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3°
( 36° / 28° )
氣象
2020-06-02 | 大華網路報

本報專欄--罷韓案 典型的仇恨政治操作

不論事前所謂的罷韓團體宣稱,即將於6月6日舉行的罷免韓國瑜市長投票是公民權展現的理由有多麼冠冕堂皇,究其實際該罷免案本質上屬於仇恨政治的範疇。否則難以解釋為何罷韓團體在韓國瑜就任市長僅數月之久,即展開罷免連署作業,不顧選罷法就職未滿一年不得提出罷免案的規定。難道韓國瑜團隊的施政真的差到使市民不想讓市府團隊在任上多待一天嗎?

所謂的仇恨政治係特定團體挾著社群操弄技術,開始侵蝕選民的資訊來源,控制他們的情緒、鼓動「起義」,藉此達到所欲達到的政治目的。其手段包括將客製化的訊息,寄生在選民每天吸收資訊的網路平台上;給予選民不一定是真實的資訊,以製造需要的情緒;利用社群媒體讓閱聽者被政治宣傳者影響,失去情緒自主;讓支持者不再相信外界資訊,宛如被牆隔絕在內;放大小眾的極端意見、不實資訊,使之滲透進主流社會。

君不見日前受到梅雨季節瞬間降下大雨的影響,高雄市部分地區因雨量過多致宣洩不及而出現積水現象。不過積水不到1天就退了,與過去5天才退的時間相比,可謂是清淤產生了效果。然而卻有網友在臉書分享舊新聞與照片,PO文稱「清水溝清到口袋去嗎?這樣叫政績?才5月,市政預算花完了?」意圖誤導民眾以為高雄三多商圈區域因此次大雨而淹水。

這就是典型的仇恨政治操作手法,欲以不實的資訊煽動民眾的情緒,希望能夠藉此達到特定的政治目的。此外,特定電子媒體在操作高雄積水新聞亦如此,刻意用「豪雨不進災變中心秘密勘災?」的標題,再搭配訪問某位里長指出市長沒來易淹水的地方勘災,不夠意思!來誘導民眾留下韓國瑜施政怠惰的印象,若再加上1450網軍的操作,選民還能瞭解實情為何嗎?

同樣的狀況也發生在高雄市選委會舉辦之公辦電視罷免說明會上,韓國瑜基於市政考量及不欲產生對立情緒,選擇以書面方式表達對罷免案的看法,而不親自出席說明會。罷免提案法定領銜人陳冠榮不知是否因一人唱獨角戲而惱羞成怒,指稱「韓國瑜又再一次超越了自己的下限,向全台灣人驗證了他的『反民主』作風。」不出席罷免案說明會就是「反民主」,是瞭解何為民主應有的表現嗎?

在歷次各層級的選舉公辦政見發表會中,也多有被選舉人選擇不出席,而是以個人的造勢活動為主,難道都是「反民主」嗎?政見說明不都是以被選舉人認為最能打動投票人的方式嗎?跟民不民主一點都沒有關係!反而是在民主化過程中,推動者往往自認是民主的化身,只要不同意己見,就是「反民主」。莫非陳冠榮也自認是民主的化身,只要不同意他的意見就是反民主?

陳冠榮並對外表示,韓國瑜有「最終的反民主三大奧步」:「首先,可能出來說『只做一任,下屆不再選』,望市民再給他一次機會;第二『下跪道歉』,傳言幕僚們勸說要韓國瑜下跪,打悲情牌才能顯出誠意;第三『假辭職』,輿論猜測韓市長將在6月5日口頭請辭,『讓大家誤以為不用去投票了』,拉低6月6日的投票率」。這又是另外一種企圖以提供不實資訊,來挑動市民的不滿情緒!

陳冠榮並呼籲:「比較一下韓市長在罷免送件前的不在意和囂張,以及送件後見識到高雄人動真格,因為罷免而感到的『害怕』,我們都心知肚明,那只是做做樣子。只要沒過,韓國瑜就會回到幾個月前『能撈就撈、能混就混』的樣子」。除非有具體事證,否則「能撈就撈、能混就混」已經構成毁謗罪,為了達到特定政治目的而無所不用其極,不擔心有反效果嗎?

若非選民看不下去,才讓韓國瑜在台上行銷水果、民進黨在台下宣傳罷韓的影片曝光,讓民眾有機會瞭解實情如何,而不是受不實資訊的牆隔絕在內。陳冠榮曾喊話:「高雄人的善良敦厚,不應該浪費在這種市長身上」。應將之修正為「高雄人的善良敦厚,不應該浪費在這種建立在不實資訊的仇恨政治上」。高雄市民確實要冷靜,才能讓仇恨政治到此為止! (作者艾中樺,台灣/大學教授)

圖1:罷韓團體在韓國瑜就任市長僅數月之久,即展開罷免連署作業。(資料照片)
本報專欄--罷韓案 典型的仇恨政治操作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