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0°
( 33° / 24° )
氣象
2020-03-24 | 勁報

屏東縣地方創生(二):潮州地區(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潮州鎮是屏東縣第二大鄉鎮,本文所指潮州地區包括潮州鎮、內埔鄉、萬巒鄉、竹田鄉、麟洛鄉、長治鄉,人口也約16萬左右,這地方絕大部份是客家鄉鎮、也就是「六堆」的核心地區、尤其是內埔鄉是台中市豐原區以外中南部最大的客家鄉鎮,光復後不久內埔地方人士曾向政府建議升格為「鎮」(因美濃鎮比內埔鄉小很多),但當時省主席黃杰告訴地方人士說「鄉鎮都是一樣的,以後調整就直接升格為縣轄市」,如今黃杰墓木已拱,當年的內埔鄉如今還是內埔鄉、還是原地踏步,不過還是比「反攻大陸」好一點,因「反攻大陸」如今已變成「大陸反攻」了,所以這幫蔣幫遺孽的話最好少聽一點,就像韓國瑜選市長開了一大堆政見支票,結果他第一次進市議會卻告訴議員只有兩項可以兌現,這樣的無恥無聊政客不罷免掉那台灣人就太好騙了;從黃杰當省主席到現在已將近六十年,六十年於斯、可憐青絲變白髮,當年國小學生如今已華髮鬢白,而內埔鄉依然如故屏東縣亦鮮少進步,許多青壯世代紛紛離開屏東家園遠漂北部甚至對岸或東南亞;屏東人絕不能學韓國瑜只會振臂高呼「高雄發大財」,一定要腳踏實地實幹苦幹為屏東打出一片天,一定要讓屏東人有光榮感、驕傲感、就要像2019年把台灣燈會辦到「我屏東、我驕傲」;所以屏東一定要做好「地方創生」和「社區營造」,讓屏東像紐西蘭或以色列在逆勢中發展成長、創造充分就業與高國民所得,中央不做縣民自己做就如阿扁市長說的「馬特拉不拉我們自己拉」,最後台北市還是把木柵捷運拉上軌道了嘛!所以我一直相信「天助自助」「天道酬勤」「皇天不負苦心人」,就像這次「武漢肺炎」防疫工作,縱使WHO不讓台灣入會,連馬英九拿了五百萬美金去給WHO,馬英九的代表也只能在中國下面當觀察員(不是WHO的觀察員而是中國下面的觀察員耶),蔡英文政府不願學馬英九政府幹這種下三濫沒國格沒人格的齷齪勾當,台灣的「觀察員」就沒資格進WHO觀察開會了,縱使如此台灣這次還是把「武漢肺炎」防疫做得盡善盡美讓各國刮目相看競相學習;所以只要屏東人莊敬自強就像田中的水牛一樣打拼把「地方創生」與「社區營造」做到盡善盡美,屏東縣一定也會向南太平洋最南端的紐西蘭或西亞最西端的以色列一樣創造出四萬多美元的國民所得水準(將近台灣現在的二倍)。

