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8°
( 20° / 17° )
氣象
2019-12-17 | 勁報

我對「地方創生」之管見(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自三十多年前在台中大肚山上的龍井鄉東海大學附近參訪白錫旼建築師所規劃的「藝術造鎮」之社區營造案將一個面臨衰敗落寞的社區再創生機重新輝煌亮麗起來,吾人從此對社區營造投注甚大的心血並與「平民經濟」兼容並蓄相輔相成共學共識共鳴,三十多年於斯,自力自學發乎文章亦有不少心得。

1988年日本竹下登首相開始提出「鄉土創生事業」給予每鄉鎮一億日圓去做創生事業;2005年小泉內閣提出「地域再生」「地方創生」力圖挽救逐漸沒落的地方經濟,可惜歷經三十年於斯,日本與台灣一樣都難以挽回地方經濟之日益衰落,少子化與老人化社會一樣席捲這兩個東亞島國,為數巨量的青壯年大量地湧進正在崛起的中國,造成兩個島國中空的人才荒,大量人力資源的流失與民間資金的西進中國大陸,讓這兩個島國同病相憐、同心同德、也必須要「同聲相應、同氣相求」,許多泛藍親中人士批評民進黨政府太過親日,其實這是形勢造成的,是中國市場吸走太多兩國的資金與人力資源,讓兩國面臨相同的經濟發展問題,不得不同心協力同氣相求。

2014年日本政府安倍晉三首相提出「地方創生」同時射出三支箭以情報、人才及財政支援來促使地方自發性思考、創造鄉鎮地方就業機會、活絡地方經濟。日本安倍晉三內閣此一「地方創生」政策馬上被民進黨政府「見賢思齊」「他山之石可以攻錯」;2016年蔡英文總統接掌中央政府就要求林全內閣師法安倍晉三研究相關法規與政策,一年後賴清德接任行政院長,2018年5月21日他在行政院會中宣佈2019年為「地方創生元年」並責成行政院國家發展委員會專責負責辦理「地方創生」相關事宜,預定在2018年底提出「地方創生國家戰略」;經國發會以鄉鎮市為基礎單位公開徵求提案現已選定134處人口外流較為嚴重及相對弱勢的鄉鎮列為優先推動地區;這是國發會在「地方創生元年」的成果。

其實「地方創生」與「社區營造」有很大的關連性,兩者都是民間自主性由下而上的發動。只是國發會界定「地方創生」以鄉鎮市為單位,「社區營造」則大多以一個或二三個村里合成一個社區為單位,其實在學理上認定「社區」之範圍很廣,除了單一村里或多個村里外甚至可大到鄉鎮市或整個縣市的範圍,它營造的內涵亦很廣、一般有六個主要面向包括「人文教育」「產業發展」「社福醫療」「社區治安」「環保生態」「環境景觀」,但「地方創生」則偏重於產業發展及就業人口;不過「地方創生」比「社區營造」幸運榮寵,「地方創生」一出世就得到行政院長賴清德的關愛指定由超級部會的「國家發展委員會」(簡稱國發會)負責認養照顧;「社區營照」則從1994年被當時的文建會(現已改制為文化部)提出,到今天娘親眾多,除了縣市政府外還有內政部營建署、內政部社會司與兒童局、衛福部、文化部、教育部、經濟部、勞動部、環保署、農委會、客委會、原民會、退輔會、國防部、財政部等,事權不統一各唱各的調,最重要的是村里長若嫌麻煩無利可圖加上鄉鎮市長亦不積極(因金額都不很大故「利潤」不高)則社區營造就很難推動;阿扁總統將里長「薪水」調高卻不訂出里長之考核辦法就被我寫文章批判十幾次,後來行政院長連戰跟進調整全國村里長「薪水」亦不訂村里長考核辦法也被我批判多次;現在台灣全國村里長是有錢無權也無責(但還可以兼職做生意甚至開賭場喬事情做議員立委甚至縣市長樁腳),故要他們幹無利可圖的「蠢事」很難,除非有想要「升級」選議員或立委或鄉鎮長的才會去拚政績打基礎,故社區營造至今推了25年但全國效果很小,若能像「地方創生」交給鄉鎮市長負責打理並考核其績效,也許成果可以再大一些,這些策略是各級政府應去檢討改進的。

