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5°
( 36° / 33° )
氣象
2020-06-02 | 大華網路報

本報是非集--現代酷吏蘇貞昌

行政院長蘇貞昌日前視察高雄榮民總醫院屏東大武地區分院工程的進度,為了醫院建好後會有多少個停車位的問題,高雄榮總院長林曜祥回答大概500多個,蘇貞昌再度表現出了「酷吏」的本色,劈頭就說「怎麼會大概!院長連有幾個車位都搞不清楚?」蘇貞昌並不諱言是要「考」林曜祥,但要不出個具體數字就當眾「電」也是首長的部屬,耍權威和作秀的成分太大。

蘇貞昌出身屏東,回到家鄉視察醫療建設與設施,向同鄉大表他「造福鄉梓」的貢獻,本為人情之常。只不過,用對部屬苛刻的方式來凸顯他的「用心」,卻是作秀意味十足。事實上,停車位除了一般停用外,勢必還有供上卸貨用途使用的,對於醫院的院長來說,能知道個大概的數字也已足夠,何須記下確切的數字?再說,記下來確切的數字有何實際意義?

蘇貞昌還對林曜祥打官腔:「我任命你作院長時,除了耳鼻喉科專門,你還說行政能力強,現在我一考你連幾個停車位都搞不清楚!」這是立威,而且也等於告訴其他首長官員,是我決定你們的官位,要搞清楚主子應該是誰。然而,對於行政能力強不強的判斷,怎會以鉅細靡遺的停車位數字來判斷?畢竟,新建的工程是醫院,而不是公有停車樓,病床數和所需的醫療設備才是核心。

好的行政管理強調授權與協調聯繫,首長掌握的是核心業務的推展與執行,蘇貞昌所關心的停車位具體數字,其實這是辦理總務的主管熟知即可。蘇貞昌會想到用停車位數來「考」人,就算是他媽媽過去就醫時曾遇停車位不足的現象,但到底應該有多少停車位才足夠,蘇貞昌也並未提出他的評估方式。

事實上,高雄榮民總醫院屏東分院在去年11月舉行動工典禮時,總統蔡英文曾去參加,所有興建計畫在程序上應也獲得上級的核定。因此,停車位夠不夠的問題,本不應在半年後才想到,然後再以此為由來「考」部屬還記不記得具體的數字。不難得知,蘇貞昌只是「借題發揮」,加上他本來具有「酷吏」性格,此刻的「嚴厲」除了向鄉親表功外,更是在獲得續任後的立威。

漢朝司馬遷所著的《史記》中有《酷吏列傳》的專輯,專門記述了西漢十一名酷吏的故事。這裡面所講的酷吏,雖尚稱得上能幹,但往往是因要為上位者排除統治上的障礙,所以才施以冷酷的鐵腕手段。由此來看,蘇貞昌也頗符合《史記》中所講的酷吏行徑。

然而,民主時代遇酷吏當政,既可能假借民主之名而侵害人民權利,酷吏對部屬的苛刻,也可能讓公務機關只留下唯諾之人,造成公務人力反淘汰的情形。蘇貞昌這位靠政黨派系爭鬥獲得任命的院長,缺乏對醫師專業人員的尊重,恣意以官大來壓下屬,足堪為現代版的「酷吏典範」。 (作者南宮皖,台灣政治評論員)

圖1:蘇貞昌打官腔,樂在其中。(資料照片)
本報是非集--現代酷吏蘇貞昌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