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9°
( 32° / 24° )
氣象
2020-04-09 | 大華網路報

本報專欄--新冠病毒與武漢肺炎之辨

2020年對人類最大的威脅與考驗,非新冠病毒莫屬。就威脅而言,新冠病毒威脅所有人類的健康生命,而且還包括了經濟;就考驗而言,新冠病毒考驗人類真正文明的程度,包括了合作、信任的價值與情操。台灣目前應對新冠病毒的威脅成果還算不錯,但在文明考驗上則還有待商榷。

此一流行病在今年一月發作之時,各地普遍稱之為武漢肺炎,大概原因有二,一是此病源於武漢,二是世衛還沒有給予正式命名,因此習慣上稱之為武漢肺炎,這是可以理解的。但自世衛給予正式命名為新冠病毒(COVID-19)之後,各國媒體都改用此一新名稱,然而台灣政府官員及媒體仍然稱之為武漢肺炎。曾有媒體質疑政府為何還使用此一被認為帶有歧視性的用語,衛福部長陳時中回應表示用武漢肺炎一詞並無歧視的意味。

武漢肺炎一詞是否有歧視的涵意?不少人辯稱,關於日本腦炎、德國麻疹、香港腳等等都帶有地名,但並沒有歧視的意涵,為何不能稱之為武漢肺炎,更何況它本來就源自於武漢。也有人辯稱,伊波拉病毒,MERS也都帶有地名,為何不見有人質疑。

這些質疑不能說沒有道理,但也忽略了歧視的真正意義。首先,歧視是感受的問題,尤其是被指涉者的感受。就像美國白人可以辯解稱呼黑人為Negro並無歧視意味,但聽在黑人耳中,心中就是不舒服,就是歧視。歧視就像性騷擾一樣,不是以騷擾者的感受來判斷,而是以被騷擾者的感受為準繩。更重要的是,當全世界都開始改口稱新冠病毒的時候,台灣卻依然還堅持要用武漢肺炎一詞,這不是司馬昭之心嗎!

其次,世衛在為流行病命名時,已考慮到地名可能引發的歧視意涵,這代表的是人類的進步。無可諱言,伊波拉病毒是非洲的河流命名,MERS也帶有中東字眼,但這並不代表這是正當的命名。的確,如果中國還是清末民初那個時代,恐怕也無力反對這種稱呼,如果不是中國大陸有足夠的實力來反對這種稱呼,又有誰會去深思其中的歧視意涵。

最後,任何一個用語還要考慮當時的情境脈絡。此時此刻,台灣堅持使用武漢肺炎一詞,不僅有歧視的意涵,更強烈的是仇中的意味。從去年初開始,台灣就開始營造仇中的氛圍,再加上香港反送中運動的火上加油,使仇中氣氛持久不退。在這種氛圍之下,政府依然堅持使用武漢肺炎,而且採取如對大陸限制口罩出口的措施,等於是讓已經接近冰點的兩岸關係雪上加霜。

放棄武漢肺炎一詞,不是示弱,而是示好,是為緩解兩岸關係的一個明智之舉。老實說,用武漢肺炎一詞,只是自己喊爽而已,對台灣而言並無實利,更何況台灣的老大哥美國也已改口稱新冠病毒。想想看,連美國都轉變了,台灣有美國那個本錢嗎?小事大以智而非勇,但政府似乎只想當勇敢而愚笨的台灣人,而多數媒體也只知順從而已。如此下法,期待兩岸關係好轉根本就是痴人說夢了。 (作者清道夫,台灣資深媒體人)

圖1:武漢肺炎一詞是否有歧視的涵意?(資料照片)
本報專欄--新冠病毒與武漢肺炎之辨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