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1°
( 35° / 25° )
氣象
2020-03-27 | 勁報

屏東縣地方創生(三):屏東市地區(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本文所指屏東市地區包括屏東市及其南邊的萬丹鄉及屏北的九如鄉、鹽埔鄉、里港鄉、高樹鄉等人口超過30萬人,除了屏東市及高樹鄉和鹽埔鄉還有少數的客家人外其他大多數閩南人,屏東市和九如鄉因靠近全國最大的軍機場、故此地居住很多外省人,尤其二戰後孫立人將軍就奉派到高雄鳳山訓練青年軍,有一部分外省軍官就居住在屏東市眷村,屏東市還有一處都是獨門獨院庭院寬廣的將軍聚居「眷村」:勝利新村,有「將軍新村」美譽,曾出過湯曜明一位參謀總長,現改名為「勝利星村創意生活園區」是目前全國最大的「眷村文化園區」,這附近還有「孫立人紀念館」,在未被蔣介石收押到台中市軟禁管束以前孫立人都在此地生活起居,這也是孫立人遷居台灣的第一個官邸(他不是被人民解放軍追殺逃亡台灣的)。

屏東市是屏東縣的首府,自清康熙帝設「阿猴街」到乾隆皇設「阿猴廳」其廳治皆設在今天的屏東市,故日本治台時期亦以屏東市為中心發展政治、經濟、文化、教育、軍事甚至以屏東縣為南進南洋的前進基地設最大的飛行場(飛機場),也在屏東市設當時遠東最大的糖廠將屏東縣盛產的甘蔗製成蔗糖銷往日韓及滿州國與南樺太(現在的庫頁島南部),屏東縣農產相當豐富,除了盛產蔗糖外其他香蕉、水菓、鳳梨、稻米還有蓮霧都極盛產,堪稱物產豐富來形容;日治時期這些都是銷往日本統治的朝鮮、滿州國、南樺太及日本本國還加上台灣四周盛產的漁獲,台灣在日治第十年(1905年)財政就能自給自足(原先預定二十年後),由於有這些豐盛的農漁業產品年年大豐收,故日本總督府一開始規劃縱貫鐵路就將路線延伸到潮州後來實際施工做到枋寮,且於1913年建成當時遠東地區第一大鐵橋-下淡水溪大橋並開始啟用,這條鐵橋通車後對屏東縣農產品運往高雄港轉銷到日韓等國更為方便甚多,所以一樣都是外來政權日本政府是開發台灣經營台灣建設台灣,但國民黨是「能撈就撈、能騙就騙、能混就混」,國民黨剛逃到台灣前十幾年美國每年援助一億美元還有農漁產品收入(和日治時期差不多)都被國民黨高官存到美國銀行私人帳戶,讓甘迺迪總統很不爽而當面告訴訪美的陳誠副總統要取消對國民黨政府的經濟與軍事援助,在康寧祥這些黨外時期戰將進到立法院以前,台灣中央政府的預算70%以上是國防預算,結果武器裝備一樣沒有改善(台灣武器裝備的汰舊換新是李登輝總統開始著手的),顯然大部份的國防經費都被假公濟私了;日本人在台灣建設很多其中當然包括前進南洋的屏東縣的屏東市了。