其實台灣現在的天然條件已經比以色列、紐西蘭、剛建國時的新加坡或剛開發時的杜拜、地中海濱的摩納哥、澳門都好太多了,如果好好去研究這些國家或城邦是如何從無到有、再從有到「很富有」就可知屏東縣是非常得天獨厚了,也可知以前國民黨政府尤其是蔣介石蔣經國父子是多麼會鬼混了,真的比現在韓國瑜還會混還會胡說八道還無法無天還欺騙欺侮台灣人民;這裡面摩納哥與澳門是開博弈業起家的,不在本文中探討,以色列與紐西蘭是靠合作經濟制度發展農業,這些筆者亦在本專欄中著墨甚多,本文暫且擱置不議,最後就來看新加坡與杜拜如何在無中生有再從有到富有;筆者先把謎底翻開可能更有助於大家深入了解這兩個城邦的經濟發展過程,簡單的說這兩個城邦都是依靠它的經濟地理條件在發展經濟在壯大國力,這兩個城邦的共同特點都是天然資源極端缺乏(比屏東縣還不如),而新加坡位處赤道地區、杜拜位處沙漠地帶兩者地理條件亦不很理想,他們卻都認為他們共同的資源是「人」,但他們剛開始發展時杜拜只有一萬五千人,新加坡的「人才」更讓馬來人瞧不起而不讓他們參加馬來聯邦,他們缺乏人才只得大力對外招募人才然後開始找出他們的發展優勢,這兩個城邦與現在人口超過千萬人的中國深圳一樣原來都是小小漁村,新加坡原是在馬來半島打工的華工的居留地(就是一般馬來人不願居住的地方),深圳在改革開放前人口只有八千多人(與蔡英文家鄉枋山差不多比小琉球還少一半),杜拜在拉希德酋長開始大發展前人口也只有一萬五千人,現在杜拜已成全球一級的「黃金之城」,滿城盡是黃金甲,全世界人都嚮往都想掏金的「黃金海岸」,現在杜拜人口約四百萬(與新北市差不多),遊客與外商高幹及外來遊民也不少-總數約有百萬;在發展之初兩個城邦都以發展小額貿易為主,新加坡因位處麻六甲海峽主要通道上可收航運發展之利,而且這些華工亦可拿著中國帶來的一支扁擔到碼頭當挑夫打工賺錢,後來留學英國的李光耀又依仗著新加坡地理環境之便(新加玻與倫敦和紐約的時差關係)學倫敦和紐約兩大世界金融中心做起金融外匯買賣再發展為世界金融中心之一,後來李光耀又利用靠近中東石油產地的優勢填海造陸搞了一個「裕廊島石化工業園區」從中東進口原油煉油銷往東南亞和遠東各國;新加坡從金融中心、航運中心、石化專業區賺了很多錢就大力建設新加坡發展觀光產業與航空產業,利用賺來的外匯成立「主權基金」大舉在海外投資創匯,如今新加坡是國土極小國的經濟極大國,國民所得將近六萬美元佔全世界第八位(中國佔61位印度佔135位都是地大物博資源非常豐富的國家但有啥用?);另一個城邦杜拜更慘,蔣介石剛夾著尾巴逃到台灣時杜拜人口一萬五千人,石油儲藏量在七個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城邦(簡稱阿聯)佔2%(阿布達比佔70%以上)而且都在海灣中還有所有權的爭議,但「杜拜之父」拉希德酋長比蔣介石蔣經國父子英明能幹太多了,他把尚有爭議的極少數油源拿去到處借錢(借最多的當然是阿布達比了)然後來開發杜拜港用這個港來賺取石油輸出的錢(和荷蘭鹿特丹一樣),也用這個港口來發展國際貿易,用這個港口來提供國人就業機會再用這個港口發展中東地區的時尚產品買賣,等這些基礎穩固後他開始大舉對外招商以BOT方式讓外商投資基礎建設如高速公路、國際機場、醫院、國際學校、國際觀光大飯店,拉希德酋長都要求國際第一流的最好的,等國庫充裕金銀財寶外溢滿城時、杜拜開始投資填海造陸造世界最大的人工島「棕櫚群島」,在島上興建前後面都可看到海洋的豪華別墅前後面都有遊艇碼頭專門售給世界頂級的富豪巨賈;最後又興建世界最高的「杜拜塔」(後來因財務規劃問題而由阿布達比的哈里發加入投資而改名為哈里發塔);現在世界最高的高樓在杜拜、最貴的大飯店在杜拜、最豪華機場也在杜拜,杜拜已從小小漁村翻身成國際一流的城邦、遍地黃金、很多大飯店的馬桶都是黃金製造的;1966年拉希德酋長開始大力發展建設杜拜港,新加坡則於1965年被逐出馬來西亞聯邦獨立建國,那時蔣介石已逃到台灣每年靠著美國一億美元的援助在醉生夢死妄想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乘機反攻大陸,台灣只被蔣介石當作「復興基地」根本不想建設台灣,所以七十年後台灣與新加坡和杜拜就越差越遠了,美麗的寶島「美麗島」被國民黨汙染而蒙塵了;從新加坡和杜拜的發展壯大就可知只要有頭腦有知識有世界觀就是沒有天然資源照樣可以發展世界第一等級的經濟水平。

從新加坡和杜拜、紐西蘭、以色列的發展再回頭看屏東縣潮州地區得天然資源發展條件毫不遜色,潮州地區有三大特色:一是多元的族群文化,潮州以北都是客家人群聚的聚落、以東都是原住民鄉鎮,內埔的龍泉、涼山還有很多外省人、當然還有很多新住民,所以潮州鎮很像四川的成都或雲南的昆明,市區上很多少數民族在活動,尤其是閩客雜處,前面說過這裏是客家「六堆」的核心地區,所以很多客家文化文物在此區保存,中央政府也在內埔鄉興建「六堆客家文化園區」以發展客家文化,屏東縣政府亦在竹田火車站前設「客家文物館」,這些都是很好的文化觀光資源,可以向國內外一億多客家人招商招攬觀光,讓這地區變成世界客家的文化中心;現在民進黨政府花幾十億在桃竹苗大搞「浪漫台三線」,應該也花點錢將「六堆」送作堆美化一下,讓南客北客互相輝映讓客家文化發展更大更深更遠的文化內涵,尤其是內埔鄉有兩所非常優質的高級學府「屏東科技大學」和「美和科技大學」,兩校內都設有客家文化文物研究中心,兩校內也都有很多外籍學生,這些都是就近宣揚客家文化之最佳窗口。

