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
( --° / --° )
氣象
2020-03-25 | 勁報

陳時中與韓國瑜(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行政院衛福部長陳時中這次渥蒙中國傳出的「武漢肺炎」之栽培擔任台灣全國「武漢肺炎」中央防疫指揮官,把台灣的防疫工作搞到轟動全球各國競相學習,韓國人還說韓國要是有個陳時中就不會這麼慘了,韓國人還異想天開要蔡英文到韓國當總統,陳時中這次真的把台灣的國際地位提升到「獨立國」的高度,在台灣民調僅次於蔡英文總統和蘇貞昌院長,他的防疫政策受到台灣人民將近九成的支持,這是蔣介石槍砲威權統治或蔣經國在全國佈下數十萬特務白色恐怖威脅利誘才能達到的輝煌紀錄,但陳時中僅靠著他的政策與策劃力和執行力及立法院通過的法律預算就達成馬英九一百年都達不到的榮耀與世界各國的推崇;陳時中這麼輝煌絕代傲世的紀錄真的嚇死所有不求上進不懂檢討改進的國民黨人了,國民黨的政黨支持度已被韓國瑜搞到僅剩12.5%,僅贏剛成立不滿一年的台灣民眾黨3%左右,國民黨過去125年的歷史歲月算是白混了也隨風而逝了;面對這麼淒淒慘慘兮兮的不堪入耳更不堪入目的「陳時中現象」,這群不求上進的國民黨頹類當然要搞出一點負面的說法來汙名化陳時中的英明政策,其中最經典最無理取鬧的是一些過氣的政客或不成氣候的小小咖竟然說「陳時中的防疫政策錯誤,中央指揮官應該換人」陳學聖不知從何邏輯判斷說陳時中已無法應付日愈複雜的疫情故應該換人,總之整個國民黨的眾多胡說八道論述目標只有一個就是換掉陳時中,否則讓陳時中再繼續指揮「武漢肺炎」防疫讓世界各國都瞪大眼睛刮目相看,那台灣不就「實質獨立」成主權獨立的國家(事實上現在多數G20國家都持這種看法),那國民黨和全部親中媚中舔中的泛藍黨派都沒得混了、都可以熄燈打烊了;中國「武漢肺炎」的栽培竟然讓陳時中一飛衝天,讓全台灣都在流行「順時中」,不願「順時中」的就自己倒立而行反過來看時鐘吧!

國民黨不自求思上進遷善之道,竟要想盡辦法搞有守有為勇於任事勇於負責日以繼夜在防疫保護全國人民的陳時中下台,還要傾全黨之力力挺被將近六十萬高雄市民連署要求罷免的韓國瑜市長;從「搞掉陳時中、保住韓國瑜」這兩件事就可知國民黨有多麼「匪類」(台語發音)多麼沒有是非觀念、多麼無可救藥,只想爭位子搞黨派鬥爭不想防疫保護台灣國家社會人民之平安幸福過安居樂業的美滿生活。

