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8°
( 20° / 16° )
氣象
快訊

2021-10-19 | 勁報

國民黨的悲哀(六)(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台灣這個月最熱門的政治人物應該就是台灣基進黨的唯一立法委員陳柏惟了;筆者身為兩報總主筆「手握春秋之筆」專門評論國家社會大事,不過除非利用立委職權幹些禍國殃民男盜女娼貪贓枉法傷天害理天地不容的羞恥事、否則部會首長以下的「小官」吾人是不屑一擊的;故筆者不認識陳柏惟這位小老弟也就非常理所當然了,不過非常悲哀的國民黨為發洩「草包市長」韓國瑜被超高票罷免掉的鳥氣,完全不懂自省反省的國民黨一群黨棍竟然結合一群神棍、惡棍拿著金塊鑄造的「鐵棍」非常雄壯威武的打擊台灣基進黨唯一的一席立法委員陳柏惟而採取「報復性」罷免行動,顯然國民黨又在檢軟柿子吃了,當然也可能是在執行中共交辦的特別任務,才會如此不知羞恥不管國際社會觀感的以全黨之力(還加外部的一些第五縱隊和中共地下黨員)去霸凌一個台灣基層社會選出的國會議員,而這個孤鳥國會議員又是個非常專業的「台獨工作者」,這就當然很難讓中共及其同路人嚥下最後一口鳥氣;尤其是在朱立倫重新再掌控國民黨的主席權柄之後,所有罷免行動都加速升級升段的霸道霸凌起來,以示堅決堅定支持中共消滅島內台獨的決心與態度,這是朱立倫立第一功的機會也是爭取習近平總書記關愛眼神的最佳利器;所有國際與兩岸主流媒體都在討論報導陳柏惟的罷免訊息,因此一個小小的立委陳柏惟就在台灣一群黨棍和神棍與惡棍拿著鐵棍的夾擊栽培提拔之下,陳柏維已儼然成為台灣超大咖政壇要角,與朱立倫並駕齊驅,只差「務實的台獨工作者」賴清德一點點;這麼「大咖」的政治人物讓筆者也不得不趕快補習一下以增加一點對陳柏惟「大委員」的認識,這當然是筆者昔日孤陋寡聞以偏概全的悲哀,不過看完本文您就會知道其實這更是國民黨天大的悲哀〜難道國民黨傾全黨之力結合台中地方最大派系力量外加對岸中共在台之地下工作團隊之力去「惡罷」一位專心認真在國會問政的孤鳥立委,如此以泰山壓頂之姿強暴霸凌欺負弱勢,國民黨之黨魂黨德黨格竟淪落到如此超級低檔,這還不悲哀嗎?

當然國民黨欺凌弱勢是有歷史淵源的,早在民國二十多年蔣介石的五度「剿匪」其前四次都是以三四倍兵立圍剿瑞金地區的「共匪」,結果都是被毛澤東打得落花流水大敗而逃;民國22年的第五次剿匪蔣介石更以百萬大軍圍剿十萬的紅軍,這一次紅軍不是由毛澤東指揮而是由蘇聯回來的「國際派」中共中央總負責人博古(秦邦憲)及其德國顧問李德指揮,他們倆人都是莫斯科共產國際派到中國領導中國共產黨的,但因不諳中國情勢加上紅軍武器裝備財力資源都不如國民黨軍隊,故在蔣介石以十比一的超強勢霸凌之下而開始中共歷史上有名的二萬五千里長征;第五次圍剿雖然蔣介石勝了,不過最後在中共經過「長征」的磨練淬鍊之後還是讓蔣介石夾著尾巴逃離中國神州大陸躲到台灣亡命海角孤島;所以今天朱立倫領導國民黨全黨及台中地方派系在中共島內第五縱隊支持指導下(也可能指揮下)以千倍萬倍於陳柏惟的孤鳥微粒在實施殘暴不仁的圍剿;這一役陳柏惟就是失敗了其實也已經實質大勝國民黨的不仁不義之師,蓋這一役已驚動國際政壇,國際上一些A級大咖政治家都非常不解朱立倫為何要為台灣一個風評不佳的派系所支持的不認真問政的政治落選人去罷免一位在國會非常認真問政且績效風評都還不錯的年輕政治家,難道真的受到北京政權的影響嗎?

