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
( --° / --° )
氣象
快訊

2020-04-09 | 大華網路報

本報時評--重新思考兩岸的政治體制之爭

日裔的美國政治學著名學者師福山(Francis Fukuyama)不久前在《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發表了題為「是什麼決定一個國家抵禦新冠病毒的能力」文章,對照中國大陸爆發疫情以來的作為,和美國如今為何已成最嚴重的疫區,特別強調國家能否有效應對危機的那條主要分割線,已不再是「民主」或「專制」(autocracy)這種體制之分了。這些說法,對於如何看待兩岸間的體制之爭,具有一定程度的啟發性。

儘管福山這套闡釋「國家建構」(state-building)更具重要性的理論,仍認為在西方自由民主政治和資本主義的體制下,才最可能使國家具有處理公共事務的最佳能力,但福山對早先斷言自由民主和資本主義是各國發展的終極模式,終究已有了若干程度的調整。然而,福山認為現代國家最重要者是國家能力,這也正是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和革命建國理論的核心要旨。

中山先生矢志革命推翻滿清政府時,雖已開始思考與著手規劃新國家的建立。但在歷經民國初年實施國會政治的失敗及其後的軍閥亂政,更讓他加緊完成三民主義的著述,以及親自訂出軍政、訓政、憲政的建國三程序。這些建國規劃的藍圖,正可用中華民國憲法前言中「為鞏固國權、保障民權,奠定社會安寧,增進人民福利」來表達其所欲追求的目標。

追求中國的富強與獨立自主,是清末以來有志之士共同的目標,無論出自於哪個主義學說或立場,也莫不是以此為首一要務。中山先生雖已推翻滿清而建立了中華民國,但他在臨終前不忘提醒同志,革命建國的目標仍有待繼續努力。換言之,軍閥割據使現代國家應有的國家能力受限,當時的中國仍然羸弱不堪。

因此,中山先生獨創「權能區分」理論,用以建構「萬能政府」,而他也主張人民的自由與當時稱為「民權」的「民主」(democracy),但其理論核心卻在於國民擁有參與政治的自由權利,藉結合大眾的心智來建構具有效能的政府。唯有如此,才能使中國在國際上獨立自主,亦即「鞏固國權」的目的是放在「保障民權」之前。

西方的自由民主體制是為了防範政府濫權以致侵害人民權利,中山先生雖也借鑑了西方的政治制度,但他基於國情與現實而仍有所選擇,並透過創造性的轉化而規畫出適合中國的制度設計。例如,建構萬能政府的首一制度,就是所有從事公職者都須經考試及格,包括取得選舉職的候選資格在內,而這也是他的民權主義和西方民主理論的重大分野。

福山針對大陸和美國因應疫情的作為,在文章中還強調,決定應對疫情表現的關鍵性決定因素,並不是政治體制的類型,而是政府的因應能力及民眾對政府的信任,且後者比前者更為重要。只不過,政府若經常能夠展現能力,尤其是在艱難的時刻,自也能累積民眾對政府的信賴感。

民進黨極力塑造兩岸形同過去冷戰時代般的氣氛,台灣不少人也因此對「共產極權」產生了畏懼感。但在這次大陸爆發疫情後,凸出了國家能力超越政治體制之分。因此,固然有不少人評估在疫情結束後,兩岸有發生衝突的高度可能性,但若雙方把精力放在復原工作的成效上,未嘗不是個促進兩岸再認識的好契機。同時,中共實踐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也已多見成效,或許未來也可以此為兩岸重啟共進發展之門。 (作者桂宏誠,民主文教基金會執行長)

圖1:美國政治學著名學者師福山(Francis Fukuyama)。(資料照片)
本報時評--重新思考兩岸的政治體制之爭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