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5°
( 15° / 14° )
氣象
2023-12-09 | 上報

【無從稽考的真相】胡斐那一刀到底會不會劈下去,永遠不會有人知道。

【無從稽考的真相】胡斐那一刀到底會不會劈下去,永遠不會有人知道。

《武俠與歷史》是金庸創辦的第二種刊物,內容就如書名一樣,以「武俠」、「歷史」為主題,刊登相關的創作小說與專題文章。《神鵰俠侶》作為《射鵰英雄傳》的續篇,在《明報》草創初期發揮了「穩定基本盤」的功效。

到了創辦《武俠與歷史》,金庸依樣畫葫蘆,以自己的小說作招徠,寫續篇故事。《明報》1959年12月16日頭版有一則廣告,清楚指出新小說與新雜誌的銷售對象,就是金庸小說的「擁躉」(廣東話,也就是支持者)。

金庸新作《飛狐外傳》將在不日出版之《武俠與歷史》小說雜誌刊載。金庸擁躉密切注意!

不過,金庸這時才創作了五部小說,撇除《射鵰英雄傳》與《神鵰俠侶》,如果要寫續篇,就只剩三部小說可以選擇。《書劍恩仇錄》與《碧血劍》結局一樣,陳家洛與袁承志都失意於中原,各帶著大批人馬遠走他方,金庸沒想讓二人「復出」,最後選了《雪山飛狐》。

《飛狐外傳》首次連載,編輯寫了一小段介紹文字:

讀者們想必都看過金庸的「雪山飛狐」一書,那種全新的技巧對金庸本身說來是邁進了一大步。飛狐在那本書中突然而來,書末也未點明他結局如何,這就惹起了無數讀者的關心,函電交馳,要金庸對飛狐其人作一個明白的交代。

金庸以眾意難違,決心寫作「飛狐外傳」一書,交本刊連載發表,以補前書的不足。飛狐究竟怎樣練成武功,怎樣橫行天下,與苗人鳳的生死決鬥怎樣了結,與苗若蘭的兒女柔情又怎樣展開;這種種情節都在本書有詳盡的交代。(舊版《飛狐外傳》,《武俠與歷史》第一期「胡一刀和苗人鳳」,1960年1月11日,頁50)

編輯這時還沒看過整部《飛狐外傳》故事,之所以能說出「與苗人鳳的生死決鬥怎樣了結,與苗若蘭的兒女柔情又怎樣展開;這種種情節都在本書有詳盡的交代」,應該不是憑空揑造,而是金庸告知(或根本就是金庸寫的)。由此可見,金庸創作《飛狐外傳》的「初心」,確實想過給胡斐一個明確的結局。

不過,這種想法撐不了九個月,因為在《新晚報》1960年10月5日「十周年特刊」上,金庸寫了〈「雪山飛狐」有沒有寫完〉這篇文章,正式向讀者宣告,胡斐那一刀到底會不會劈下去,永遠不會有人知道。當然,還有另外一個可能:《武俠與歷史》創刊號這段引言,根本不是金庸的意思,只是編輯一廂情願的想法。真相到底為何?已經無從稽考。

*本文摘自《流金歲月:金庸小說的原始光譜》,遠流出版公司出版。



【無從稽考的真相】胡斐那一刀到底會不會劈下去,永遠不會有人知道。

【作者簡介】

邱健恩


畢業於台灣大學中國文學系,後獲香港浸會大學哲學碩士,蘇州大學文學博士。任教於香港專上院校,歷任講師、高級講師、助理教授,以文獻學、語言學、流行文學為研究方向,近年專事研究金庸小說的文本和文創現象。

曾於 2009 年舉辦「金庸小說版本展」,展出逾300件舊版金庸小說文獻,是華人地區首創。2010 年,發表〈自力在輪迴——尋找金庸小說經典化的原始光譜〉,根據多年收藏的舊版小說,釐清金庸小說從連載到單行本的文獻系統與相關問題。2013-2023 年間,曾多次獲香港文化博物館委任為特約研究員,並為籌建「金庸館」借出逾 1800 件藏品。 著有:《漫筆金心──金庸小說漫畫大系》、《何以金庸:金學入門六大派》。

鄺啟東


畢業於香港柏立基教育學院,現為退休教師。

自詡是一名金迷,緣起於四十年前閱讀第一部金庸小說《連城訣》,自此遍讀其他,反覆重溫。二十年前,開始收藏不同版本的金庸作品,延展到舊版的書本版、報章及雜誌,以冊數(份數)計,至今已收藏逾二千三百冊(份)。由於收藏數量日多,對金庸舊版的版本系統逐漸梳理出脈絡,樂於和廣大金迷分享。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