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0°
( 21° / 19° )
氣象
2021-02-24 | 勁報

海南省如何超越星港杜拜(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1988年中國全國七屆人大第一次會議決議撤銷廣東省海南行政區改設海南省及海南經濟特區,1991年我正擔任「中國通商業雜誌」總編輯,對中國所有改革開放政策都非常關注,那年我第一次光臨海南省參訪「海交會」,後來三年間我幾乎每季甚至每月都會專程或兼程參訪海南島;因為海南建省後鄧小平講了一句話讓我非常好奇也非常想知道他們省府的作法,鄧小平的話說「要將海南建設成第二個台灣,除了國防與外交由中央總管之外,台灣有的海南都可以做」;其實鄧小平於1979年將深圳從寶安小漁村宣佈為第一個改革開放實驗區時亦曾說「要將深圳開發成第二個香港」,中國第一個「片地」發包開發就是由深圳開時做起,從「生地」一直到「熟地」,從雜草叢生的荒郊野地到「七通一平」的熟地都由承包商負責,這些在台灣叫「公共設施」或「基礎建設」在中國叫「大都市建設」的工作都落在承包商身上,中國政府只負責收錢(保證金、租金和很多種地方規費),甚至還要「禮遇」各級相關官員;因為當時中國土地便宜到太離譜太沒行情,所以港澳台及各國商人都趨之若鶩爭先恐後的「登陸」,加上勞工工資又廉價到比南洋工人還低廉,所以吸引很多外商紛紛揮軍中國躍馬中原,自己去還不打緊還將整個產業鏈都像粽子整串拉走,像台灣著名的腳踏車到昆山設廠竟連規模甚大的遠東鋼鐵公司都一起拉走在隔壁設廠,我去參觀後笑說連輸送帶都省下來,只要將鋼管一支一支的拋過圍牆就行;最慘的是美國汽車工業城底特律因所有汽車工業包括零組件工廠都遷移中國,害底特律市因而差點廢市,1950年市區人口將近185萬人至2017年市區人口已降到67.3萬人,僅剩三分之一強,從美國第四大城市降為第十八大城市(第四大由休士頓晉升取代);台灣的鶯歌也差不多,絕大部份陶瓷工廠都遷移到中國,鶯歌因而迅速衰退沒落,還好遇到最會做事的縣長蘇貞昌,在縣政府支持下搞產業轉型的「地方創生」,由縣府支持興建一座美輪美奐的「陶瓷博物館」,禮聘陶瓷專家吳進風老師(現任台北市議員吳沛憶的父親)擔任主任,還將鶯歌高級工業職業學校增設「陶瓷工程科」和「美術工藝科」,加強陶瓷工藝的創意研發,還營造一條「鶯歌陶瓷街」作為鶯歌陶瓷的展銷場所,就在蘇貞昌縣長強力支持下,鶯歌的陶瓷工業才起死回生,而且還像浴火鳳凰浴火重生更加美麗,連中國的「陶瓷首都」景德鎮都組團來鶯歌參訪考察,喻為陶瓷業的發展奇蹟。

所以中國改革開放成功後對世界很多城市之發展造成很多質變與量變,很多世界各地精英跑到中國神州大陸尋夢,連很多被中共打敗逃到台灣亡命的國民黨蔣幫遺孽許歷農、陳廷寵等高階退將都跑到中國「作夢」;俟中國崛起後,又有很多中共官二代、政二代或權貴巨賈移民美國、加拿大、澳洲等國,其中還有一些比較大的中產階級、小商賈或技術官僚就移民非洲、中南半島,譬如由中國建設並承租七十年的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的港市中就有80%的中國人移民至此;在緬甸有兩個邦絕大多數是華人,一個是禪邦由老華僑及國共內戰後逃到此地的「異域孤軍遺族」所組成,另一個是被稱為緬甸「國中國」「果敢自治區」係由果敢族所成立,這個果敢族其實就是緬甸的漢族及雲南一些少數民族的綜合體,自治區內講北京話,區政府制度都仿照中共制度,雖說外交行政由緬甸中央統管,但中國還是有很大甚至很絕對的影響力,與其說「果敢」是緬甸的自治區還不如說是中國雲南省的蔓延地帶,而隨著中國國力越來越強大也影響到「果敢國」在中緬兩國的親疏遠近距離,現在中國在緬甸又承租一個皎漂港和科科群島,又以伊洛瓦底江和湄公河上游扼住緬甸用水的最大水源,沒有水耕種那緬甸人連吃飯都成問題,所以「民以食為天」而緬甸人則是以中國為天,故緬甸現在是繼巴基斯坦、柬埔寨後的第三個中國「附庸國」(第四個斯利蘭卡、第五個是尼泊爾);所以現在的中南半島除了泰國與新加坡外其餘多多少少都在中共掌控之中;為了更密切掌控中南半島各國及逐次的深入南亞「次大陸」,中國準備藉由「一帶一路」的高度戰略大力發展海南省,並將海南省超越新加坡、香港和杜拜,就像二戰時期日本軍政府以海南島作為進軍征服南洋的「前進指揮所」一樣;上世紀八十年代日本熊谷組領軍在海南島海口市附近的海甸島填土造陸開發新市鎮亦是作為日本商界前進中國華南與南洋各國的前進基地(日商原以香港為中心,但因香港基地太小成本太高而改移到海南省);如今中國在中共建黨一百周年及改革開放四十年後才大夢初醒又回來大舉開發建設海南省,距1988年海南建省已有33年頭了,但離鄧小平當初的理想卻還非常遙遠,台灣今年國民人均所得將超過三萬美元,而海南還不到八千美元,去年他們宣示要超越的新加坡是58.484美元香港是45.176美元杜拜是44.000美元(照國際貨幣基金資料);所以依此看來海南省要再努力的空間還非常的大,若以過去33年的發展進程來衡量除非海南省有很巨大的正向改變,否則恐怕要再花二百年的心血才能見真章。

