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8°
( 18° / 17° )
氣象
快訊

2020-02-24 | 勁報

綜合國力評估概論(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本屆新國會尚未正式開議而國民黨籍不分區立法委員一輩子當兵當到發大財的黃復興代表吳斯懷中將已迫不及待地丟出他在國會的「開封」處女作書面質詢稿,這位軍人出身的大富豪不脫他一貫親中恐共的「孬孬本色」胡說八道的指出「我們(台灣)是弱國,蔡英文總統不應挑釁強國大國中國以免發生戰爭」,真不愧是黃埔軍校「傑出校友」;筆者在十多年前就為文指出台灣要整軍經武就要拋棄「黃埔精神」建立「鳳山精神」,蓋殺人魔王蔣介石所建立的黃埔精神實在不堪一擊更不堪聞問;眾所周知所謂「黃埔精神」就是貪生怕死嗜錢如命自私自利的精神,所謂「不要錢、不要命、愛國家、愛百姓」的黃埔信念也是說說好玩罷了;蔣介石的學生中當然有幾位「不要錢、不要命、愛國家、愛百姓」的學生如林彪、陳賡、羅瑞卿、粟裕、徐向前及同事周恩來、葉劍英等,可惜這些豪傑人物最後都瞧不起蔣介石的暴虐無道而跑去追隨毛澤東信仰真正的「人民革命」,留下來追隨蔣介石的都是依些貪生怕死嗜錢如命之狗腿子,至於說到打仗就沒啥真本事了,渠等看到共產黨不是投降就是掉頭逃跑,雖然蔣介石教導他們要捨身取義但因蔣介石自己都第一位逃跑所以他們也都跟著逃跑了,無法逃跑的就乾脆投降「共匪」賣主求榮了;蔣介石和他兒子蔣經國都幹總統幹到死、他們自己都不捨身取義都不捨己為人又如何拿黃埔精神訓導學生,真是莫名其妙的「黃埔精神」;最近這六七年間吾人至少在本專欄寫過兩篇相關拙文,呼籲台灣要建立「鳳山精神」拋棄莫名其妙的「黃埔精神」;鳳山陸軍官校原址是孫立人將軍的陸軍訓練基地,更早是日本軍隊準備前進南洋的訓練基地,都是非常大義凜然雄赳赳氣昂昂的軍人本色,不像蔣介石的敗兵殘將拖著草鞋布鞋揹著鍋碗瓢盆逃到台灣的慘敗狀,更糟糕的是這些殘兵敗將拿著幾隻破槍竟在台灣殺害十幾萬手無寸鐵的台灣人,沒幾年又搖身一變大力炒作軍宅,這樣的黃埔精神只配當強盜人渣,但蔣經國卻全部封他們為「榮民」(榮譽國民),所以我一直懷疑蔣經國腦袋的神經病變非常嚴重,現在這對殘暴不仁的父子都已浮屍桃園大溪慈湖和頭寮,就讓「黃埔精神」與他們一起封棺存查吧!值此台灣國軍改造機會吾人要再呼籲台灣軍隊應該建立「鳳山精神」,讓滿身黃埔臭銅味的「黃復興」一起跟蔣介石蔣經國殉葬吧!

