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
( --° / --° )
氣象
2020-03-22 | 勁報

屏東縣的地方創生(一):東港地區(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屏東縣是一個經濟非常落後地區,人口外移非常嚴重,今年的立法委員選舉屏東縣的區域立委名額從三人變成二人,當然這也是政府非常胡作非為的地方,從國民黨到民進黨都差不多,屏東縣現有人口82萬人左右只能選二席立委,新北市的板橋區人口55.5萬也是二席立委,嘉義縣人口52.5萬也是二席立委,新竹縣人口56.3萬也是二席立委,所以屏東縣是「站尾包衰」,這一點是行政院和立法院要趕快加油改革的,否則這是非常不公平不正義的政治出軌。也由於各黨執政都不重視屏東縣的公平正義,所以屏東縣一定要自立自強要在逆中求勝,「地方創生」就是自立自強逆中求勝的最高明策略。

屏東縣是台灣最南端的縣份,它原屬高雄州,新中國建國後一年的1950年10月1日建縣設縣治於屏東市,屏東市原為高雄州之屏東街,是屏東縣的最大也是唯一縣轄市(全國第二大僅次於彰化市),人口還不到20萬人;屏東縣是台灣蔗糖生產重地,1909年日本總督府將屏東糖廠改建為現代化機器製造生產的糖廠,為了方便運糖到高雄港出口日本、朝鮮、中國東北的滿州國銷售,1913年日本政府建造遠東地區最大最長的鐵橋「下淡水溪鐵橋」,從此屏東對外交通方便許多,另外為了防守屏東糖廠生產設備及後來的準備前進南洋的戰爭,日本政府又在屏東市北端建造台灣最大的軍用機場,為了發展農業研究與高等教育之需要日本政府又在屏東市郊區設屏東農業高級職業學校(後來改制為農專、農業技術學院及現在的屏東科技大學),由於日本人在此留下一流的先進設備,二戰後聯合國曾在此設熱帶農業研究所(現在已遷至海南省的三亞附近);雖然台灣已退出聯合國但聯合國還將非洲受傷的野生動物寄養在「屏科大」醫療照顧,可見屏科大農業(含獸醫、畜牧)之國際水準也由此可見當初日本人如何奠定雄厚的研究根基;日本人還在屏東市設師範學校、屏東高中和屏東女中,當然還有很多現代化的銀行和工商業,所以在日本政府的重點支持下,屏東市就變成屏東縣的政治、經濟、工商、軍事、教育等之中心;後來國民黨政府逃到台灣躲避「赤禍」因忙於逃命也不知還能不能見到明日的太陽,國民黨官員又大多忙於撈錢A錢鬼混砍大山盡講些空洞不著邊際的廢話肖話(就像韓國瑜一樣),每天醉生夢死,喝酒喝到晚、麻將打通宵,所以對屏東市也沒啥改變也沒啥建設,由於大部份是國民黨人或其黨友在當市長,故屏東市七十年如一日。

屏東縣經過如此七十年一成不變地以屏東市為中心的發展策略再加上國民黨政府從不正經看待屏東縣的經濟發展一心一意只要屏東縣豐盛的農產品來養它們逃到台灣的二百萬大陸難民,結果屏東縣就如此充當七十多年國民黨的御用農場,不想務農者就紛紛外移到高雄台南或中北部都會區,屏東縣則每況愈下,人口紛紛外流、最後竟連立法委員名額都減掉一人,比嘉義縣、新竹縣、板橋區都還不如;現在這個減掉的名額靠民進黨的體諒關懷以「送」屏東縣一席不分區立委來「補償」,但下一屆還有嗎,長治久安之計還是要從法規制度上做正義公平之規劃,勿讓屏東縣吃七十年虧還吃不完、「站尾包衰」。

當然最重要的是屏東人要自立自強、莊敬自強要「地方創生」要「農村再生」,要學紐西蘭、以色列在逆境中成長壯大;本文要探討的就是屏東縣的「地方創生」,而且要從屏東縣自然資源最豐盛的東港地區談起,這裡所謂的東港地區包括東港鎮、新園鄉、林邊鄉、新埤鄉、崁頂鄉、佳冬鄉、南州鄉和外島琉球鄉,這地區有山有海有大溪大河有農村漁村漁港有小城鎮,總人口超過16萬,舉凡世界最美麗的城鄉風光條件都存在這一地區,就看這地方人要如何做「地方創生」與「社區營造」規劃;這裡有一個曹啟鴻縣長還在當省議員時成立的「藍色東港溪保育協會」專門推廣東港溪流域的環境保護與景觀維護工作,20多年來做了很多工作,但範圍僅限於環境保護與景觀維護,距離「地方創生」與「社區營造」之範疇還甚遠,對於地方經濟之發展與人口就業及社區營造之鄉土文化保護工作較少著墨,但本區現在最重要的是包含「農村再生」「漁村再生」與「鄉土文化保存」的「文藝復興」在內的「地方創生」藉以發展地方經濟與增加人口就業機會,進而提升本地區居民的所得收入與創造地方性的繁榮發展。

