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6° / 25° )
氣象
2020-04-09 | 勁報

馬英九與蔣介石(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今年4月5日是蔣介石45週年忌日,「親中主帥」馬英九照例又到慈湖去「驚嚇」「騷擾」蔣介石靈魂一次,每次看到這種畫面都不禁要同情蔣介石的難堪遭遇,也佩服馬英九竟敢驚擾「殺人魔王」「反共巨人」蔣介石的英靈,馬英九未來下地獄千萬不要遇到蔣介石否則一定吃不完兜著走,蔣介石一定數十年積恨一起報仇。

馬英九和蔣介石其實並無直接關係,不過他父親馬鶴凌倒受益於蔣介石與蔣經國甚多;馬鶴凌及其老婆秦厚修都畢業於國民黨早期黨務學校「中央政治學校」,其首任校長就是蔣介石,故馬鶴凌亦可勉強算是蔣介石學生;八年對日抗戰結束,日本因美國杜魯門總統在日本本土首次投下兩顆原子彈而死傷數十萬人,驚嚇到日本天皇唯恐美國再投下第三顆原子彈到東京市區,那死傷慘狀就更難想像,因而趕快舉白旗無條件投降,結果中國的八年對日抗戰也就不小心突然間勝利了;斯時蔣介石與國民黨政府還在到處躲日軍的轟炸,毫無準備下竟然接獲日本投降通知:美國杜魯門總統要求世界各地日軍部隊放下武器就近向當地盟軍部隊最高部隊長官投降,但此時蔣介石領導的國民黨卻亂成一團,因蔣介石一面下令何應欽領導的陸軍部接受投降事宜一面又不准中國戰區的日軍部隊向毛澤東朱德領導的共軍部隊投降,但當時整個華北和東北大部份都在朱德總司令領導的共軍佔領下,蔣介石領導的國民政府當時已被日軍追殺躲在四川重慶山林中(就像1949年蔣介石跑到台灣躲在台北的草山中一樣可憐),距離東北與華北有三四千公里遠,當時一些重要鐵路都因戰爭而遭破壞,美國一時之間又無暇派飛機來幫國民黨運送軍隊與受降人員到東北與華北受降;當地一些日軍部隊還因聽從蔣介石訓令不就近向共軍部隊投降而與共軍發生小型戰鬥、死傷不少人;因此當時國民黨政府的受降「組織單位」非常眾多,其中最主流的應該是何應欽的陸軍部,但最強悍的卻是各地的國民黨省黨部(戰爭時期都轉入地下工作),尤其是蔣經國主持的「三民主義青年團」及一些特務組織,當時行政院長宋子文當然也是肥水不落外人田,他循著兩路組織到全國各省市接收(後來被中國人民稱為「劫收」),一是省市縣政府系統(但是很多郊區縣在荒山漠野交通不變變成落網之魚,連震東就是依循此系統回來接收台北州的),另一是行政院的「物質委員會」系統到全國各地接收公營事業或日軍借用民間物質未及歸還者(物主戰禍死亡或出國躲避戰禍,洪秀柱的父親就是依循此系統來台灣接收糖廠的),當時還有教育部負責接收全國公私立大學復校的(這部份蔣經國的三民主義青年團亦染指很重),如此這般整個中央政府黨政軍特產業和大學總共有十幾組人馬在搶辦接收接管,最好笑的是因無法迅速抵達接收地點致有一些「反正」「歸正」「歸附」的「偽軍」(汪精衛的部隊)或「匪軍」(共軍)也都就近派任參與接收工作;何應欽的陸軍部雖然是最正統但遇到蔣經國人馬或特務組織還是閃到一邊涼快較明哲保身,尤其是直接隸屬蔣經國負責監督接收任務的特務人員;當年馬鶴凌和秦厚修就是因就讀「中央政治學校」而被派來台灣擔任接收任務的監督大員,但依照中國官場的歷史常規慣例,身負監督重任的通常都能分一杯羹,接收大員既然變成「劫收大員」而發了橫財(被毛澤東、周恩來、王作榮著書立說成國民黨失敗逃亡台灣藏命的二十大原因之一),那負責監督的監督大員當然也應該會腰纏萬貫衣錦榮歸才算合理;所以馬鶴凌也不例外,來台灣擔任接收大員幾年也就衣錦榮歸故鄉(還在台灣生了次女馬乃西),後來跑到香港觀望國共內戰的勝負時才有財力在香港九龍三大豪華醫院之一的「廣華醫院」(港九最豪華尊貴的華人醫院)生下馬英九,秦厚修還在港九做了很多失敗的投資,這在逃亡時期敢如此揮灑金錢的一定是金銀滿山的大富巨賈,由此可見馬鶴凌當年在台灣接收的巨大收穫了。當然這個收穫的機會是蔣介石與蔣經國所賜予的(但蔣介石被毛澤東追殺得倉皇落荒而逃時馬鶴凌還是跑到香港觀望時局發展,直到美國派出航母艦隊協防台灣後並生下馬英九才再回台灣)。

