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0°
( 20° / 19° )
氣象
2020-09-07 | 勁報

正視國家體制的全盤重建(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最近國內又再掀起討論「廢掉監察院、考試院」之議題,本議題早在民國58年我讀高二時就在屏東中學的「屏中青年」發表一篇萬餘字的「治法微疑」討論過,結果被蔣經國的特務狗腿子屏東中學教官陳慶康以我「不滿現實」提送屏東調查站查辦,後雖經當時立法委員李繼淵兒子李琦芳老師(當時是屏東女中教師在屏東中學兼課)相救而能平安離開屏東調查站也倖免牢獄之災;為此事大大影響我學校正常學習之情趣,而本案也一直在我的官方安全資料上留下無可塗銷之汙點、後來更禍及妻子在公家銀行之升遷,常遭「奸人」陷害;所以今日再看到社會在談憲法「監考兩院」存廢問題,真是感慨萬千,經過半個世紀我們還在談這麼落伍的老問題,國民黨還在台灣為非作歹作惡多端無惡不作,而民進黨好的不學儘學一些國民黨亂七八糟爭權奪利之惡事惡行,台灣人民望治之心好像很難順心如意;還好老夫一命尚存,盼能看到台灣黃河堰清,既然大家願再來談這些國民黨(尤其是蔣介石蔣經國)亂搞出來的老問題,老夫就再來野人獻曝,談一些國家體制的整體重建;「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愚人千慮必有一得」,尚祈各方賢達不吝指教。

我今天不再談「廢掉考監兩院的問題」,這問題留給各方行家去論證,我要談其他問題,從中央到地方,這些問題不解決,那台灣行政資源的浪費絕對可以再設十個八個監察院和考試院再養一大堆對國家總體建設發展無益的公務冗員;例如新竹縣市和嘉義縣市不合併其所造成的行政資源浪費及對區域整體發展之阻礙就比兩個監察院和考試院還嚴重;如果「北北基」趕快合併那行政資源的節省與區域發展的整體規劃所創造出來的效益更絕對高於嘉義縣市合併與新竹縣市合併更多得甚多了,所以國土規劃和行政區域調整是當前應趕快上馬上路的課題。自從民國73年擔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我就開始關注各地方建設,我發現在國民黨政府重北輕南政策下南北發展差距非常大,尤其首都台北市幾乎是天之驕子包攬所有政府與民間重大資源,台北市不但是政治、文化、軍事、教育的中心更是全國經濟的核心,所有公民營、外商企業總部全都設在台北,所以稅收也全落在台北,台北市國稅局曾包攬全國總稅收的六分之一,僅次於關稅收入(關稅尚未自由化前的收入),可見台北市在台灣經濟發展上的重量,而這種現象就造成地方發展嚴重的失衡,中南部農業縣份非常落後,從經濟學理論可知經濟發展的失衡與財富的過度集中都會造成經濟發展的阻礙,這可從台北市資源到處浪費而南部農業縣卻找不到建設資源、時常挖東牆補西牆;馬英九執政後又搞一個「五都」(後來又加上桃園成為六都)更造成城鄉差距的拉大,這些都不利台灣經濟的整體發展;所以台灣最好再回到日治時代的「六州」(台北州、新竹州、台中州、台南州、高雄州、台東州)及「離島特別行政區」(現在行政院下設有中部、南部、東部、金馬、雲嘉南等聯合服務中心、若再加上台北和新竹兩地區就與日治時代的「六州」已非常吻合);如果這個案子難有結果,那新竹縣市與嘉義縣市也應先行合併,蓋縣市分治實在太浪費資源了,合併後光人事資源就能節省很多使之用於地方建設上;現在的地方行政制度仿效日治時代故從縣市政府、鄉鎮區到村里辦公室,但如今資訊通訊非常發達,村里這級似可研究取消改成義務性的社區營造協會;取消村里長最大好處是全國每年可以節省八十億左右用於社區營造工作,現在村里長工作可以責成村里幹事及社區營造協會義工從旁協助;未來地方自治事務之重心就落在鄉鎮市區長(區長最好亦改成民選),當然州長的權限亦要隨之加重(事實上自阿扁總統將中央地方發展成夥伴關係,現在縣市長的權力就已很大了),以後台灣就是中央、州、鄉鎮市區等三級政府,行政效率應可大大提升的。