2008年國務院批准同意海南省設「國際旅遊島」,2018年國務院又批准海南省設「自由貿易港」,從此海南省與新加坡、香港、杜拜一樣都穿著同樣名牌的外套,都是「自由貿易港」,由此海南人就做起超越新加坡、香港、杜拜的美夢;可惜裡邊的穿戴完全不同,所以很可能只做一場「空笑夢」罷了。

中國這四十年的快速崛起是舉世無雙的,但那大多是硬體建設與國際貿易而已,譬如前四線城市建了很多高樓大廈,但因無規劃很多都淪為蚊子館或爛尾樓,還有全國營建很多高速公路和高速鐵路(現在還要發展到世界各國的一帶一路),還有大西部開發、南水北調、開鑿第三大河「紅旗河」(長度也是六千多公里僅次於長江和黃河),將蒙古和新疆的沙漠變成大片的綠洲,國民黨總理孫中山的建國方略建國大綱實業計畫差不多都被共產黨建設完竣,還非常大幅的發揚光大,以經濟學「乘數效果」的非常多倍數再發展完成完善,所以只知「能撈就撈、能混就混、能騙就騙」的國民黨也可以解散關門葛屁了;自己的開山祖師留下的葵花寶典被對手拿去練就一身鋼鐵人功夫,自己還只知爭權奪利、撈錢喊口號騙選票,真是太丟臉太不知羞恥了。

中共的企圖心不只在建設新中國,他們在建國之初全國一窮二白時就開始援助非洲國家,三不五時派擔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的孫文遺孀宋慶齡出訪非洲和南美洲第三世界各國,現在非洲已成中國的「新大陸」,本來是美國後門的中南美洲也變成中國的海角樂園,原由美國掌控的巴拿馬運河也被中國拿下最大股權,中國還在中南半島、印度半島、非洲、中南美洲、澳洲沿岸租了五十多個港口準備開發開港,租期從五十年到九十年不等,這些港口名為商港其實未來可能都會變成中國航母艦隊基地;鄧小平第三度復出時說三百年來從中國失去的土地都要陸續收回來,當年蔣介石為了邀請史達林出兵中國東北攻打日本關東軍以期早些結束對日抗戰而同意獨立建國的外蒙古已有70%以上同意回歸中國;連俄國普金總統都同意談海參威的主權問題,俄國若能保有海參威治權則其主權可以歸還中國,甚至連庫頁島北端亦可以談(南端由日本統治);所以中國現在不只是第二大經濟體也是第二大強國,不過它距第一大的美國大約還有三十年之遙。

我已寫過很多次有關中國突飛猛進之最佳良藥就是完成第五個現代化,也就是政治改革與行政革新,若無最先進的行政管理則再好的硬體建設都無法進步到開發中國家之林,甚至只能排列在落後國家之列;世界很多先進國家並沒有高鐵也沒有高速公路更沒有摩天大樓,但人民有權選擇自己的統治者或地方領導人,有公平開放自由的選舉制度,人民有權政府有能、人民有權問責不肖不良的官員,而且司法公正獨立自主不受上層階級的干預,有犯罪嫌疑都得受進步法律的公正調查與審判,「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人人有受教育的機會、就業機會均等,沒啥政二代、官二代、富二代的特權差別,人人有選擇職業的自由、職場升遷發展機會平等,性別平等、勞動條件優質、人人有新聞自由、經濟自由、結社自由與宗教信仰自由的自由開放社會制度;如果具備這樣的自由民主政治與高效率、權責分明的政府治理制度,再搭配進步的基礎建設與高所得經濟水準,那國家政治局勢一定非常穩定,多黨政治競爭就能減少貪污歪風(因各黨會互相監督),各黨互相競爭政治就會進步,這是政府非常天然的防腐劑,除非像國民黨一樣腐敗腐化否則政府不會腐敗,故預防政治貪腐的最佳良方就是政黨政治;所以只要中國徹底成功實施「第五個現代化」,中國政治必然大幅進步、政府必然非常清廉、除非共產黨已非常腐化如國民黨一般腐爛;所以我寫過很多次:只要中國第五個現代化成功,中國才有機會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強國。

再回頭看看香港(港英時代建立的制度)和新加坡,他們都有很清廉的政府治理制度與自由公平的職場競爭機會;這兩個城邦都是採行英國的民主制度,本身連水資源都沒有,香港要靠中國大陸供水,新加坡要靠馬來西亞供水,他們都需要從海外高薪挖角尖端科技與管理人才,如果政治、經濟、社會制度不合理,職場競爭機會不公平,人家是不會輕易來跳火坑的;自由民主政治制度當然不是一百分但卻不失為最合理的政治制度,只要公平執法,一般人民都是能接受的,這是新加坡和香港高度進步為世界先進城邦之原因,所以海南省至少也要具備這些條件再配合它原比星港更豐富的天然資源,在中國政府強力支持下才有機會超越星港;至於杜拜是另一種發展模式,我以前也寫過一些,以後有機會再談,杜拜在伊斯蘭世界也是一種新的城邦發展模式,海南省可能較沒機會有樣學樣,不過參考其克服萬難人定勝天無中生有的發展精神亦是可收「他山之石可以攻錯」之功的。(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