惜乎時空劇變、物換星移,當年非常進步的建設如今卻變成進步發展的障礙,因屏東機場和屏東糖廠(含附設的紙漿廠)佔掉屏東市大半的土地面積,而台灣糖業之發展卻受到改革開放後的中國廣東糖業發展之衝擊甚大,已無國際競爭力可言;而屏東機場又受到國際環保意識與防衛觀念之影響開始受到遷移的挑戰;現在正面臨高雄人罷免浪潮衝擊的韓國瑜市長一上任就鎖定屏東機場欲發展成高屏國際機場(因他嫌264.5公頃的高雄國際機場不如4200公頃的屏東機場),當然韓國瑜這個觀念是非常落伍的,因為現代化的國際機場為避免空污汙染都遷建到海邊或在海中填海造陸建國際機場,如40多年前蔣經國時代台灣就在桃園大園鄉海邊建桃園國際機場,日本更偉大在戰敗不久就開始規劃在關西大阪海上填海造陸建「關西空港」,東京羽田機場亦在1960年代中期開始在東京海濱填海造陸擴建機場;現在很多國際機場都是建在海濱地區或填海造陸建機場如上海浦東機場建在海濱地區,韓國仁川國際機場、香港赤鱲角國際機場、新加坡樟宜機場、澳門國際機場都是填海造陸建起來的;像高雄小港國際機場、台南機場、屏東機場都建在市區內那是日治時代的舊思維,如今韓國瑜還在談開發屏東機場為高屏國際機場那真是非常落伍的舊觀念、根本是完全沒有資格擔任現代化院轄市市長的知識條件,是以鄰為壑將空汙留給屏東市的惡毒心態,最糟糕的是前不久他在選總統時還說若當選要撤銷屏東高鐵的興建案,有好的不給屏東而不好的就擺在屏東讓屏東人受罪,這就是國民黨人七十年來嚴重的貪腐心態,這也是屏東縣一直無法發展的原因,最理想的做法就是到小琉球去填海造陸造成二三十平方公里的島嶼,將高雄小港機場、屏東機場全搬過去再將小琉球發展成多元化全方位的航空城和航空博物館;然後遷走後的屏東機場和高雄小港機場都可提供這兩個城市非常大的發展空間,尤其是屏東市等於是擴充一倍左右的發展土地,而且是緊鄰著高屏溪畔而存在非常好的規劃設計空間條件;如果真能讓屏東空軍機場遷走,屏東市真能往「世界設計之都」發展,將現在的屏東糖廠和屏東機場都改造為文創園區,吸引國內外的大咖一流設計高手或作曲家、畫家、藝術家、作家至此創作,像北歐芬蘭首都赫爾辛基、西班牙的瓦倫西亞或義大利的都靈等城市,再配合屏北幾個鄉鎮都是水果產地,各種水果都是物美價廉又美味可口,都可以吸引很多國內外觀光客到此旅遊或長住Long-stay,如此屏東地區住半個月、東港地區住半個月、潮州地區住半個月、恆春地區再住半個月,當然要留人長住要本身有條件譬如山光水色秀麗風景美不勝收之條件或豐富的特殊文化內涵條件,反正只要文化多元豐富就能讓人流連忘返。

在印尼爪哇島的第一大河也是一條很美麗的河流名叫Bengawan Solo中文譯作梭羅河,有一首流傳國際的名曲中文譯作「美麗的梭羅河」或「梭羅河之歌」,大約早在民國五十年代就由本土歌王巨星「文夏老師」主唱,當時我就很喜歡跟著收音機或唱片哼著;後來印尼有位姑娘「安娜斯塔西亞」(中譯名)嫁到新加坡,她很喜歡做些印尼家鄉的糕點款待夫家的親友,沒想到這位印尼外配竟然把印尼一種默默無名的小糕點變成國際有名的糕點還變成非常上手非常高尚體面的禮品;原來新加坡的親友吃上嘴還轉送給其親友也吃上嘴,大家當然不好意思開口向她伸手要,便請她做來賣,而且口耳相傳越賣越多,因無照營業遂受到政府食安部門取締,為了滿足各方舊雨新知的零嘴喜好,她便在1979年正式向政府登記成立食品公司以現代化經營一種傳統印尼家鄉糕點還取名為Bengawan Solo,這就是現在聞名全東南亞、東北亞、美加等國的「娘惹糕」,很多印尼人到新加坡才知道這種原以為已經失傳的家鄉糕點竟然在附近的島國發揚光大,還用祖國的大河名字來命名,讓祖國的名稱與大河的名稱及歌頌大河的名曲又在其他國家光亮起來,這位安娜斯塔西亞女士不但將祖國家鄉的飲食文化在異國發揚光大還流傳遠播揚名千萬里,現在去吃「娘惹糕」就會想起「美麗的梭羅河」,當然還有更多人只記得「娘惹糕」是新加坡美食而不知原來是來自鄰國的印尼;就像很多人以為「奇異菓」是紐西蘭名產而不知是中國廣東省的「獼猴桃」,中國人不知是人間珍品的寶物卻被紐西蘭拿回去研究種植還改良成「黃金奇異菓」,變成紐西蘭國寶每年為紐西蘭賺進鉅額美金外匯;台灣也有一位「國寶」吳寶春亦是屏東人士,曾做麵包做到世界冠軍(金牌得主),在台灣賺很多錢後亦到新加坡發大財(真的發大財不似韓國瑜喊口號而已),希望吳寶春也學學印尼媳婦「安娜斯塔西亞」的智慧(她還沒得世界冠軍耶)把屏東的食品特產弄到新加坡然後也取個屏東地名當品名,讓它聲名遠播名揚四海,那一個吳寶春就可抵一萬個光會吃不會做的馬英九了。