再來,現行憲法規定行政院設「八部二會」(其中蒙藏委員會已於2017年9月15日撤銷,其業務收編入文化部、外交部與大陸委員會),但其實七十年來已因實際需要發展出許多新部會(前述文化部就非原來八部二會之內),尤其是總統直選後依照各族群又發展出「客家」「原住民」等委員會,其實包含原有的「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都可收編入內政部,在內政部下設署業管即可;未來的新憲法應朝「小政府大部會」方向修改,例如僑務委員會併到外交部改為「外務部」;台灣現在是搞「大政府小部會」政策,有些部會小到比新北市的板橋區預算還少,不但很多縣市長看不在眼裡連立法委員都不正眼瞧一下,很多立委還不知較小部會首長名字更不知他管啥業務,而這些小部會都要由行政院長直接負責,真會累死那些較負責任的行政院長;現在行政院下有12部8會3委員會1署2總處4獨立機關還有中央銀行和故宮博物院及六都直轄市(還有很多政府投資過半的基金會和官股銀行)都要由行政院長負責督導,若能調整為「小政府大部會」,那行政院的院長副院長就能多一點時間運籌帷幄思考國政了,否則光是聽報告批公文視察各部會就會宵幹劬勞甚至積勞成疾;所以將來中央政府應朝「小政府大部會」方向規劃,然後慎選有守有為的幹練人才來擔任部會首長藉以育成閣揆之機會;至於「小政府」就要如凱恩斯說的「政府管的事越少越好」,能授權民間社團的就授權給民間社團去辦,能委託專家學者外審的就委託外審(當然要嚴加查核),這次武漢肺炎設置的中央防疫指揮中心委託的學者專家諮詢顧問小組就做得很好;所以政府不可能是萬能的,但外面有很多專家學者匯集起來就有無限可能,政府只要將全國專家學者登錄備查備詢,有必要時就委託辦理一些政府事務,如此雖「小政府」亦可做到世界首屈一指的防疫工作,所以未來政府應朝「小政府大部會」規劃設計來修憲。

接著要談我一生懸念的「平民經濟」「庶民經濟」,我建議未來的憲法就直接敘明台灣實施「理性溫和式的社會主義制度」,現在的憲法是號稱實施「三民主義(其中包括民生主義)」,但民生主義只有中華民國在講,其他世界各國無人在談「民生主義」,而且現在憲法講的民生主義也是國民黨在掛羊頭賣狗肉罷了,孔宋家族怎會施行民生主義,何況國民黨逃到台灣以後一切以美國馬首是瞻(二戰後許多依靠美援建國立國的國家皆是如此、東亞的日本韓國菲律賓都是如此,本國貨幣都釘住美元在固定浮動),美國實施資本主義各國也都實施資本主義(法國除外);國民黨政府在台灣實行資本主義幫大商家創造最高利潤,貧富差距越拉越大,所以民生主義也只有束之高閣矣;現行憲法第13章基本國策第3節也有「國民經濟」,但實施的比例很少;新憲法就明確規定「實施社會主義制度」,但社會主義有很多種,法國社會經濟學家聖西蒙說社會主義有140多種,孫中山也說有80多種,所以我們強調「理性溫和式的社會主義」;而為了實施社會主義經濟政策輔助弱勢經濟工作者,吾人建議我國可以仿效印尼明定在行政院下設置部會級的「合作社及中小企業署」,至於微利型小商業或攤商之輔導可在其他法規中授權地方政府加強輔導。

憲法要修改的還有很多,例如台灣也應學新加坡由教育部明確推行「雙語教育」,以方便未來世代的國際化全球化,新加坡以一彈丸小國竟能發展出全球數一數二的經濟大國,雙語教學非常重要,尤其是精通英文和中文兩種就能行遍天下通商世界各國;其實香港也差不多,這都是英國政府留給星港最寶貴的資產;台灣一定要發展經濟一定要國際化所以每位國民應都知曉兩種以上語言,多會一種國際通用語言就等於多帶一種利器工具,對征服各國市場將更無往不利,政府要更成功發展國際貿易就應多教育訓練國人多精通一種語言。

最後要特別一提的是如果監察院和考試院真能順應民意「結束營業」,那考試院下面的銓敘部就應與行政院的人事行政總處合併而非同處一院之內;這兩個部會之所以會同時存在中央政府之內乃因早年訓政時期蔣介石兼任行政院長時他見當時司法院長居政所規劃的憲政體制將所有公務人員的考選、銓敘、訓練、考核、獎懲等全部由考試院統籌業管,他幹行政院長對公務員的人事管理都還要賣考試院長的面子,這對於一向獨裁霸道專制跋扈囂張剛愎自用專門任用私人親信的蔣介石真是無法苟同,故而在行政院內又搞一個「人事行政局」(就是現在的人事行政總處),亂搞出許多業務都與考試院銓敘部甚至考選部業務重疊,行政院業務龐大位高權重,每次遇到業務衝突時考試院只能當小鱉三,這些事直到李登輝總統「六次修憲」才稍微調整矯正一些,如今五權分立在國民黨徒大力倡議下改為三權分立,希望蔣介石當年的專制獨裁跋扈之不當設置「人事行政局」能歸併到銓敘部和考選部或其他相關部會內,讓蔣介石當年亂搞的劣跡趕快塗銷乾淨,免得蔣介石和馬英九一樣留下千古永恆的汙穢罵名。

要修憲的議題還很多,一時也寫不完,就先寫這些野人獻曝一下,下次得空再繼續獻醜了。(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