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4°
( 15° / 13° )
氣象
快訊

2019-11-12 | 勁報

又是一個不得不的選擇(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昨天韓國瑜以國民黨總統候選人身份親自公佈他的競選搭檔(就是副總統候選人),公佈時韓國瑜說出內心真心話「因徵詢很多人都不願意(搭檔選副總統)所以就請張善政院長擔任副總統候選人」,由韓國瑜的宣佈可知張善政的出線乃因朱立倫等國民黨菁英都不願出來擔任他的競選搭檔,故只好請張善政院長出來擔任,所以張善政出線擔任韓國瑜的競選搭檔顯然是「不得不的選擇」。

民國37年國共內戰國民黨軍(簡稱國軍)節節敗退,迨至翌年初三大戰役結束,國軍慘遭六百萬中國大陸人民力挺的共軍之圍剿,兵敗如山倒更如大江東去一去不復還,蔣介石下野並逃到台灣北部的草山躲藏,當時全國最高行政首長的行政院長竟無人願挑大樑,以致在一年半內像跑馬燈一樣換了下列四位:翁文灝(37年5月25日至37年11月26日)、孫科(37年11月26日至38年3月12日)、何應欽(38年3月12日至38年6月13日)、閻錫山(38年6月13日至38年12月8日);閻錫山院長將中央政府搬遷至台北後就丟下政務自己擅自離職(那時蔣介石已下野、李宗仁總統到美國醫病,中華民國無總統讓他請辭),行政院長職務乃由副院長朱家驊代理,朱家驊同時代行總統職務直到民國39年3月1日蔣介石「復行視事」,行政院長職務則代理至3月10日陳誠就任行政院長為止;好在是年6月25日韓戰爆發後美國開始協防台灣,台灣政局才步上穩定局面,不過在風雨飄搖之中因無人願出來承當閣揆重任,故才有翁文灝、孫科、何應欽、閻錫山四人不得不勉為其難出來擔任「短期」的行政院長,真的也很為難他們了,國家是蔣介石剛愎自用專制跋扈搞垮的,卻要他們出來擦屁股當「善後閣揆」,讓人看笑話甚至歷史留罵名。

歷史都是會重演的,無獨有偶地在2016年初的國民黨政府又產生一位「不得不閣揆」,那年1月16日投票選舉產生第十四任總統副總統,結果民進黨的蔡英文大贏國民黨朱立倫三百多萬票,一月十八日(星期一)行政院長毛治國以辭職以示負政治責任並拒絕接受馬英九總統之慰留,就像閻錫山丟下行政院政務拂袖而去一樣,任憑馬英九再三慰留並以總統之尊站立於毛家門外十分鐘,毛治國皆不出來接待,僅由毛夫人代為出來招呼婉拒慰留,馬英九只好認命代理院長的張善政副院長於二月一日接任看守內閣的閣揆,既然是「看守內閣」當然就無啥政績可資頌揚一番,何況他擔任閣揆只有短短109天;惟接任不久的二月六日台灣南部發生高雄美濃大地震,台南市亦發生維冠金龍大樓倒榻慘案,那時張善政院長亦勇於任事大力協助台南市救災應變及善後救援,給國人留下深刻印象,咸認張善政是肯做事也能做事的政務人才。可惜張善政這股「忠君愛國」的情操在他擔任韓國瑜「國政顧問團總召集人」後的言論表現已經破功殆盡、蕩然無存。

張善政剛出來時是宣佈要以無黨籍人士角逐下屆總統的,惜乎宣佈以後就神龍見首不見尾了,待再出現江湖時已搖身一變成韓國瑜總統提名人的「國政顧問團總召集人」,不明就裡者以為他要當「寄生蟹」,結果日久見人心-他早已總統夢碎,只圖個副總統當個大官就好;不過為了追逐京華煙雲張善政還是卯足全力為韓國瑜的空話假話廢話絞盡腦汁的辯護、抹脂擦粉、粉飾虛假。其中最有名的是韓國瑜說要一次展出故宮博物院七十多萬件國寶文物,要擴建展場廳館,引對故宮文物較有研究興趣的專家學者之齊聲批判與撻伐,結果張善政馬上出來以數位典藏展出大力辯駁,張善政是電腦數位專家學者,如此聲東擊西確實很有說服力,只可惜搞錯方向,蓋故宮文物數位典藏早已在做而且已完成百分之八十,且若要文物數位典藏展出也不必擴建廳館展場,顯然與韓國瑜論述本意不符,完全是拍馬屁拍到馬糞了;歷史上有陶淵明不為五斗米折腰而寧願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而如今張善政為謀一官半職竟然連靈魂都丟得魂飛魄散,豈不哀哉?

有一次韓國瑜和國政顧問團座談時說「台灣的鳳凰都飛出去了,而進來的都是一些雞」,國政顧問團的馮燕教授馬上糾正他說「唉呀!您不能這樣講啦」,這就是讀書人的道德勇氣與善良關懷的情操,可是身為總召集人的張善政院長卻坐在旁邊呆呆地傻笑,這就是孔子說的「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張善政心有所求故不敢對韓國瑜申述正義,馮燕無所求故敢馬上糾正韓國瑜偏差無義甚至藐視外勞或新住民之人品道德,其實這些人有很多都比韓國瑜人品高級高尚高明,韓國瑜是狗眼看人低了。論語有云:「君子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張善政擔任國政顧問團總召集人以來形象大損,國政顧問團亦早已被譏為「國政善後團」,當然張善政的總體形象還是比韓國瑜高尚很多(韓國瑜幾乎趨近於負數了),所以由張善政幫韓國瑜拉抬一些正面行情應該還是有的,只是不會太大的,畢竟張善政這次也是「不得不的選擇」嘛!只是張善政勿再淪為王金平、楊秋興的下場才好,阿彌陀佛!(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