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
( --° / --° )
氣象
快訊

2020-04-08 | 勁報

再追憶郝柏村幾件事(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前幾天寫了一篇「蓋棺論定郝柏村」,想到在參與六年國建的專案計畫研究、審議、研討會時曾有度與「郝院長」公務往來的經驗,特別追憶於後,讓大家對這位「相國大將軍」的治國行止增添幾份的了解,也給一些有興趣退伍從政的軍人些許學習的示範,至少要務實確實踏實的做事,要尊重民意察納雅言確實做一些對台灣有助益的大事,也無忝於吃台灣米喝台灣水領台灣人民的血汗錢了。

郝柏村因夫人郭婉華叔叔郭寄嶠國防部長之裙帶關係而受知於蔣介石而授任為總統侍衛長,這份工作讓他變成蔣介石的核心親信人物,在蔣介石當年隨時可以揮起紅筆「槍斃可也!」之下,其核心親信當然是會驚天地而泣鬼神、風雲起山河動的,所以郝柏村講起話也就像李蓮英一樣鬼使神差讓人莫測高深,不知話是他講的或是蔣介石講的還是他臆測蔣的心態亂講的,所以不明究裡的人看到他也就像看到鬼一樣敬鬼神而遠之,那他這個侍衛長的權威就蹦出來了,他的霸氣也就非常霸道十足了;去年中葉蔡英文總統出訪回來就有侍衛室人員多買9800條免稅香菸被抓到,這只是一位少校軍官就可以隻手遮天,蔡英文絕不能像蔣介石隨時紅筆一揮「槍斃可也!」何況還面臨總統大選前夕,但總統侍衛室的少校軍官就像到住家附近的超商搬香菸一樣方便(對不起、超商的香菸是要打稅的);從這個角度就可知蔣介石蔣經國兩位大總統的侍衛長是何等的威風凜凜呼風喚雨神通廣大了;了解這些就可知這個侍衛長除了不能懷孕生小孩外真是無所不能了;但是做為一個蔣介石與蔣經國兩代蔣總統的核心親信,郝柏村真的沒啥建樹,尤其在蔣經國總統後半期發生江南命案之後,蔣經國在美國人心目中與土匪已無啥差異(國民黨逃來台灣不久發生劉自然事件及台美斷交台北大使館被青年學生圍攻破壞、美國人都認定是蔣經國唆使特務人員與學生所為),蔣經國面對越來越嚴峻的國際局勢心灰氣餒之下身體越發衰弱不振,糖尿病更日益嚴重、身心俱疲愈為疲憊不堪,很多軍國大事都交給行政院長俞國華與參謀總長郝柏村兩大親信肱骨大臣專斷獨行,據說當時連晉升少將這種兩代蔣總統獨斷獨裁的「點將」大事都交由郝柏村參謀總長「聖裁」,造成後來軍中有「郝家軍」和「郝柏村教戰守則」這種軍閥時代才有的東西在民間流傳,甚至在郝柏村擔任行政院長時有傳說他親自召集軍事將領召開軍事會議的怪談,讓他和李登輝總統從「肝膽相照」變成「肝膽俱裂」豬羊變色之關係;不過也由此可見他這個「軍事強人」封號不虛,這也是後來發生將官炒作軍宅或陳肇敏將軍冤死江國慶小兵事件或吳斯懷幹一輩子軍人竟能海撈五千萬財產及他聚眾對抗轉型正義的年金改革事件又偕同一群退將到北京聽習近平訓話等等光怪陸離軍魂武德墮落淪喪之怪事都要全部記在郝柏村頭上的原因,蓋這其中可能很多退將當年都是郝柏村「點將」升上來的,冤有頭債有主,幹過八年多參謀總長又幹過國防部長的軍事強人郝柏村是責無旁貸的。