其實在中央政府尚無「地方創生」國家戰略之前,台灣已有很多「地方創生」發展成功案例,筆者是高屏地區土產又長年居住雙北市工作活動,故就以這四縣市及其周邊縣市來簡述一下;首先要談當今的「相國」蘇貞昌他自己就是「地方創生」的高手要角,早在西元1989年他擔任屏東縣長就大力發展農業推銷農產品,其中以「黑珍珠」蓮霧與愛文芒果馳名海內外,為屏東果農賺進大把鈔票,自己也贏得「屏東黑珍珠」美譽而創下「農村再生」典範;他在屏鵝公路百里種樹讓騎機車或腳踏車到墾丁旅遊的人多了一些樹蔭可以休憩,為恆春墾丁地區增添甚多遊客;1997年他開始出任台北縣長創下甚多「地方創生」的成功案例,最有名的是挽救差一點完蛋的鶯歌陶瓷業,它興建鶯歌陶瓷博物館及鶯歌高級職業學校將陶瓷的推廣教育、職訓、研究、生產、展銷、典藏做最緊密完整的結合,讓世界最有名的陶瓷首都中國江西省的景德鎮都要組團來鶯歌考察參訪,不但救起鶯歌的陶瓷產業、繁榮地方經濟,更讓鶯歌陶瓷走向世界先進國家,讓陶瓷從裝飾陶瓷、營建陶瓷發展到電子陶瓷、科技陶瓷、太空陶瓷、醫學陶瓷等,現在鶯歌陶瓷博物館已集文化、文物、研究、典藏、觀光、旅遊甚至新人結婚照像攝影的永久留念之地,不但鶯歌鎮小鎮春回也為台北縣(現在的新北市)台北市、桃園市帶來甚多旅遊人潮,這真是一個非常成功的「地方創生」的成功個案。

另一個小鎮春回的成功個案是淡水鎮,淡水因聯外道路一直未見改善,淡江大橋規劃二十多年也一直停留在規劃階段,淡水鎮只好跟著聞名遐邇的「淡水夕陽」一樣「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但蘇貞昌一幹台北縣長就建了一座漁人碼頭、活化眾多古蹟建成古蹟園區,還在對岸的八里大力整修河岸搞了「左岸咖啡廳」、建一系列的休閒場所及馬術表演,還向中央爭取第一座縣市級的博物館「十三行博物館」,將淡水河兩岸連成一氣,淡水與八里互相輝映,因此吸引眾多國內外遊客暢遊八里與淡水,讓淡水老街與漁人碼頭日夜都擠滿年輕人朝,甚至很多藝文界人士到此Longstay長住數月創作,淡水也變成文創之都,這是發展淡水地方產業外的另一產業發展;台灣一年音樂產值達一千五百億元,將來可能從淡水又增加許多藝文音樂繪畫工藝產值,這些又是蘇貞昌振興淡水地方經濟的一大貢獻,是台灣「地方創生」的另一成功案例。另外「新板特區」對振興板橋地方經濟及新莊的「新莊副都心」「頭前重劃區」「新北產業園區」「新莊文化藝術中心」都對新莊地方經濟創造巨大的經濟利益;蘇貞昌的「地方創生」成功案例實在太多了、難以一一詳述,其他如三重雜草叢生到處佈滿動物死屍的二重疏洪道被他化腐朽為神奇開闢成將近五百公頃的「大台北都會公園」,現在是大台北人運動休憩談情說愛的好去處;還有「平溪天燈」、「貢寮海洋音樂祭」目前都已是國際級的民間活動,為地方注入強大的經濟發展元素創造巨大的經濟利益;而最大的經濟利益應是開發土城工業區、其中的日月光廣常與頂埔科技園區分別引進「日月光」與「鴻海國際科技」兩大國際企業集團,為地方提供甚多就業機會及鉅大經濟利益,土城已變成「金銀城」。