以吾人管見,朱立倫會如此不顧過去良好的政治形象而率大軍亂造謠言去罷免國會最小黨的唯一國會議員,不外有下列兩個原因:第一、幫助顏家光復國會議員之席位、以換取財大勢大的顏家以後的回報與支持、為他自己2024年競選總統儲備戰力,至少在未來的黨主席任內能獲得顏家在財務上的支持,減少一些黨的財務壓力;這就是何以朱立倫一上任黨主席就馬不停蹄的加大罷免力道,大力浪費巨大社會資源來賺取私人利益,這就是國民黨蔣幫集團的政黨價值〜自私自利以私害公以情害義以權謀錢,為一己私利不惜犧牲巨大的社會公益;觀之朱立倫上任國民黨主席半個月來未見其發表任何治國宏觀理念,只見其不段的發動一連串的政治鬥爭、說一些不確實不務實的空話,企圖讓過去在國會表現非常劣質的國會議員回鍋取代現在表現非常優質的國會議員,取代這位讓台中人重現榮耀的年輕國會議員;過去那些劣質的國會議員真的讓台中人很丟臉,大家都很奇怪台中人怎會選出這樣差勁無能形象不佳的國會議員,如今朱立倫的日夜戮力打拼竟然是要拉下優質國會議員來讓過去表現極為劣質的落選國會議員復辟,國民黨怎會這麼悲哀「落衰」呢?

第二當然是要取悅北京共產政權,自從2005年連戰連敗的連主席跑到中國去舔共而意外從北京掙得政治第二春還附加難以估計經濟紅利後,國民黨歷任黨主席都以效法連主席為榜樣、都肖想以黨主席身份到北京晉見中共總書記再結交各省市書記為自己在中國各省市廣佈人脈廣結善緣以提高在台灣泛藍陣營或工商文教界之影響力,如今朱立倫剛上任黨主席當然亦以「習朱會」為最高努力目標;而今剛好碰到黨內與台中地方派系合作欲罷免堅決強烈的台獨激進份子的國會議員陳柏惟(台灣基進黨唯一國會議員),朱立倫再笨也知道這是天賜良機,故一上任就加大「倚天屠龍」之力道、以抹黑、造謠、放黑槍、潑髒水等各種不擇手段之惡劣行徑必要罷掉陳柏惟這位激進的台獨立委,然後再拿陳柏惟人頭到北京邀功以多掙一些習總書記的榮寵,這就是朱立倫現在拼命奔波於台中巷道中的真正目的;因為習總書記的「認證」太重要了,前任的江啟臣主席就是拿不到習總書記的「認證」,競選連任竟然只落到第三名,而且差第二名還差一大截,現任黨主席競選連任選到如此「落衰」,就可知習總書記認證的重要性,這也是朱立倫連當選賀電之代電回函都要很小心翼翼絕不能有半點差錯以免壞了與北京中南海的關係,那就要毀了下半生的政治前途與錢途矣!

其實罷免案進行至此勝負已現,勝利者當然是孤鳥國會議員陳柏惟,他從一個超小咖立委在國民黨和共產黨及台中顏家大力栽培下已然成為一位超大咖立委,聞名中國、港澳與日韓等國,一位來自基層平民百姓的貧窮青年能有今天的成就、除了自己的努力其他就是國民黨、共產黨與顏家的栽培了,吾人相信陳柏惟未來的政治前途是無可限量的;反觀國民黨的一大堆胡說八道罷免理由適足以證明國民黨一貫的虛偽造假不務實際的作風,就像朱立倫說黃國書大學時代當調查局的線民與國民黨無關,這種不切實際的切割昔日黨國專制獨裁體制來欺騙年輕人、對國民黨過去白色恐怖統治的不義不仁行徑不敢負責,這就是國民黨的悲哀;台灣人民最好讓國民黨從台灣消失、那國民黨就不用再為過去兩蔣時代不仁不義的威權恐怖統治負責了,國民黨也不必再悲哀難堪了。(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