其實我手上這種例子很多,文化事業或文創產業之所以迷人是很會讓人名利雙收,揚名立萬甚至名傳千古的,很多作曲家做出一支成名曲就能名利雙收,國外的暫時按下不表就舉國內為例像周杰倫、蕭敬騰又會寫又會唱又會談又會演,年紀輕輕的就已賺進數十億台幣;屏東既然讓國民黨糟蹋六十多年那就自己想辦法翻身,我前面提過的新加坡、杜拜、紐西蘭、以色列都是自己在逆中轉勝的典範;北非摩洛哥最大的城市「卡薩布蘭加」位在撒哈拉沙漠邊緣,可是一部「北非諜影」風靡五六十年代的世界各國,從此「卡薩布蘭加」就像被皇帝臨幸過的宮女馬上全身鍍金、烏鴉變鳳凰,現在「卡薩布蘭加」已是人口四百多萬的城市也是北非第一大觀光大城;其實屏東縣的條件也不會比「卡薩布蘭加」差,所以還是那句老話「舜何人也?余何人也?有為者亦若是!」。

屏東也有將近三萬個外配,屏東南端恆春半島的氣候風光也很像南洋,屏東縣的美和科技大學是第一個到越南招生的國內大學,還和很多越南大學簽訂合作協定,綜合這些資源,所以屏東縣是最合適的「新南向政策」前進基地,屏東縣尤其是屏東市應發揮這些經濟地理之優勢,廣為蒐集南洋各國之文化資材與文化人才來合作開發新的文化創意,讓這些新文化創意與文創產業成為吸收東協十國六億多觀光人口之素材,當然屏東縣亦要多訓練南洋觀光客的接待人才,尤其是印尼回教徒穆斯林的餐飲業認證,回教徒做禮拜的殿堂都應幫這些穆斯林旅客妥為準備,特別是首善之區的屏東市更要萬事俱備以迎貴賓,只要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南洋的賓客一定會源源不斷而來。
最後是政府準備將捷運自高雄市大寮延伸到萬丹再轉到屏東市,希望民進黨政府趕快落實,讓高屏的旅客交流能更順暢更便利,只要路通則便會財通人通物通,則屏北地區的大幅度發展就較有盼頭,屏東市地區的招商亦會較容易較順手,只要捷運和高鐵都到屏東那麼屏東人的財運就大通了,這絕不似韓國瑜市長說的「左營到屏東只要17分鐘,旅客又少一定賠錢」,這就是韓國瑜大草包的鐵證,也是它無能力治理高雄甚至治理台灣的鐵證;我敢保證只要高鐵和捷運進入屏東,屏東的經濟發展必然加倍成長,這就是古典經濟學派所說的「供給會創造本身的需求」,以前環保意識剛抬頭時很多人反對說要花很多錢,我說「環保業本身就是很大的事業,可以賺很多錢的」,如今證明我之所知所言確實不虛嘛!(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