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9°
( 21° / 18° )
氣象
快訊

2020-01-19 | 勁報

台灣新首都的最佳首選地(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台中市新科立委陳柏惟在開票第二日與賀客談及遷都台中之話題出現在電視畫面又讓我想起二十多年來一直在關心的一個主題「遷都問題」;尤其國民黨敗退台灣後的重北輕南政策,蔣介石集結重兵在台北附近以防衛自己家族與文武大員之安全(後來陸軍總部與聯勤總部才因營建中正紀念堂而遷至南港與桃園大漢營區),而形成首都區台北市及淡水河南岸幾個衛星城市巨幅發展的扭曲現象;台北市遂成為台灣中華民國政府的「臨時首都」(行都),及政治、經濟、財金、文化、教育、學術、軍事之中心;台灣公民營企業總部全集中在台北市、萬商雲集,再加上政府財政規劃之不合理不科學不公平,台北市成為中央政府之金雞母;為了方便掌控台北市長,行政院遂於民國56年將台北市提升為院轄市(當時省主席和院轄市長都是官派不得民選),加上蔣介石父子威權專制特務白色恐怖之統治方式,台北市的畸形發展更為扭曲,房地產價格幾乎是一水之隔的板橋、新店、新莊等地區的兩倍以上;三十五年前吾人出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就看出此問題之嚴重性,加上又常到世界主要大國的重要城市參加國際會議及參訪考察,遂興起平衡區域發展對國家總體經濟發展之整體理念,也慢慢興起遷都的念頭,等到蔣家父子都翹辦子停棺慈湖頭寮,警總的東廠也被關門倒閉,吾人就大膽寫了幾篇有關「遷都」的文章;二十多年前在桃園縣立法委員黃木添國會辦公室擔任主任時也結合當時的桃園縣立委陳根德在國會舉辦「遷都桃園」公聽會,希望藉機疏散台北市發展的壓力;這幾年「遷都」話題此起彼落,惟至馬英九政府搞出五都(後來又變成六都)後,區域之畸形發展更為扭曲,六都中的桃園市、新北市、台北市三都就群聚一千萬人口左右,若加上基隆市和流動人口就超過千萬人居住在大台北地區,造成水資源與環保、交通、住房甚至物價等很多問題,所以「遷都」以疏散近百萬住民及流動人口遂成有心人士時常議論的話題。

