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4°
( 14° / 13° )
氣象
2019-11-13 | 大華網路報

本報點評--藍綠兩岸政策共識恐陳義太高

本報點評--藍綠兩岸政策共識恐陳義太高

韓國瑜若當選,可能成立跨黨派的「兩岸諮詢委員會」。(資料照片)
韓國瑜的智囊向媒體透露,韓若當選,可能成立跨黨派的「兩岸諮詢委員會」,作為朝野對兩岸政策的非法定對話平台。

如果藍綠兩大陣營能就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達成共識,並合力推動,絕對是台灣之福、民眾之幸。這應該就是有人向韓國瑜提出此議的出發點。但從1992年台灣決定啟動兩岸制度化協商以來的歷程來看,所謂建立內部的跨黨派共識,實在陳義過高,恐怕會造成真正有為的執政者寸步難行,也可能變成不想作為的執政者把該平台等同虛設。

李登輝於1990年在總統府內設置非法定機構的國家統一委員會,並自任主任委員,目的即為凝聚台灣內部共識,並邀在野民進黨籍有聲望的康寧祥擔任委員。但是追求國家統一從來不是民進黨的目標,反而「台獨建國」才是,所以康寧祥的加入並不代表他或民進黨為國家統一委員會背書。至1997年,李登輝有意邀請擔任過四年民進黨主席的在野大老黃信介出任國統會副主任委員,引起該黨多人抨擊黃信介;陳水扁則稱,黃只能「在國統會和民進黨之間二選一」,終於迫使黃止步。

若謂台灣內部的共識即藍綠雙方的兩岸政策沒有共識,並不為過。如果當年開啟兩岸制度化協商之政治基礎的九二共識(彼時尚無此一名詞,但具體內容明確,乃李登輝親自拍板的:兩岸都追求國家統一、都堅持一中原則、雙方對一中涵義的認知不同),亦須先經過朝野討論,那就永遠不會產生九二共識,兩岸協商也永遠不會出現。可見關鍵在於執政者是否要有所作為,而責任政治之作為民主政治的要旨亦在於此。

陳水扁則是相反的例子。扁於2000年設置以李遠哲為召集人的「跨黨派小組」,以「凝聚全民共識,維護台海和平及發展兩岸關係」,但是在野的國、親兩黨未派員參加。召集人李遠哲在首次開會時指出,「我們應該回到1992年『各自以口頭聲明方式表述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此話正是國民黨的基本立場,陳水扁對此根本拒絕接受,兩岸協商遂於扁的任內完全停擺。從民主政治即責任政治的角度來看,扁的兩岸政策徹底失敗,成為國民黨重新上台的主要原因之一。

馬英九接任後,沒有像李、扁成立非法定的各界對話平台。他在競選時直接訴求以九二共識恢復兩岸協商,獲得大勝後上任,即履行承諾,促成兩岸關係走上前所未有的和平發展境界。又如他以開放陸客來台觀光、實施兩岸周末包機及推動兩岸直航為競選政見,至上任後便即執行,大受民意肯定。如果當時他欲先謀求藍綠共識,那在民進黨抵制九二共識、妖魔化陸客來台與兩岸直航的情況下,就什麼正面的事都辦不成了。

馬英九也不是未曾希望取得綠營的理解,所以才會任命有綠色背景的賴幸媛為陸委會主委。此一任命一度讓陸方以為馬沒有誠意,差點影響陸客來台和周末包機的實施。其後陸委會製作說帖宣稱,「不會貿然推動」兩岸經濟合作協議,所幸馬英九堅定推動ECFA,至今民進黨也從過去的反對ECFA改變成肯定此舉「互惠互利」。

可見積極性、建設性的兩岸政策需要執政者勇於承擔,同時訴諸公開透明和法定程序。反之如蔡英文以敵意、對抗作為兩岸政策,縱有朝野平台也無法形成共識。韓國瑜的智囊們可以史為鑒。至於無論執政者走的是開放或閉鎖路線,都會由民意和歷史來檢視其利弊及責任。 【大華網路報】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