雖然在整軍備戰方面鮮少建樹貢獻,但在行政院長三年多任內郝柏村是可圈可點可記一支小功的;首先是大家都肯定的治安工作;在政府宣佈解嚴之後台灣黑幫社會有如野馬脫韁,整個社會到處充滿暴戾之氣,當時由「軍事強人」郝柏村組閣對社會黑幫集團確實發生很強的喝止作用嚇壞很多鼠蛇之輩紛紛流竄到菲律賓或中國去發展,台灣亦因而安寧幾年「治安良好」歲月,不過國民黨畢竟還是一個劣根性很強的幫派性政黨,黑道大哥流竄海外,其小弟竟而取而代之再與國民黨地方派系勾結還開始參與地方性選舉,才有後來法務部長馬英九大抓地方民意代表賄選近千人(百分之九十五是國民黨籍的)之「偉大政績」(可惜縣市議會議長、副議長、縣市長、立法委員他都不敢抓,否則就更偉大了);不過郝柏村擔任行政院長三年多社會治安改善甚多畢竟是不爭的事實,這是該給他記一支嘉獎的,至於其他後遺症就橋歸橋路歸路一碼歸一碼了。

他剛幹行政院長就發佈做「六年國建」消息確實非常振奮人心(那時很少人在談六年花八兆八千億元會發生資金排擠效果之問題),不過我第一個想到的是全國工程承攬能力不足、全國勞動力不足及全國銀行保證額度不足(當年僅限公家銀行才能做工程保證業務、外商銀行、民營銀行和保險公司都不能做,這都是我們後來去爭取的);中央政府一時之間推出這麼多工程確實造成很多問題,當我開始公開呼籲引進東南亞勞工時(先以華僑華裔或已在海外為榮工處和中華工程公司工作的泰國營建工人為主),台灣包括農暇時期移入的暫時性營造工人總數才23萬多人,但六年國建推出的尖峰期勞動需求量約要65萬人,不足之數只好仰賴國外勞工供應,這些當然都遭受到國內勞工團體之反對與抗爭,不過最後都在相關部會的協調下及郝柏村院長的強勢魄力之下解決了;包括放寬民間營造業的承攬能量,對於信譽良好的業者免提履約保證或降低履約保證比率,同時開放外商銀行及民營銀行得承作工程保證業務,可見郝柏村也非極端剛愎自用不聽別人意見的軍閥武夫;剛上任行政院長之始,他將俞國華院長時代的「十四項重大建設」中的「北宜高速公路」(現在的蔣渭水高速公路)與「衛星發射站」刪掉了,前者理由是成本太高用路人太少不符合投資效益且有很多大建商都跑到宜蘭頭城去炒土地,故應予刪除掉以免助長炒作歪風,至於後者的理由是台灣發射人造衛星不多不須要自己也設發射站,有需要時委託他國發射即可;經民間業者極力爭取亦無見效:北宜高速公路是後來連戰擔任院長時恢復建設的;結果通車十年後就已承飽和狀態,不久就有興建第二條之議,去年民進黨政府已決定將高鐵穿過雪山山脈延伸到宜蘭,所以當年郝柏村反對興建「北宜高速公路」的理由也不全然是對的;至於發射人造衛星之事也被台灣現在很多人造衛星在太空中飛行通訊所突破(我甚至常說台灣有很多大財團如鴻海集團、遠東集團都可以自己發射衛星做生意),時代的快速進步讓郝柏村也有「智者千慮必有一失」的時候。

剛推出「六年國建」時郝柏村曾宣佈第二高速公路分參標交給榮工處、中華工程公司及唐榮鐵工廠營建部承攬(當時這三家都是公營的),高速鐵路(當時尚未決定發BOT標)分兩標交給榮工處與中華工程公司承攬,我們民營業者當然極力反對,不知是誰給他出的餿主意或是他不懂裝懂,我們告訴他若分兩三標來營建那別說六年就是搞六十年也建不好,而且榮工、中華和唐榮也都交給民間業者發小包(當年這是違法是可以註銷執造的),只有讓他們多剝削一層利益而危害到政治風氣與工程品質而已;我們建議政府只要訂出施工規範,將工程多發給一些合格廠商承包,大家在同一施工規範下施工監造,那工程才能儘早完工啟用嘛!後來郝柏村也俯察民情察納雅言,最後全部開放民間業者承包;至於高速鐵路工程後來發展到用BOT方式發包,所有工程發包作業就由高鐵五大原創股東企業集團負責處理了。