除了上述若干問題外,現在的總統府、行政院、立法院、司法院之房舍建築物都是日治時期所留下、都已成為百年古蹟紀念建築物,應予妥善維護管理,另覓一處寶地營建較具台灣特色較有台灣象徵意義的首都亦是未來台灣政府與人民應要思考的方向;這二十多年來吾人時常在思考這個問題,以我的立場我應該主張遷到南部尤其是高屏一帶,但人不能太自私,台灣社會一定要多存有大公無私的思維絕不能以私害公;若首都遷到高屏和在台北並無太多的差別、反而造成更多的人洽公之不便,為了方便更多人到首都洽公,首都最好設在中部尤其是有設高鐵站附近而距離兩條高速公路交流道都不要太遠,因此又有很多人主張甘脆再遷回南投中興新村;民國56年蔣介石以軍事作戰思維在南投開發出一個新市鎮(台灣第二個新市鎮、第一個是台中霧峰的光復新村)充作省政府所在地直到民國88年「精省」「凍省」為止,現在中興新村已被科技部改造成「中科中興園區」,也有一部份由行政院國發會活化管理準備將一些中央政府二級單位遷駐至此;所以南投中興新村已「另有任用」,不宜再隨意更改朝令夕改;至於陳柏惟委員想在台中市營建新首都亦有一些問題,現在台中市高鐵站附近地價都已被炒得很高且空間有限無法再做「新市鎮」大面積開發建設,所以高鐵彰化站(位於田中鎮)附近在田中鎮、溪州鄉、二水鄉濁水溪畔畫出一處大約五十平方公里的區域(約與蘭嶼相當)做「首都特區」來開發營建發展成三十萬人口的新市鎮就較為可行,這地區有幾個特點:(1)有高鐵站和台鐵站、距兩條高速公路交流道都不遠、方便南北官員民眾及國會議員來開會或洽公。(2)此地地價相對較低,若妥善規劃開發應可以土地升值創造的經濟利益做開發費用,政府所需挹注的資金相對較少。(3)這裡面臨台灣第一大河流濁水溪,全世界每個重要城市都有一條大河流過以孕育多元高水準文化,將來河岸附近可規劃為「使館區」讓外國使節更願駐守台灣的邦誼;濁水溪從二水到大城出海口都是平原地區可規劃一條「國際鐵馬道」可像日本舉辦「國際鐵馬節」(如果南岸的雲林縣河岸亦發展成「國際鐵馬道」一起舉辦那會很壯觀)也可和日本辦交流友誼同樂(不似柯文哲那種沒人性的雙塔一日鐵馬行,那會太傷身傷神),濁水溪河岸邊的新浮生地在環評無虞前提下可開發成運動園區或水上樂園,(4)以中山高速公路374.3公里(從基隆到高雄前鎮)之中點約在彰化市附近,若再往南拉到屏東縣四百公里既則中心點約在田中鎮附近既,所以從地理位置觀之,田中溪州附近營建「首都特區」對南北平衡公平方便南北住民是最公平合理之設置地點;當然南部一些聯絡道路之加強改善是非常必要的。(5)未來新市鎮的生活機能必要盡善盡美(既然是首都特區這是無庸置疑的),若再加強台中清泉崗機場與金門、媽祖、澎湖之空中交通運輸對離島居民到新首都之洽公開會都有更大的便利性(因距離較短也),若能在首都特區內開闢直升機場或小型飛機場方便政府首長行政專機之使用或未來首都特區內醫院之醫療救治之用,這些都有賴將來新市鎮規劃專家去做最完善之規劃;一個首都特區新市鎮的規劃當然要有最佳的生活機能包括食衣住行育樂、大中小學、百貨公司大型購物中心、便捷的交通系統最好有輕軌聯外道路,將來很多外國使館也會遷移至此(至少會在此設代辦處),所以大型國際會議中心和藝文展演廳都應備全,甚至政府招待國賓的國立國賓館如北京的釣魚台賓館或北京大飯店的貴賓樓或像台北的圓山大飯店等接待國賓全套規格設備都要應有盡有,方不失國際禮節也不失首都的風采。

將首都設到中部對中央各部會首長未來視導全國各地業務方面之時間管理將更可合理化,現在南北已是一日生活圈,若首都設在中部,未來首長半日在外視導半日回部辦公或開會協調,立法院亦可半日開會半日出外勘察,在時間管控方面會更有效率更經濟更合理,可避免像現在到南部勘察往往就要花掉兩天時間,平白浪費很多時間和公帑;所以營建新首都俾建立一個長治久安的國家是政府與國人應該開始思維的重要課題,讓彰化縣濁水溪北岸大改造大翻轉也是行政院國發會正在推動的「地方創生」之重要戰略,行政院國發會似可開始對此案做初步的研究。

最近二十多年間全球很多國家都在「營建新首都」,我們附近的韓國就建了新首都「世宗特別自治市」(面積465平方公里人口35萬人),東南亞的緬甸也遷都到新首都奈比多市(非新市鎮)、中央政府特區佔地約十平方公里;中共當局為疏散北京市天津市石家莊市之人口成長壓力亦在其中間區域營建一個新都會區「雄安新區」預定在二十年間發展成2000平方公里2000萬人口的新都會區,在此新都會區內的「大興國際機場」已於2019年9月25日正式啟用營運;不過它並非政治性都市而是經濟性都市,中共當局將「鼓勵」北京天津石家莊等地大型企業總部遷移至此,目前中共已下令「央企」和「國企」及一些大型集體企業共一千多家陸續遷移來此新區,未來新申請設立的外資企業亦多「鼓勵」在此設置企業總部,所以這不是遷都而是遷大型企業總部亦是為了疏散北京天津石家莊等大都會區之人口發展壓力,異曲同工,都是為國家都會區之長遠發展未雨綢繆;台灣為國家都會之長遠發展與長治久安,是否亦應開始思考遷都的長遠大計呢?(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