蘇貞昌的「地方創生」案例實在太多了,限於篇幅只好就此割愛;再來看旁邊的桃園市,桃園市長鄭文燦就任五年來在楊梅農業園區舉辦五年「仙草花祭」,五公頃的紫色仙草花海舉辦16天仙草花節為楊梅吸引超過85萬人遊客光臨賞花美食購買仙草花製成之產品美容商品,被國際大媒體喻為「台灣的普羅旺斯」充滿法國地中海風情,當然也為地方賺進大把鈔票,讓地方經濟創生繁榮。

屏東東港的黑鮪魚季也是在陳水扁總統與蘇嘉全擔任縣長時合力炒作起來的「地方創生」個案,現在一年約為東港帶來15億台幣商機,將近二十年歷久不衰,遊客除了本國籍外則以日韓兩國最多、港澳次之,顯現這也是一個非常國際化的社區文化活動,讓東港黑鮪魚在面臨日本經濟大衰退進口黑鮪魚量大減時轉變成「地方創生」之經典,這是蘇嘉全縣長在阿扁總統支持下大力振興地方經濟之典範。

最近差一點被郭台銘邀請搭檔競選正副總統的前台東縣長黃健庭也在九年縣長任內利用台東縣鹿野鄉的地形與氣候發展出「台灣國際熱氣球嘉年華」活動,每年為台東縣吸引將近百萬遊客(大部分集中在六月下旬至九月上旬三個月);今年九月與黃健庭同黨不同派的現任縣長饒慶鈴接受天下雜誌專訪時說「黃健庭縣長只靠觀光業就為台東縣賺進兩百億元」,可見黃健庭也是「地方創生」的高手,他是國民黨籍少有的五星級縣長,讓窮山惡水的台東縣經濟創生、金光閃閃,難怪被國際級大企業家郭台銘相中相邀競選總統副總統。

國民黨還有一位五星級縣長也是「地方創生」的行家就是最北端的離島連江縣(俗稱媽祖)縣長劉增應醫師,他也是將一個窮鄉僻壤地瘠人貧的連江縣重新改造,將許多原來的國軍房舍或砲台倉庫重新活化利用,然後招攬遊客觀光旅遊發展地方經濟,劉增應斐然政績讓蔡英文總統至為重視給予全力財政支持,去年劉增應競選連任時讓原來捉對廝殺多屆的強勁對手自動宣佈放棄進而轉為支持他,讓劉增應縣長繼續為「地方創生」打拼四年以創造連江縣更高的經濟利益。

所以台灣的「地方創生」在很多有守有為願為國家社會犧牲奉獻的大公無私的縣市長努力打拼之下,已有很多「地方創生」成功案例,這些人一步一腳印實幹苦幹的默默埋頭苦幹,絕不空口說白話說謊話怪東怪西怪中央不補助,這些人的特色是做完獻出成果後縣市民才知道他們的父母官又為他們幹了啥好事,絕不像韓國瑜空口說白話說了很多做得很少甚至啥都沒做,對於韓國瑜這類人不管中央推出多少政策戰略都沒用,所以真有心為國家人民做事的就是中央沒戰略還是會窮則變變則通,台東縣黃健庭和連江縣劉增應就是最好的例子;對這些人中央只要好好考核給予支持協助解決問題,台灣的「地方創生」就能多一些成功案例,就能提供更多就業機會增加人民經濟利益;其實「社區營造」的道理亦是如此,這兩項都成功了台灣經濟成長率再多個2%應是沒啥大問題的。(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