東港是台灣三大深水港之一,因港灣沒高雄港的大,故日本政府在南台灣建造高雄港及挖深高雄河(現在的愛河)藉以運送南台灣的蔗糖、鳳梨、香蕉、鹿皮等農產品出口到日本等國,而東港只開發為漁港及高雄港的輔助港,不過日本人也以人工在東港挖了一個人工潟湖(大鵬灣)欲座水上機場,惟因戰敗而未啟用,蔣介石逃到台灣後將此地建為「空軍參謀指揮大學」「空軍幼校」及紀念周至柔將軍的「至公中學」;陳水扁總統執政後支持當時的蘇嘉全縣長整建開發大鵬灣為觀光風景區,現在交通部觀光局在此設有「大鵬灣國家風景區管理處」其範圍還包括離島小琉球,去年(2019年)屏東縣長潘孟安在此舉辦「台灣燈會」辦得有聲有色舉世聞名讓大鵬灣名聲大噪馳名東亞國際,很多日韓港澳及東南亞遊客紛紛來此旅遊,為大鵬灣、東港、小琉球帶來巨大商機。

東港早在蘇嘉全當縣長時就在陳水扁總統支持下搞了「黑鮪魚季」也是轟動日韓港澳等地的東港本土產業飲食文化;台灣民間流行東港有三寶:黑鮪魚、櫻花蝦、油魚子都聞名遠東各國也為東港吸引很多遊客;此外、東港還有很多全國聞名的鄉土食物如雙糕潤(東港之外好像看不到這種人間仙品)、旗魚鬆(這在台北有專賣店和眾多代銷商)、肉粿和肉丸(這兩樣有鄉土特殊口味與別地不同)還有蝦米、無目鰻等,到東港遊客千萬別錯過品嚐這些東港特有的食品,否則等於沒到過東港了;當然身為台灣五大漁港之一的東港是少不了魚貨海產及海鮮料理的,從東港、林邊、新園到過海的小琉球的海邊港邊到處都是海鮮料理,其質量數量都不輸泰國芭達雅海濱十餘公里的海鮮料理店,其實南臺灣的落日亦不遜泰國南洋的落日,從車城的關山落日到東港到小琉球的落日都不會「外國的落日比較美、外國的月亮比較圓,用心去欣賞南台灣的落日定會有「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亦會有如毛澤東寫的「蒼山如海、殘陽如血」的感慨。

東港還有一大觀光資源就是溪水終年不絕的東港溪,也是「藍色東港溪保育協會」長年在保育的主要對象,因長年溪水不絕故才有「藍色美譽和美景」,它的美是較天然而成的,不似宜蘭冬山河的人工美,冬山河時常舉辦國際大學划舟友誼賽、當其場地不夠用時亦曾移師到東港溪來「以舟會友」划舟博感情友誼滿江湖,如果縣政府或中央好好規畫連結大鵬灣與東港港區及東港溪和小琉球來發展觀光,其觀光資源絕不遜於最南端的墾丁與恆春半島,墾丁在最盛時期曾每年吸引八百萬人遊客,比泰國芭達雅、青島還多;這麼好的國際級觀光資源現在已淪為養殖戶的生產園區而未妥為規劃到觀光旅遊之領域使用,殊為可惜也很暴殄天物,浪費天然公共資源。

新園鄉與萬丹鄉交界處有一座小山丘叫鯉魚山就是時常起火的「水火同源」奇觀,其實水火同源奇觀在恆春半島上也有很多處、只是沒有鯉魚山的火噴得這麼高在黑夜中蔚為奇觀,鯉魚山就在高屏溪畔(原名叫下淡水河),從山丘上下望高屏溪的溪流亦很美觀,山丘上有一座古寺叫「赤山巖」是日治時期就留下來的所以非常清幽整潔乾淨,以前很多屏東中學和高雄中學畢業生畢業考後都來此準備考大專聯考做最後的衝刺,大多能旗開得勝金榜題名、所以就有另一說法說是佛祖保佑菩薩顯靈,如此地靈人傑天道酬勤、此小山丘亦成一佛教聖地矣;所以東港地區就成有海有港有山有寺有大河的貴寶地了;其實新埤和佳冬都距離大武山不遠,大武山是台灣五大高山之一亦是中央山脈的南端終點一直綿延到鵝鑾鼻的台灣「國境之南」碑為止。