1947年國民黨的中央政治學校和蔣經國的三民主義青年團所辦的「中央幹部學校」合併為國立政治大學,所以馬鶴凌也就借勢與蔣經國掛上關係;不過後來馬鶴凌又從台灣跑回中國再轉進香港觀望國共內戰輸贏局勢,讓蔣經國非常不爽,原已不讓其再回台灣歸隊(當時只要是脫隊要想再入境台灣都要嚴加調查考核、以防匪諜滲透),但經馬鶴凌昔日同學(聽說是王昇和李煥)在蔣經國前面說項保證才獲准再入境台灣但只能在地方黨部廝混,所以在李煥與王生都晉升為中央要員(李煥更頂著中央黨部組工會和革命實踐研究院、救國團三大超級大主任於頭上忽悠忽悠)時馬鶴凌還在台北市黨部混總幹事的基層小幹部,直到馬英九在美國幹了波士頓通訊員對國民黨整肅台灣海外留學生頗有功績與貢獻而回國擔任蔣經國總統英文翻譯員,馬鶴凌才又開始在黨政圈有笑談江山的機會,不過真正大竄升起來還是馬英九擔任中央黨部第三副祕書長以後,惟最高也只幹到黨中央考紀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這種位高無權責任輕的虛位罷了;馬鶴凌至死以統一中國為終極職志,這一點庭訓對馬英九影響很大,但對蔣介石與蔣經國卻是莫大的羞辱,蓋自國民黨蔣幫集團敗逃台灣以後,「統一中國」就是「投降中國」的同義詞,而這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就是把蔣介石父子追殺得大江南北到處逃竄最後倉皇逃到台灣藏命的「中國」;蔣介石一生矢志要「反攻大陸」最後卻變成「大陸反攻」,而馬英九父子一天到晚在親中在媚共在想終極統一,讓蔣介石蔣經國嚇得頭皮發麻;蔣經國時代一再高喊「三不政策」:不談判、不接觸、不妥協,但他的英文翻譯員馬英九卻反其道而行,用八輩子都無法兌現的「六三三」騙到政權卻不好好幹好總統工作(竟幹到全世界國家元首最低的9.2%滿意度,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只有9%滿意度,但她是特首不是元首),每天只想巴望見到習近平主席為畢生最高榮耀,有如天主教徒巴望見到教宗一樣;我相信習近平主席一定和我一樣高度瞧不起這種人,真是「君不君、臣不臣」,虛榮浮華不切實際不務實不踏實,每天站在台北望北京,蔣介石和蔣經國有馬鶴凌與馬英九這種部屬難怪反攻大陸一籌莫展自辱國格陷孤島;蔣介石一生反共反到聞名國際反到被封為「反共鐵人」「反共長城」「反共巨人」豈知一到馬英九就豬羊變色,看到中國大員就要把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全部收起來,否則就讓警察去打人還打得鼻青臉腫、竟連採訪記者也打得頭破血流還論功行賞、指揮打人的分局長還升官,這樣高度親中媚共的馬英九每年去祭拜「反共巨人」蔣介石,蔣介石會心安大悅嗎?蔣介石能不嚇得魂飛魄散嗎?馬英九不是在凌遲蔣介石和蔣經國的靈魂嗎?蔣介石與蔣經國在兵荒馬亂中好不容易將「中華民國」及國旗帶到台灣鼎固祚延,而馬英九竟是日夜想著親中統一大業,竟而藏起國旗去見蔣介石蔣經國敵人的後人,這樣的馬英九竟然還有臉去祭拜蔣介石蔣經國,真的禮義廉恥都丟光了;我時常不諱言說:我最瞧不起的就是馬英九,其道理就在此。如果再讓這位全球滿意度最低的前總統再繼續如此耍寶下去,國民黨的黨務革新也可以省略了,江啟臣再如何打拼賣力都被馬英九的耍寶耍掉了,蔣介石帶來台灣的蔣幫集團也可以不敬禮解散了,不要再讓蔣介石蔣經國父子陰魂難安而膽顫心驚了吧!(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