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5°
( 36° / 33° )
氣象
2020-05-26 | 勁報

美中台與韓國瑜(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韓國瑜現在正面臨政治前途最大的考驗,能不能通過高雄市民老闆們的檢驗與考驗與韓國瑜未來的升官發財關係甚大,但本文不探討他的政治前途與未來的升官發財,因他的財路一向亨通財源滾滾通四海,隨便去一趟美國就可募到數千萬台幣回來選總統;順手隨便一抓就可借女性友人六百萬元買房子,這些都是筆者所望塵莫及敢怒不敢言的;本文要探討的是一些人性人格之特質,因筆者自大一大二修習幾門「心理學」「兒童心理學」「教育心理學」「行為科學」後對行為科學時作業餘研究探討之功課;美中台在別人看應該是外交、國防、經貿、金融外匯之問題,在筆者看來也可以探討出一些人性的「藍與黑」,尤其是與韓國瑜之四角關係研究起來更為有趣。

韓國瑜是自中國逃難台灣藏命的第二代軍人子弟(也可算是權貴子弟至少比郭台銘幼年權貴千萬倍),他自幼住在情治特務人員群聚的中和「壽德新村」,與另一位情治人員子弟林正杰同眷村,當時林正杰父親是中尉(1956年被派進「匪區」前),而韓國瑜父親在1941年被派到「中緬遠征軍」時已是中尉,故除非犯大過錯否則住中和壽德新村時應是中校甚至上校官階,所以我說韓國瑜也是國民黨權貴子弟絕非虛言(其實當時只要是上士班長拿著一把破槍就已是權大無比可以讓很多台灣「死老百姓」死無葬身之地了);一些外省一代二代三代後來都飛馳於兩岸之間去黏共親共附共甚至投共,韓國瑜當然也不例外,他還到北京大學博士班去進修久年去結交中國菁英與權貴,所以韓國瑜和北京政權關係密切絕對是難以評估的,很可能連戰與吳伯雄等國民黨前主席都難望其項背,故韓國瑜與中國之關係是山高海深可能要上雲端或外太空才能看清其廬山真面目的;所以韓國瑜競選總統時有中共黨部為其出資助選就不足為奇了,現在只查到一省、假以時日可能還會冒出更多中共黨部的金主幫韓國瑜出錢出力「誰能將旗鼓、一為取籠城」,可惜韓國瑜籠城未取卻又退回「又老又窮的高雄」去幹些清水溝和整路平的里長級工作;雖然落魄至此,惟中共還是不離不棄,這也是韓國瑜東山再起最巨大的本錢,故國民黨迄今對韓國瑜還是忠心耿耿,雖然金陵王氣已然收。

再來再看韓國瑜和美國的恩怨情仇,韓國瑜個人其實與美國官方沒啥緊密關係,可能是與中國關係太過密切,韓國瑜對美國一直抱持若即若離似有情也似無情的情緣,他在競選總統時曾拒絕美國在臺協會理事主席莫健親自邀約訪美,不過他也由太座代表赴美募款,當年很多壽德新村眷村居民都移民美國(當年台灣情治特務人員待遇都很高業外收入也很多,若敢賣情報就更不得了了,故想移民歐美過上流社會生活是較簡單容易的)再加上一些華僑企業基於「同屬一個中國」的理念多多少少給予一些贊助,至於美國政府的邀約就期待「後會有期」了;韓國瑜此一拒絕美國邀訪真正原因不得而知,惟一般人的看法可能與他嚴重親中態度有關,因為他的「人進來、貨出去、高雄發大財」有太大的成份需靠中國的幫助與成全,若去美國不小心沒處理好美中台關係讓台灣海峽激起巨大風浪,那就非知識比較膚淺的韓國瑜所能承受的,通常遇到這種難事韓國瑜不是走避就是推給下屬去應付,他第一次在議會備詢時就有很精彩的表演-所有議員的質詢他都全部交由局處首長來答覆,因為他對市政實在非常陌生,雖然市長高薪已享受好幾個月,但他還是「苦民所苦睡到中午」還是「能混就混、能撈就撈、能騙就騙」,故才會有市議會那場精彩絕倫的表演,也才能讓全國人民知曉韓國瑜絕非普通的大草包。