所以滿身都是銅臭味的吳斯懷將軍就是貪生怕死嗜錢如命的典範,在全軍中可列為數一數二的標兵人物,新國會都尚未正式開議他老包就迫不及待地向中國交心表態,生怕中共當局還不知他已在國民黨前主席吳敦義的「白海豚自動轉彎」將他轉入國民黨不分區非常安全名單中讓他安全的當上台灣國會議員;吳斯懷以一介貪生怕死的武夫所知有限(我看是不學無術,他自稱最懂國防軍事,我看也沒懂多少?能混就混、能騙就騙罷了);他第一篇書面質詢稿就說「台灣是弱國,蔡英文總統不該向強大的中國挑釁」;筆者上週才在本專欄寫一篇拙文「台灣已非小國家」,文中筆者引述美國前駐台代表司徒文與澳洲研究台灣學者專家Bruce lacobs之研究論述「台灣已經是中等以上強國」,吳斯懷平時大概只注意自己的存款和自己的十多萬月退休俸被蔡英文政府年金改革改掉多少而疏於閱覽台灣相關之研究論述、再加以平素就讀書不多所以也搞不懂如何評估一個國家之強弱大小,他大概很庸俗的看一些表象如中國國土很大、人民很多、國民總生產毛額很多(是13億7000萬人民推積出來的總財富而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共當局放著一億左右人民生活在貧窮線下也放著全國各地醫療資源普遍不足而拿這些全國人民推積出來財富去發展國防軍事裝備更擺著一千多顆飛彈對準台灣嚇死那些逃到台灣躲避「赤禍」的大陸逃台敗兵殘將(也包括其第二代如吳斯懷、韓國瑜、馬英九、郝龍斌等外省第二代),所以讓頭腦簡單的吳斯懷真嚇破膽了,他不但親自跑到中國北京正襟危坐聽習近平總書記訓話,還身受其「中國夢」之影響認定中國就是大國就是強國,就像吳斯懷的老長官許歷農跑到習近平跟前歌頌習近平的「漢唐盛世」比漢武帝及唐太宗還偉大;國民黨就是出了太多這類軟腳蝦動物,看到中共就兩腿發軟兩眼昏黑兩粒有氣無力永垂不朽永世不昌;每次看到許歷農幾年前以將近百齡之年還挺直腰桿正襟坐立在習近平跟前極盡能事的巴結逢迎講一些讓蔣經國都要再氣死一次的鬼話,真是又好氣又好笑;上樑不正下樑歪嘛,國民黨當年逃到台灣的兩大老將許歷農和郝柏村都如此軟弱無能,叫後輩如「吳斯懷們」如何硬得起來,一群國民黨退將就只好排好隊伍立正敬禮再接受安全檢查進入人民大會堂聽習近平總書記訓話,這就是讓我二三十年來都非常瞧不起的「黃埔精神」。

其實當年搞政治工作的蔣經國、王昇、許歷農沒有把軍校學生教好(也可能他們也根本就不懂),一個國家的國力綜合評估之面向很多元,國防軍事只是其中一小部份,就如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亞洲戰敗國日本在戰後很快就恢復經濟生產力,包括教育經濟、政治經濟、法律經濟、農漁業經濟、工商業經濟、社會經濟、環保經濟、管理經濟、海洋經濟、交通運輸、財務金融、醫療衛生、人力資源、中小企業、資訊科技、生物科技、基礎建設、工程經濟、填海造陸、國際貿易都是領先各國,只是國防軍事限於「和平憲法」規定只能發展防衛性武器,依照日本「和平憲法」第二章規定「放棄戰爭」「不承認國家的交戰權」,故日本不保有陸海空軍及其他戰爭力量;所以日本很快發展成為經濟大國、並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早在上世紀六十年代日本就已成為「已開發國家」的先進國家,這是中國迄今都還遙不可及的,中國的個人所得今年要上探一萬美元(很可能因武漢肺炎而告吹),一般要到二萬美元以上才會被聯合國世界銀行評定為「已開發國家」,中國現在是連「開發中國家」都算不上,還在「落後國家」中力爭上游、而這就讓吳斯懷嚇破膽竟寫些自己嚇自己的褻瀆專家學者的質詢稿,竟連一群國民黨的專家學者都看不過去,真不知吳斯懷這位將軍蠢蛋是怎麼混上來的,怕中共怕到這種地步算啥「黃埔精神」算啥「黃埔軍魂」?我看那兩顆是白掛了,真是掛好玩的!

