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3°
( 24° / 23° )
氣象
快訊

2021-09-24 | 勁報

國民黨的悲哀(五)(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筆者已在本專欄寫了四篇「國民黨的悲哀」,卻發現國民黨悲哀事還很多,故欲罷不能,只好繼續將鍵盤敲下去,歸根究底就是當初孫文用錯人〜用錯不學無識的蔣介石,而偏偏蔣介石又是剛愎自用暴虐無道生性兇殘貪腐成性的軍閥偽君子,他又栽培傳位給比自己還不學無術的兒子蔣經國,蔣氏父子就因此搞殘了孫文辛苦一生所建立的國民黨和中華民國;孫文這兩個嘔心泣血的劃時代創作現在都被蔣家父子搞得「殘而不廢」,留給世人無盡的訕笑與嘲弄,真是無比的悲哀啊!

最近逃到台灣的國民黨蔣幫遺孽正在改選黨主席,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在第一次政見會後異軍突起聲勢逼近遙遙領先的朱立倫(現在有些民調已經超越),更把現任黨主席江啟臣遠遠撂在後面變成微弱的第三名;現在只剩朱立倫和張亞中在肉搏戰,輸贏難定;朱立倫取得傳統政治人物包括縣市長、國會議員與地方議員及地方派系領袖的支持,而張亞中則獲得黃復興與「韓粉」的支持,這兩者有些重疊但重點是八萬黃復興黨員加上其家眷約有十萬人,這些人都是老弱的敗將殘兵、依黨規不必繳黨費就有投票權,而且只要略施小惠就會成群結隊出來投票而且風雨無阻,這些人甭論黨德黨魂其黨性都很高,只要是親中舔共的候選人就能獲得他們支持,像韓國瑜跑到香港「中聯辦」腰桿挺直聆聽中國駐港最高首長講話就最能獲得黃復興那群敗將殘兵的青睞支持;不過這群逃台敗軍已玩掉一個洪秀柱和一個韓國瑜,還能不能將張亞中推成「亞中」〜第二個中國,就有待後勢觀察檢驗了;鄧小平說「不管是白貓黑貓,只要會抓老鼠的就是好貓」,他還說「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在兩天「真理」就會真相大白了,大家就拭目以待吧!

在孫文的「民主自由」建國政治理念中,「黃復興」可說是一個異數,是反民主反自由的,這是在中國和台灣大力推行白色恐怖統治的蔣經國的拿手把戲,他曾搞過很多特種黨部,現在碩果僅存的唯「黃復興」耳;這票人的反民主反自由程度真令人傻眼不敢置信;二十多年前我好朋友被國民黨提名出來競選桃園縣長,桃園縣是黃復興的首重之區,在某次輔選會議中約三百位退除役老兵參加,在主持人「退伍中將」講話時只有主持人是坐著,其他與會者不管軍士官兵全部腰桿挺直站著聆聽主持人訓話,直到要開飯時方回座位坐下,都是六七十歲老人也都退伍多年,但還是嚴守軍隊倫理紀律,如果韓國瑜在此場所也沒座位只能站立聆聽中將主持人訓話,這就是黃復興黨部的「民主自由」〜全被將經國沒收了。

現在主張崇尚「民主自由」的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正在接受黃復興的高度集中支持而很可能當選下任黨主席,這也是很好笑之事,蓋黃復興根本就是專制獨裁的黨國體制下之產物;早期兩蔣時代依照國民黨之規定所有中央各部會及各級政府包括政軍與中學以上學校及公營事業都要成立特種黨部,黃復興黨部就是行政院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的特種黨部,是蔣經國督導成立的,這個黨部後來變成為各種選舉時國民黨的鐵桿部隊,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所以「民主自由」是從缺的;如今不知是吃錯藥而跑去支持崇尚民主自由的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或是現在的孫文學校中不再講學「民主自由」,若是如此,那孫文學校就乾脆改名「介石學校」名正言順一點,否則孫文學校對孫文來說就有些離經叛道掛羊頭賣狗肉了;如果只是為了多撈一些選票的權宜之計,那也是國民黨非常悲哀之事,因有「統派大師」美譽的張亞中教授被廣為讚賞佩服的就是「一以貫之的論述」,絕不像很多政治人物或學者時常講一些前後矛盾的話(這是柯文哲最拿手的專業),然後還大言不慚的說是「記者聽錯了」「記者寫錯了」,張亞中不愧是大師級教授學者,這方面缺點較少,故最好也勿為了選票而拋棄孫文所主張的「民主自由」而去和「專制獨裁」信徒同流合汙或和一些政治蝗蟲苟且,如果是這樣那國民黨真是太悲哀了,蓋國民黨的黨魂黨德淪喪已經很久了,社會上沒聽到「三民主義」又是更久了,如果台灣社會上都不再聽到「三民主義」,那要如何推動「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中國大陸已經從「共產」升級到「共富」,若三民主義還在講「均富」,那兩岸的高低就很明顯了。台灣的三民主義自從蔣經國指派他那「政戰接班人」王昇在政工幹校教了一群對三民主義一知半解的政戰官。然後第二梯隊「政戰接班人」許歷農又教出一群不太懂三民主義的政戰官,這群政戰官在服役期滿後又被黨國輔導進學校教三民主義,讓學生越聽越不懂啥是「三民主義」,結果讓大家以為「三民主義就只是民主、民權、民生」這麼簡單空洞,因為這群政戰官出身的三民主義教師真搞不懂「啥是三民主義的內涵」,結果三民主義就被蔣經國這些徒子徒孫教壞了、也玩完了;我岳母一位堂妹在雲南大學馬列學院畢業留在昆明中學教共產主義也教三民主義,她說三民主義比共產主義難教,因為範圍較廣,人家真的講到三民主義的內涵去了,而非只有民主、民權、民生這麼簡單的台詞;所以張亞中欲推動「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之理想性很高,筆者很激賞很感動,但希望張亞中的孫文學校要先把台灣的三民主義教育提升起來,讓台灣的新生代多了解三民主義、多應用三民主義的「國民經濟」「社會經濟」創業或就業以累積資本然後再規劃實踐自己的人生最高目標;如果張亞中真能當選下屆國民黨主席,就先提升「三民主義」的社會地位,恢復三民主義的光榮傳統,然後再去中國大陸與中共談「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否則現在在台灣一提到三民主義就被訕笑,這是蔣經國王昇許歷農那群政戰徒子徒孫把三民主義教得魂不附體,國民黨這個大悲哀已罹患半個多世紀了,所以張亞中是任重道遠的;若選第二名也是雖敗猶榮,就好好回去辦好孫文學校吧!只要台灣多數人真正了解三民主義甚至信仰三民主義,那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就有希望了。

「三民主義」在台灣淪落到今天難堪的處境,不學無術的蔣經國要負最大的責任,當然重用他的蔣介石也難脫干係,故追根究底就是孫文用錯人而鑄成的大錯,所以這也是國民黨的一大悲哀。(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