「六年國建」的項目太多也都非常大,單一標總價在佰億元的甚多,我時常說其工地主任比小縣的縣長還偉大(小縣縣長每年經管工程總額不到百億的很多),而且很多在台灣都是首創,因此各部會也在事前做了很多「委外」的研究專案,我也參加過十四個案研究計劃之研究(有三案是共同主持人其他是擔任研究員),另外參加的審察委員難以算計、參加的出國考察團也很多次;有一次在行政院經建會的座談會上聽到郝院長講的一段話讓我印象非常深刻,他致詞時說:「六年國建的研究案非常多,但有很多研究主題是重複的,連報告寫的語氣筆調寫法都很類似,顯然是同一人寫的或參考同一種資料引述出來的」(語意大概如此);噢噢!乖乖!這個大將軍真不是草包,這個行政院長也不是「苦民所苦睡到中午」的,他竟然連研究主題重複或語氣筆調寫法相似都知道,就是沒有親自閱讀而只是在聽報告也都聽得很仔細耶,從此我對郝柏村的讀書好學及做事踏實之態度完全改觀,他絕不像「吳斯懷們」只會想盡辦法撈錢自私自利聚眾惹是生非的武夫而已,他做事看公文讀報告真是有用心思考的。

「六年國建」對台灣的進步影響很大,總的來說利大於弊甚多,雖然後來如眷村改建搞得烏煙瘴氣炒作軍宅搞得不公不義,又如北宜高速公路的雪山隧道挖了九年才挖通等等這些都應記在後來接任的行政院長連戰和蕭萬長頭上;「六年國建」比「十大建設」對台灣進步的影響大太多了,所以郝柏村對台灣的貢獻比蔣經國也大太多了;蔣經國還搞了二十幾萬特務治國的白色恐怖,當然這個郝柏村也是幫兇之一,蔣介石的威權統治郝柏村也有助紂為虐之過,所以郝柏村幹軍人無軍功幹閣揆卻有大功;有如袁世凱拿新軍逼迫革命軍議和再拿革命軍逼清廷下台,袁世凱若無稱帝也應是一位大政治家-他不准女人裹小腳、皇宮不准用宮女太監、不准大臣在民間亂圈地搶民女,他崇尚學術獎勵興學還特別崇拜蔡元培,找蔡元培擔任教育總長兼大學院長等等,可是他和郝柏村一樣都缺乏民主素養;聽說郝柏村生前交代不接受民進黨政府褒揚,這就真的至死都要與台灣人民做對了,蔡英文政府是絕大多數台灣人民選舉支持出來的民選政府,絕對比蔣介石和蔣經國的政府還有正當性,他死前應該還看到蔡英文破歷史性紀錄拿到八百多萬選票的支持連任總統,蔡英文領導的政府比馬英九和蔣家父子領導的政府都受到全世界各國之肯定,但郝柏村卻肯定只有9.2%的馬英九而不肯定超過70%的蔡英文;馬英九用「六三三」騙到政權其與用「反攻大陸」在維持政權的蔣介石一樣都是行詐術在疑惑人民,這樣的人竟受到郝柏村的肯定與支持擁護甚至保護!豈不怪哉!郝柏村,如果沒「六年國建」他就與韓國瑜無異了-大草包一個囉!不過因他搞了「六年國建」,台灣人民還是要記郝柏村一筆的;有功有過、論功行賞、論過責罰、論草包就罷免之、可也!(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