄兵的綿密攻勢,有效而鞏固選情。

陳文弘創造了不少傳奇,他在2014年首度參選屏東縣第六選區縣議員,初試啼聲即一舉中的,他選上後,各界都紛紛打聽「陳文弘是誰?」顯然知名度不高。這次第二任的議員任期未滿,跳槽參選鎮長,也是首次參選就高票當選鎮長,其中最關鍵的原因,就是台語所說的「好差駕」、跟選民「搏納」、「四界走闖」,果然天道酬勤加上天公疼好人,才有這兩次的驚奇之旅。

事實上,陳文弘不是沒有包袱,這次對手猛打他早年因案坐牢的刑事前科,希望能逆轉其形象,重挫其公信力,但是,選民依然選擇支持他,那是非常可貴的情義相挺,值得雙方珍惜。

現任鎮代會副主席的陳進興在這場「三國演義」之爭中,因為違紀參選已顯偏弱,加上他最重要的支柱──民進黨該選區的立委蘇震清於選前發生重大弊案遭收押,重挫其氣勢,只剩下盧玉棟以「借殼參選」的方式強勢輔選,盧玉棟一方面要強調其清白,一方面要延續其福利政策,也造成選民看不懂到底誰在選?陳進興最後在投票率四成七的情況下能拿下2960票,已屬難能可貴,顯見,不論是陳進興或盧玉棟還是有其基本盤。

選前激烈對立造成分裂應全力縫合

這次補選基本上是選人兼選黨,對於恆春鎮應興應革的政見,沒有太多著墨,因為政見已被議題設定成功的「陳進興/盧玉棟連線」鎖死,眾候選人只能在福利政策上加碼,其他的政策性辯論無法形成焦點。公辦政見會只有三位到場,當選的陳文弘根本未現身,其中到場的王迎曦還婉拒上台,只有張榮志與陳進興上台發表政見,而兩人在台上禮貌性的合照,卻被陳文弘助選大將龍水里長兼潘孟安縣長駐恆春特別助理的張清彬拿去做了一張反制兩人的攻擊性文宣,在社群媒體上廣傳,造成軒然大波,到選完都無法善了。

張清彬不是一般的里長,他更重要的身份是潘孟安縣長駐恆春特別助理,他的一言一行是有象徵性意義。他這次全力幫陳文弘助選,眼看對手陣營緊咬陳文弘的前科往事猛打,或許是護主心切,或許是擔心不反擊會影響選情,遂在投票前兩天發動突擊,以照片指稱4號與5號候選人結合,只為讓某人當選,並呼籲「打倒黑金賄選」,這樣的文詞用語,顯然已違反相關法令。

恆春鎮長補選的前世今生與未來展望

張清彬攻擊對手的文宣與盧榮士尾隨其下回應的截圖。

這次鎮長補選只有兩件負面訴求是可以免責的,一是盧玉棟的涉及賄選,以及陳文弘的刑事前科,其他通通都口說無憑,有誹謗之嫌。以「賄選」來說,這次鎮長補選應無賄選,因為幾位候選人都知道,不能再因為賄選再來一次補選。而且,由於此時全國只有恆春有此單一選舉,不論是檢、警、調、選務單位,無不睜大眼睛緊盯選風,屏東縣警局查賄的刑警大隊於選前一周進駐恆春,結合恆春警方進行威力嚇阻買票,大軍壓境之下,沒人敢動。

張清彬這份文宣出去後,引起陳進興競選大將民進黨籍現任鎮代盧榮士的反彈,緊接在張清彬文宣下方留言嗆聲提告。盧榮士與張清彬之前就因為出借候選人說明會會場而交惡,現在火上澆油,盧榮士掌握證據自是不輕易罷手。但是,他不是當事人,無權提告,即使當事人告了,也不會改變選舉結果,頂多是傷到張清彬,盧榮士於是提出條件交換,只要張清彬辭掉潘孟安縣長駐恆春特別助理,他願意「放過他」。眼看原告不願提告,被告又不正面回應他的條件,乃正式宣佈將參選二年後第19屆鎮長的選舉,這又讓2020的戰火延燒到2022年。

恆春鎮長補選的前世今生與未來展望

盧榮士等不到對方回應後,宣佈將參選二年後的鎮長選舉。

基本上,幾位候選人都展現風度,選完後,不論當選與否,該有的恭喜、道賀、感謝、努力不夠與謝票,都行禮如儀。只是這次選舉的副將勇於出手,激烈競爭之下造成恆春很大的分裂與裂痕,幾位參與選舉的候選人與輔選大將,都是幾十年的舊識、好友,這番撕破臉的政治鬥爭,將產生不小的後遺症。舉例來說,陳文弘選上後將面對鎮代會副主席陳進興與鎮代盧榮士的場面,就極其尷尬,為了恆春的和諧,應儘速化解選舉恩怨,求其政通人和,「把兩年當四年來拚」。

就新人新政而言,恆春是一個兼具天然美景與豐富人文歷史的寶地,發展無可限量,可惜的是,自從前鎮長林金源之後,恆春沒有選出一位能內外兼顧的好鎮長,一位對外在面對「三害」能爭取應有權利,對內能有效治理、提升恆春的好鎮長。

陳文弘在擔任縣議員期間受理最多的陳情案件就是住民遭受墾丁國家公園的霸凌,而登門踢館爭取應有的權益,或是為了地方建設要求墾管處依法放行時,屢遭墾管處拒絕,有些承辦官員的態度與言詞跡近糟蹋人,陳文弘屢屢忿忿不平。這次由他選上,墾管處上下應該是「剉咧等」,尤其,陳文弘還是「恆春地區國家公園住民權益促進會」現任理事長,他上任後怎麼與墾管處過招,拭目以待,希望能挾其地方行政首長的資源,好好的為恆春爭取應有的權益,就大格局而言,這才是陳文弘選上恆春鎮長最重要的意義。【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