其實台灣和美國雖非「同文同種」,但兩國開國精神都是非常類似的;美國人是從當時世界第一經濟強國英國分離出來到美洲大陸去拓墾,台灣的先民則是從中國的福建廣東飄洋過海渡過黑水溝到台灣島上拓墾,兩國人民都以「篳路藍縷以啟山林」的荒野大鏢客精神(美國人騎馬台灣人騎牛),他們都在荒野中以叢木圍籬、在籬笆內養牲畜防野獸,在圍籬旁建茅屋遮風避雨安家立命,台美兩國人民這種「荒野大鏢客精神」就是「西部武俠的開拓精神」也就是堅忍卓絕、不怕苦不怕難的大無畏精神,這種精神讓兩國人民都養成腳踏實地的實幹苦幹不怕苦不怕難的人格特質與民族精神,所以他們都誠實待人務實做事、一步一腳印從荒野中開拓美麗安全快樂美滿的家園,他們從晨曦中辛勞到深夜才迎著晚風踏著夜色結束一天的工作;除了吃苦耐勞他們還要應付中途突發的危險事故,所以他們勇敢、機智、沉著、冷靜、忠厚老實(就像陳時中部長一樣),他們絕對極度討厭虛偽欺騙的詐術及不信守承諾(這是現在七成以上高雄市民要罷免韓國瑜市長的原因,韓國瑜的親密助理說高雄人容易被煽動是完全不了解台灣人的人格特質的);所以台美兩國雖然不同文同種但兩國人民的祖國家園開拓史是大同小異的,其人格特質是非常雷同的,兩國人民都有西部武俠的荒野大鏢客精神。

韓國瑜是外省第二代,外省人到台灣是躲避「赤禍」是因在中國大陸作惡多端殘民以逞被中國人追殺逃到台灣,他們是台灣各族群唯一沒有荒野大鏢客的拓荒精神之族群,他們逃到台灣還是拿著幾支破槍到處劫財劫色暴虐無道騎在台灣人民頭上作威作福,所以他們永遠不知台灣先民的拓荒精神,他們只會怪台灣人怎會有那麼多土地因此也就要不勞而獲將眷村改建將公有土地廉價炒成高價私有財產,創造社會的另一種不公平不正義制度,他們在中國打敗仗逃到台灣還坐領高薪高退休俸,但他們從不體諒台灣農民辛勞一生豢養他們卻無退休俸可領(直到陳水扁執政才有少許的老農年金可領);他們不知台美兩國人民有太多相似的荒野開拓史,故存有太多的相同個性,他們不知民進黨政府與美國超級「麻吉」是除了中國不斷的文攻武嚇讓台灣人民不願與中國親近,另外就是台美兩國人民相同的荒野大鏢客精神;知道這些「人性光輝」後,一向喜歡信口開河、弔兒郎當和馬英九一樣以做不到的政見騙人、不信守對選民的承諾的韓國瑜就知道為何有七成以上的市民要趕他下台滾蛋了;留下這個歷史傷痕再去尋找美麗的春天吧!台灣人民和美國人民都是這樣走過來的;一分耕耘一分收獲、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像陳時中這樣日以繼夜的實幹苦幹為人民服務,人民自然看在眼裡感念在心,全國不分黨派就有94%以上的支持度跑出來了,這是投機取巧騙人或威權統治或特務白色恐怖統治所作不到的,韓國瑜若想學就從每天晨跑五千公尺學起,所以這是「苦民所苦睡到中午」的韓國瑜所學不來的,以韓國瑜那副喜歡投機取巧的德性與不腳踏實地做事只喜歡吹牛的人格特質是做不來的;高雄市民就自求多福吧!(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