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6°
( 16° / 16° )
氣象
快訊

2020-10-26 | 勁報

國民黨慶祝啥光復節?(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最近逃亡台灣躲避「赤禍」的中國國民黨竟然忙著在慶祝台灣光復節,好像台灣「光復」是他們多大的功勞似的,這真是往自己臉上貼金、馬不知臉長猴子不知屁股紅;我時常說中國對日抗戰是「忽然間」「不小心」突然勝利的;蓋蔣介石還在重慶黃山山洞裡無日無夜的躲日軍「一號作戰」的大空襲,日軍自1945年初開始就不停地對四川重慶和成都等大城市實施「一號作戰」的密集空襲,他也不知讓他非常頭痛的美國杜魯門總統會在八月六日與九日兩次對日本本土丟下兩顆原子彈,害日本二十多萬人命瞬間在人間蒸發掉,還有難以計數的人受傷,日本天皇難以忍受自己的子民瞬間遭受如此巨大的傷亡,遂馬上通知內閣他要無條件向盟軍投降,自己承擔一切戰爭的責任,並於八月十五日清晨正式向盟軍無條件投降;這些都是蔣介石無法在八月十四日之前事先預知的,所以當日本天皇向盟軍宣佈無條件投降時蔣介石連一點受降或接收日本佔領區的準備都沒有,還在偏遠的四川山內躲藏,反倒是毛澤東的「八路軍」在華北與東北已開始接收日軍的武器與物資,尤其是蘇聯軍隊進入東北接收日本關東軍的所有武器彈藥裝備與軍用物資全都交給中共軍隊,由這個局勢就可知日本天皇投降時蔣介石還在準備移居貴州的西昌行營,因他擔心日本的「一號作戰」空襲四川幾個重要城市最後守不住故而交代下面特務機關開始籌備貴州山中的「西昌行營」作為他繼續躲藏的地方。

而且當年二月初美國羅斯福總統已擔心蔣介石無法打贏日本遂邀請英國首相邱吉爾和蘇聯國家主席史達林在他克里米亞黑海的行宮別墅召開「雅爾達會議」(蔣介石說是雅爾達密約),要求史達林在希特勒投降後對日本宣戰,從中國東北開始痛擊日本在中國的大本營「關東軍本部」。史達林遂要求蔣介石同意承認外蒙古脫離中國獨立建國,並要求接收日本戰敗後在東北所有特權包括中東與南滿鐵路的管理權,及永久使用大連港與旅順軍港並與中國共同管理之;蔣介石為讓蘇聯儘快對日宣戰故而全部同意史達林這些割讓領土與分裂主權的要求;如果蔣介石有本事打贏日本又何必和史達林簽下這種喪權辱國的條約;結果後來蘇軍進入東北接收所有關東軍武器裝備與物資全部交給中共「八路軍」,壯大了八路軍也間接種下國共內戰國民黨慘敗的因子,所以自抗戰軍興蔣介石是一路敗北敗到亡命台北為止。

所以對日抗戰不是國民黨政府打贏的,而是美國兩顆原子彈打贏的,國民黨政府只是不小心突然「被勝利」了,所以勝利得很莫名其妙很胡說八道、真是沒啥光彩可慶可賀也;

日本天皇投降後,太平洋戰區盟軍統帥麥克阿瑟將軍發佈第一號戰後命令,令日軍放下武器就近向盟軍最高領導人投降,台灣並非戰爭淪陷區,蔣介石也以盟軍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身份派員接收台灣,但不久蔣介石就在國共內戰中被中國共產黨萬里大追殺,蔣介石也展開史無前例的萬里大逃亡,最後中國萬里江山竟無蔣介石容身之地,因為罪無可逭也,人人都欲殺之,蔣介石只好渡海逃到台灣北邊的草山中躲藏(後來他將這座山改名為陽明山,他藏身的地方就叫陽明書屋,非常有詩情畫意,其實他是一介不讀書的草包兼殺人魔王,他還未到台灣以前就開始「清鄉」,共有十四萬多台灣人從戶口資料中消失,俗稱「二二八大屠殺」);他逃亡台灣第二年又爆發韓戰,原來已正式向全世界宣佈放棄中國國民黨的杜魯門總統擔心中共舉國之力去支援北韓,就想利用蔣介石這支敗將殘軍來牽制東南邊的共軍,因此開始協防台灣並開始美援蔣介石集團開始武裝蔣介石這支貪腐成性成精的部隊;蔣介石就趁機長期「竊據」台灣(很好笑的是蔣介石也說朱毛匪幫「竊據」大陸);蔣介石竊據台灣後開始濫殺無辜以專制獨裁行白色恐怖暴政,以「反攻大陸」之騙局每年將總稅收的八成經費用於他的「反攻反共大夢」,結果很多錢都流入國民黨的文武大官口袋並存入美國銀行中;民國50年當時副總統陳誠訪問美國,甘迺迪總統和詹森副總統在白宮橢圓形總統辦公室接待他;甘迺迪總統當面告訴陳誠副總統:美國的大部份美援都被國民黨文武大官貪汙走了而且錢都存在美國銀行,現在美國銀行很多個人存款大戶都是台灣的文武大官,所以他要停掉對中華民國的所有經濟與軍事援助,將來美國政府會鼓勵美國大企業到中華民國台灣投資並給中華民國最惠國貿易關稅待遇;李敖在擔任立法委員時說依照「中美協防條約」規定美國應該免費「贈送」台灣防衛武器,台灣根本不必花錢向美國買武器;他不知道因國民黨的文武官員大貪汙而被美國甘迺迪總統刪掉所有對台灣的經軍援助;這些都可在陳誠副總統的回憶錄中查到,但蔣介石蔣經國父子為鞏固領導中心而任由他的手下文武大官任意刮走大批的「反共經費」中飽私囊;但他的手下大將雷震寫了「反攻無望論」就關了十年;美國人欲找唯一有機會打敗共軍的孫立人將軍來取代他就被他軟禁33年,直到90歲才被李登輝總統釋放出來;反正誰的能力比他或比他兒子蔣經國強就「前途無亮」「生命無常」「生活無望」了;相反的只要願跟他們父子鬼混,那大草包亦能成大器、大笨蛋亦能砍大山吹大牛,只要蔣氏父子OK,啥事都可以,這就是蔣氏父子治國之最高準則,反正最後倒楣的是無辜的台灣人民。