我原不識衛福部長係何許人也?直到1月28日晚間在電視上看到陳時中白天視察桃園國際機場邊防時說「若有旅客不配合防疫檢查,一律抓起來依法處裡」,我當時還以為「萬惡的警總又回來了」,就趕忙上網查了一下才知是位北醫大畢業的牙醫師文人,還幹過全國牙醫師公會理事長現任的衛福部長,從此就開始注意這號人物的行事風格與為人風骨,不久就看到他每天出現在電視機前舉行記者會不疾不徐的報告台灣的疫情與防疫工作及政策以及世界各國每天的疫情;二月六日第一班武漢撤僑專機回台,機上被夾帶「武漢肺炎」患者一名讓所有負責該班機的接待防疫人員忙得人仰馬翻手忙腳亂一夜未眠,陳時中親自監督到所有撤回來之人員隔離安置妥當方才回台北稍作休息,次日又準時進入中央防疫指揮中心,面對記者的發問大概有感於防疫人員不眠不休還被夾帶確診患者上機增加甚多無法預估的風險而感慨萬千而不禁拭擦眼眶,陳時中輕手擦淚的鏡頭傳遍全國,讓很多國人為之動容,那天筆者在本專欄寫出「陳時中部長的眼淚」;從此我三不五時都要為文為這位勇於任事勇於負責日以繼夜霄斡劬勞的政務官喝采,台灣很難得出這樣企劃力、執行力、組織力、包容力、統御力都這麼優等的政務官最重要是頭腦清楚、冷靜沉著、不卑不亢、不辭辛勞、體力強健、做事有條不雜、說話條理分明絕不拖泥帶水或嘻皮笑臉;我常說今天要是中央防疫指揮官換成韓國瑜或柯文哲那一定天下大亂,蓋這兩人說話一直嘻皮笑臉真假莫測,最是犯了「君無戲言」之大忌;所以像陳時中這麼難得的政務官這麼讓世界許多G20的大國紛紛讚賞佩服驚嘆的防疫指揮官卻讓國民黨絞盡腦汁想去之而後快,國民黨不但與九成的台灣人為敵更與世界許多G20大國做對這真是難怪國民黨無法見容於中國人而被追殺逃命台灣,又不能見容於台灣人,現在又和許多世界經濟大國做對唱反調,我看國民黨還是自我了結解散算了,否則最後必然被台灣人民淘汰出局的。

雖然國民黨可能很快會從台灣政壇消失,但它還是要費盡吃奶的力氣要保住韓國瑜的市長寶座,這真又是一個不知死活不自量力毫無是非善惡概念的幫派型政黨,韓國瑜因玩世不恭不能務實腳踏實地的為民服務,只想以標新立異不確實際的手段來譁眾取寵來騙取大位,騙到市長大位還不知足還想騙總統寶座,他還在競選高雄市長時吾人即看穿其騙人把戲而在本專欄拙文指出他的政見皆不可能兌現而開始以「草包」喻之,後來他第一次進入議會備詢時亦公開承認他的政見只有兩項能實現其他十項都不能實現,如此這般豈非公開承認他是用欺騙手段騙到市長寶座嗎?如此存心不良的政客一定要罷免掉才能合乎社會之公平正義嘛!但國民黨卻欲傾全黨之力來保衛韓國瑜的市長寶座,從這件事就可看出國民黨投機取巧「能混就混、能撈就撈、能騙就騙」的本質,所以罷韓結束之後國民黨的老帳也該算一算了,否則全國都在「順時中罷國瑜」只有他們這一戶是在「反時中保國瑜」,這種完全不合「台灣價值真諦」的政黨讓其趕快轉型成財團對台灣可能還會較有貢獻耶。

最可惜的是江啟臣了,他本來有很好的機會為國民黨創造新猷帶領國民黨走出新的道路新的方向也為自己政治前途創造新的契機,如今「近朱則赤、近墨則黑」,近了韓國瑜則是又朱又黑了,如此好好一個本土中生代就要淹沒在「罷韓」的大洪流中了,殊為可惜,但就像毛澤東說的「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就由他去吧!」從陳時中和韓國瑜兩人來看,人還是要腳踏實地實幹苦幹的做事才會贏得人民的尊敬與世人的敬佩,千萬不要玩世不恭投機取巧欺世盜名,想要隨便馬虎應付過去,這樣只會被人民瞧不起畢竟台灣人民眼睛是雪亮的,台灣是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像陳時中只有依法行政以台灣人民的最大福祉與最高安全為依歸,腳踏實地按部就班劍及履及做防疫工作,不捨晝夜、不眠不休、不辭勞苦只有短短兩個多月就凝聚全國九成的支持度即世人極大量尊敬讚賞的眼光;這就是宋楚瑜時常說的「天道酬勤」的真諦,大家還是實實在在做人認真確實做事吧!(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