一般評估一國綜合國力的面向很多,並非只有軍事和經濟而已,大體是經濟與軍事之外還有管理尤其是效率包括行政效率和生產效率,例如新加坡行政效率傲視全球、美國和日本的生產效率也是世界數一數二,所以這三個國家都是已開發國家也都是擠身強國之林;經濟除了工商業外農林漁牧也都是「強國」很重要的要素,例如以色列、紐西蘭、丹麥、挪威、芬蘭、瑞典、澳洲的農林漁牧都很發達、也大多以合作經濟制度在生產並行銷世界各國,連沙漠中的以色列都以合作社制度在發展農業生產並行銷到歐洲共同市場,當然這些國家的科技業亦非常發達為他們國家賺取鉅額外匯;外匯的管理與操作也是衡量一國強弱之重要要素之一,例如英國、新加坡、香港、美國的外匯管理與交易操作都為他們的國家賺取鉅額外匯;台灣外匯過去在全球唯一14A總裁彭淮南與現任總裁楊金龍操作管理下亦賺進甚多黃金、美金和石油,讓台灣的外匯儲備一直在全球前五名(香港只有七百多萬人口也居前六名),顯現香港「國力」也讓人刮目相看;前述幾個經濟大國卻都是人口小國,所以人力資源也非常重要,這些國家都以高薪在世界各國挖高級人力來「楚材晉用」蔚為己用,像新加坡政府就號稱唯一國家資源就是「人才」,他們挖各國各地人才為新加坡效勞已幾乎到不擇手段的地步,有錢能使鬼推磨,所以新加坡薪資水平很高,同樣性質的工作約為台灣的四倍以上,這讓很多中國傑出人才為之趨之若鶩、有如「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人力資源使新加坡、香港高等教育非常發達興盛,新加坡大學、香港大學、香港科技大學、香港理工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香港城市大學等都名列亞洲前十名,與東京大學、北京大學、北京清華大學相比毫不遜色;「人力資源」亦使很多經濟大國變成科技資訊大國、航太工業大國;所以蔡英文總統正在領導台灣做「國家大改造」「政府大改造」「國機國造、國車國造、國艦國造」正在大力發展資訊科技產業,就要仿效新加坡和香港大力引進優質人力來為台灣所用,更要仿效以色列、紐西蘭、丹麥、挪威等人口小國多多利用「合作制度」來壯大自己,只有國人通力「合作」才能將自己壯大也才能與國外競爭,這是利用「社會經濟制度」來彌補資本主義經濟制度之不足,才能讓國家生產力與執行力、創新力、競爭力全面的大幅提升。

其他如基礎建設力(工程承攬能量)、交通運輸力(改變效用移轉效用亦是一種生產力提升)、醫藥衛生讓國人減少病痛以增加生產力、自由民主可自由創新的政治制度與社會制度都是壯大國力的綜合具體表現,這些只是信手拈來犖犖較大端者;從這次中國防疫「武漢肺炎」之處理方式與結果可見,中國除了推積十四億人民的外匯儲備而成經濟大國進而發展軍事成為軍事大國和營建大國外,其他強國應具備之各大面向都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尤其是民主自由的行政管理與醫療衛生與環保工作方面都距離已開發國家的必要條件相差甚大,這些都是學識淺薄孤陋寡聞自私自利唯利是圖不忠不義背祖忘典的吳斯懷所還大大欠學的,吳斯懷當武將沒有武將的武德,當國會議員也沒國會議員的格調;吾人不知蔡英文何時何處何事在挑釁何人?只有像吳斯懷這種喜歡惹事生非胡謅一些偏見就想去造謠取悅討好習近平總書記龍顏、吳斯懷以為習近平是傻瓜是昏君隨便由他胡扯胡謅的:當國會議員要有國會議員的深度與格調,不要像昔日國民黨軍隊只想投降共軍或逃亡孤島讓台灣人民餵養,宛若萬華遊民;所以吳斯懷還是多讀一些書吧,至少要了解一些國力綜合評估的簡單概念,不是只有玩手槍打手槍而已;當然,吾人知道吳斯懷當前最在意的是「現在連賣台的機會都沒有了」,所以玩手槍或打手槍已非他這軟腳殘軀的懸念矣!(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