民國四五十年代台灣香蕉很受日本人青睞,台蕉佔日本市場「市佔率」高達九成,台蕉在台產地收購價格時常高達每公斤30元到36元(我家就有香蕉集貨場長期租給青菓運銷合作社收購銷日香蕉),可是蔣經國搞了一個冤獄將當時有「蕉神」之稱的高雄青果運銷合作社理事主席吳振瑞關起來,從此台蕉在日本市場一蹶不振,每公斤從30多元掉到10元左右,從此高屏地區的蕉農就沒有好日子了;後來證明這是冤獄,李登輝總統代表政府向吳振瑞道歉並賠償冤獄的賠款,這筆賠款當然是臺灣人民納稅的血汗錢,而非蔣家私人的錢,所以最倒楣的是蕉農與台灣的納稅人了。另外1984年蔣經國手下特務頭子派出特務殺手到美國舊金山將華裔美籍作家劉宜良(筆名江南)暗殺了,因為江南寫了一本「蔣經國傳」準備在華人世界出版發行;此事當然讓美國總統與政府非常臉上無光,美國人在美國領土上竟被台灣政府特務暗殺了,而且兇手幕後指使者直指蔣經國或其兒子蔣孝武,美國總統當然非常震怒,最後台灣政府花了145萬美元賠償劉宜良遺孀還花更多倍的美元賠款付給美國政府賠罪,這些錢當然也是台灣人民的血汗納稅錢,所以最倒楣的還是無辜的台灣人民;蔣經國在台灣豢養三十萬左右的特務,為蔣經國之命是從,到處為非作歹陷害忠良(包括筆者在內);他為了養他們父子自大陸帶來台灣的退伍軍人搞了各種特權經營的營利事業與台灣人民爭利,賺了錢是這些退伍軍人拿去享受,賠了錢就算賠國家的,若倒閉了倒楣的是台灣人民,天底下竟有這種包賺不賠的生意,再白癡再笨蛋也會經營,反正賠錢了就丟給國家去負責而已。

蔣經國最偉大的「文創」就是封給所有跟他們父子逃到台灣的退伍軍人為「榮譽國民」(簡稱榮民),害後來台灣人一聽到「榮民」就頭皮發麻毛骨悚然,台灣人民寧願被哪位市長封個「榮譽市民」來光宗耀祖,也絕不願去接受啥莫名其妙的「榮譽國民」,那真是無顏回見江東父老再見列祖列宗了,所以蔣經國這個玩笑真是鬧得太大了。蔣介石蔣經國胡作非為的事做太多了,一言難盡馨竹難書,像這樣恐怖的政府非法盤據台灣將近七十年,台灣人民反蔣氏父子反國民黨的越來越多,現在國民黨在台灣支持度已低於20%,絕大部份的台灣人民無不希望國民黨儘快結束營業儘快從台灣政壇消失,如今竟然心血來潮還想辦活動慶祝台灣光復節,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在蔣介石父子專制獨裁暴虐無道白色恐怖統治下,台灣人民是敢怒而不敢言,咸認台灣被國民黨蔣幫集團盤據統治是非常不幸非常倒楣的事,哪還有啥心情去慶祝台灣「光復」這種不幸的事,很多台灣人甚至還認為若日本人不走台灣現在也是全世界數一數二的經濟強國,人均所得超過四萬美元(台灣是2.5萬美元,中國不到一萬美元);日本人曾將台灣建設成「大中華」最進步最繁榮的地方,讓蔣介石在躲避中共追殺時優先選擇了台灣躲藏,可是蔣介石蔣經國父子盤據台灣以後卻是施行專制獨裁白色恐怖暴虐無道的暴政,你叫台灣人民如何去「慶祝」台灣光復節?除非是腦筋壞掉的傻瓜笨蛋或大草包吧!(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