東港海外有一小琉球島是台灣所屬第四大島嶼(金門島不算),面積只有6.8平方公里,人口有1.2萬多人不過每月觀光客約有二萬人,所以小琉球觀光事業算是很有發展潛力的地方若加上大鵬灣與東港鄉土美食安排二夜三日遊行程是很有行銷價值的旅遊商品;而且東港、新園、林邊、小琉球因漁民眾多故廟宇到處林立,若安排個宗教進香之旅亦可吸引國內外眾多善男信女信眾到此朝拜,進香解厄共祈年年風調雨順、眾神護台灣。若能再大力以填海造陸方式將小琉球填成二十平方公里大小的「海峽明珠」,蓋屏東縣河川很多,除了東港溪外大多是淤積非常嚴重的河川如高屏溪、林邊溪、枋寮溪、枋山溪、楓港溪、率芒溪、士文溪,若將這些淤積淤泥挖出分別到東港與小琉球海邊去填海造陸,將東港與小琉球距離拉近然後建一座跨海大橋連接,最後將屏東軍機場與高雄小港國際機場都遷到小琉球,將小琉球營建成一座南部的航空城,靠東港這端可興建遊艇碼頭、西邊那端可興建大型遊輪碼頭,如此將小琉球營建成台灣邊防重鎮、海空遊客中心,以後大部份往南飛的飛機都由此啟航,如此規劃若能確實執行完善,二十年後東港地區未來的發展應是無可限量的。

所以東港地區的觀光資源非常豐富又位處中央地帶,不似墾丁是位處邊陲地區;東港地區可以發展「觀光漁業」、「觀光農業」「海洋公園」「觀光花園」,東港地區這些「山海大河」景觀及美麗的田園風光、充足的陽光雨水其實和美國加州「好萊塢」及印度的「寶萊塢」影城很像,很容易取景及充足的攝影光線,所以東港地區亦很適合招商建設一大型國際影城來租給片商拍片或吸引觀光客;東港地區的好氣候與美麗田園風光更是吸引國內外退休人員到此做長住二三個月或半年Longstay的好地方,縣政府或民間可以投資在海濱興建一些國際村社區吸引一些國內外退休人員到此長住長遊;這麼好的山光水色有如昔日東京都的千葉縣(現在已改為千葉市)做新市鎮開發,大舉興建國際會議中心和展銷會場及國際觀光飯店、暢銷中心,東港地區的條件絕不遜於三十年前東京都的千葉縣,所不同的是主政者的國際宏觀與發展魄力而已;現在政府規劃將高雄捷運拉到東港大鵬灣,這是一個非常正確的政策,可見具有台灣本土意識得民進黨政府還是較會建設台灣的城鄉發展,將來縣政府應該再爭取中央補助從東港出發建設三條輕軌捷運,一條從東港到墾丁,一條從東港經新園到萬丹到屏東,第三條從東港經南州、崁頂到潮州、內埔最後到三地門,這三條將屏東縣三個主要觀光景點連接起來,讓國內外遊客到屏東縣旅遊能「快易通」「輕鬆行」「趴趴走」,未來屏東縣要發展成政治的屏東市和經濟的東港區,東港絕對有國際一線城市的發展條件,將東港發展成台灣的香港或新加坡,將小琉球發展成新加坡的聖淘沙都不是癡人說夢話的;聖淘沙只有4.7平方公里每年約有二千萬觀光客,去(2019)年美國川普總統與北韓金正恩委員長還在聖淘沙做歷史性的首次會談,為何這個赤道小島可以做到如此迷人,那我們亞熱帶的島嶼應該具有更誘人的條件讓小琉球脫胎換骨在世界舞台舉足輕重崢嶸頭角;國民黨剛逃到台灣時曾利用小琉球在關輕行思想犯(就是政治良心犯,蔣介石和蔣經國父子都是思想有問題但卻都說別人思想有問題,就像瘋子都說別人是瘋子一樣,真是莫名其妙),很多在綠島或蘭嶼「感訓教化」成績優良的政治犯思想犯在「出獄」前一年內可能有機會會被移送到小琉球繼續感訓教化,成績優良者就會送回台灣本島自力謀生然後四周派一大堆特務繼續監視,這就是蔣經國特務治國的典型,其中小琉球也扮演很重要的關鍵角色,若能夠被關到小琉球就算人生又燃起一線希望(雖然還是前途茫茫、生死難卜),所以對很多政治良心犯來說小琉球也是一個「希望之島」(雖然希望渺茫);所以今天筆者也以非常渺茫的希望提出個人淺見野人獻曝一下,希望在政府與民間共同努力之下小琉球有機會翻身像新加坡南方的小島「聖淘沙」,成為國際聞名的島嶼成為世人爭相擁抱的人間樂園,這樣小琉球或東港地區的「地方創生」就大功可期、成功在望了。

如果這些渺茫的希望能夠實現,東港地區將變成屏東縣經濟發展的新引擎,以自己豐沛的能量帶領屏東縣展翅高飛、鵬程萬里。讓整個屏東縣不再「站尾包衰」,因為屏東縣還有很多傲人的發展條件和族群融合的多元民族的多元文化發展激素,只要縣民同心協力像紐西蘭人民合作共生共享共榮,屏東縣也會像紐西蘭位居太平洋最南端卻創造全球前十五名的國民所得水平;接下來讓我們再探討屏東縣第二大鄉鎮的潮州地區的「地方創生」。(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