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7°
( 28° / 26° )
氣象
快訊

2020-04-02 | 大華網路報

本報專欄--「無愧」 感懷一代儒將的消失

郝柏村上將離開了人世,他的一生反映了時代的變化。此時此刻,或許我們能夠更公允地來看待他的時代意義。郝柏村一生可以大分為兩個時期,第一個時期在大陸,主要是以抗戰為主,那是他人生中的第一場戰爭,最後得來的勝利雖趕走了日本,但並沒有換來國泰民安,反而變成了流亡台灣的中華民國。

對台獨者而言,蔣郝那代人把中華民國帶來了台灣;但對蔣郝來說,台灣本來就是中華民國的領土,他們不是把中華民國帶來台灣,而是只剩下了台灣還在自己的治權之下而已。郝柏村的第一個時期,是一種苦澀而難以吞嚥的光榮,相信這種感覺也折磨了他們的一生。也因此,他對於中共搶奪抗戰功勞一事,耿耿於懷,據理力駁。

郝柏村的第二個時期是在台灣。這一段時期長達七十年,不僅時間更長,意義也更豐富。首先,他在台灣民主化的推動上,也有貢獻。從世界不少國家民主化的歷史來看,軍人政變可以說是家常便飯,尤其是在中南美洲及非洲。蔣經國逝世時,郝是參謀總長,手中握有軍權,當時各界,甚至包括李登輝,對郝柏村的軍人角色心中恐怕都有顧慮。這樣的顧慮是想當然爾的反應,但郝柏村反而表達對三軍統帥的效忠,從後來的發展來看,他不僅辭去了軍職,也斷了軍人干政的可能性。然而,台灣民主化一路走來,雖然斷了軍人干政這一條岔路,卻走上了另一條統獨之爭的岔路。

其次,郝柏村不論是軍人或政治人物的角色,均是有為有守。他與李登輝似有爭執,但他都是本於憲法之職,但兩人不論如何鬥爭,皆未露出醜態,不像民進黨今天展現的那種刀刀見骨式的鬥爭。在他擔任行政院長任內,推動六年國建,而且任人不親,用人不疑,也是今天所少見。就這一點來講,民進黨政府實應該以郝柏村為鏡子,讓自己的政權不至於如此吃相難看。

最後,郝柏村一路走來,始終如一,不掩飾,不矯情,展現的是儒將風格。郝柏村第一次到大陸,上海台辦曾接待他,他也毫不客氣地對台辦說,我反對共產主義。在台灣,他忠於他以生命捍衛的中華民國,從不諱言他反對台獨。令人傷感的是,在他離開政壇之後,卻看到中華民國被台獨日漸侵蝕,最後竟然變成了「中華民國台灣」這個令他啼笑皆非的名字。

從某個角度來看,郝柏村在台灣的大半輩子,都是在為台灣的生存安危而奮鬥。八二三砲戰,他親身參與,後來國軍的改革與換裝,大部分也在他手中推動完成,這是台灣安全的根本。離開軍職後,擔任行政院長,也是推動六大建設。從這一點來說,郝柏村是用他的生命灌溉台灣,他對得起台灣,對得起中華民國,他可以無愧地離開了。一九九四年天下文化出版了他的政治之旅「無愧」一書,這兩個字應該就是他最貼切的墓誌銘了。

(作者清道夫,台灣資深媒體人)

圖1:郝柏村一路走來,始終如一。(資料照片)
本報專欄--「無愧」 感懷一代儒將的消失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