最近蔡英文政府投注很多資金在文化建設方面(包括社區營造),所以此地區應多利用年輕人的創意多做一些文創產業尤其是客家的文創產業包括美食、美飾、衣飾;十幾年前葉菊蘭擔任行政院客委會主任委員時在她家鄉苗栗搞了桐花祭(五月雪)又以桐花創造出甚多文創商品也招攬甚多遊客到苗栗一日遊,為苗栗創造很大的商機與文化饗宴一直流傳到現在,算是很成功的客家文創產業也提供很多的就業機會,這就是一種「地方創生」,希望屏東縣的六堆地區亦能發展出創造龐大商機的客家文創產業,提供此地更多的就業機會。
除此之外,客家聚落文化文物非常豐富、尤其客家美食眾多亦很有特色,縣政府與鄉鎮公所應多利用中央充裕的經費投注「社區營造」,將豐富的客家文化與文物保存下來建立各社區的鄉土特色也可吸引國內外喜好欣賞客家文化朋友光臨參觀,讓客家文化藉著成功的社區營造發揚到世界各地;至少也把六堆社區發展搞起來,讓六堆客家社區更乾淨更整潔更美觀更環保更有文化。

潮州鎮往北走就都靠近山邊,各種果園眾多,最近還有客家青年試種可可成功,水果除了可以銷售國內外還可學紐西蘭美化成觀光果園,紐西蘭只靠著農牧業和農村觀光業就將國民所得提高到將近五萬美元,這個原來是英國的「海外農牧場」,所有農牧產品全部免稅銷往英國,但在英國加入歐盟之後就不再有這種優勢了,紐西蘭只好趕快回頭尋找開發亞洲市場,現在紐西蘭乳酪業全球第一,奶粉(包括安怡、安佳、豐力富三大品牌)供不應求,各國觀光客絡繹不絕除了參觀紐西蘭的農村田園風光外就是要順便買奶粉寄回家,尤其是中國人(因為中國發生毒奶粉事件、有錢的中國人都不敢買自己國家的奶粉)炒光港澳的澳紐奶粉還遠征到澳洲紐西蘭一面觀光旅遊一面買奶粉,紐西蘭農業畜牧業乳酪業搞到如此「搖擺」的田地,真是屏東縣學習的好榜樣;舜何人也?余何人也?有為者亦若是!

其實中央可在潮州鎮上建一處多元文化文史文物館,找一處較大的「蚊子館」或廢棄的學校佈展閩南、客家、原住民、新住民、外省族群的歷史文史文物,若有空間亦可留下一些給青年學生去塗鴉搞文創或寫歌寫曲寫劇本;日本總督府民政長官後藤新平在規劃縱貫鐵路時就將潮州段規劃進去(後來又延伸到枋寮),現在「台鐵」亦將機場設在潮州,並將在潮州設「鐵道夢工廠博物館」,林務局亦在潮州設第三座「國家平地森林公園」,台灣高鐵延伸到屏東後之「高鐵機場」亦將設在潮州,所以潮州地區的觀光旅遊資源將逐漸完備完善,這些都可以吸引觀光客來此旅遊,若潮州地區的「觀光農園」「觀光果園」「觀光工廠」「社區營造」能更加充實完善,那潮州地區以文化文創及觀光配合本地農產品外銷將可為本地區的「地方創生」帶來甚大的經濟發展與滾滾財源,若能從東港再造一條輕軌連結東港、潮州、內埔到三地門,讓國內外旅客很方便在此間自由行、趴趴走、快樂遊,那這一帶的農業、文化產業、高教事業帶動的觀光產業將可為縣民帶來很大的商機和巨大的財富,更可以讓很多年輕人的創意實現美夢成真,「有夢最美、希望相隨」。當然這些要靠縣政府與中央政府大力支持,否則就要縣民自己組織合作社或基金會等非營利組織來自己招商自己敲鑼打鼓自己跑龍套去自力完成,時間可能拖久一點但只要腳踏實地務實確實去做,最後一定會成功的。新加坡和杜拜當年都沒有這些資源條件,現在也是成大功立大業成為世界一等一的城邦。(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