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2°
( 35° / 28° )
氣象
2020-06-23 | 大華網路報

本報專欄--名為團結實欲拆解的朝野政黨合作

總統蔡英文原本規劃提名國民黨籍的前台東縣長黃健庭出任監察院副院長,消息披露後,不僅引起國民黨對此有不受尊重的不滿,更導致民進黨公職人員對此提名的群起撻伐。最終使這項提名尚未進入立法院行使同意權程序,即因黃健庭主動退出提名而胎死腹中。執政黨提名在野黨重量級人士出任重要職務,看似為了促進朝野政黨的團結合作,實際卻處處展現要藉此拆解在野黨的機鋒!

這當然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判斷,而是就整件事的前後脈絡觀察而得。君不見蔡英文總統在第一任期內,有那一項法案或同意權行使不是利用全面執政優勢強勢通過。修惡的勞基法、軍公教退休年金改革法案,均是如此;連備受爭議有違憲侵害人民自由之嫌的「反滲透法」,都以逕付二讀的方式完成立法,試問還有什麼法案或人事同意權做不到?

回顧上次頗受爭議之監委陳師孟的同意權行使,被提名時連綠營自家人都表示「這個安排比較出人意料之外」,不過還是在立法院獲得足夠的同意票。同樣地,再次出任大法官前已經擔任過八年大法官的許宗力,當初被提名時也引發有違憲爭議,民進黨照樣利用立法院席次過半的優勢護送他過關,說明只要是蔡英文想要做的,在立法院鮮有通不過的!

黃健庭可能出任監察院副院長的消息曝光後,在野的國民黨不滿也就罷了!偏偏執政的民進黨內反彈的聲浪更大!甚至過去挺英不遺餘力的青年軍、現任民進黨副秘長的林飛帆都要跳出來反對,這不就代表不是真想提名黃健庭,只是欲將他當作擋箭牌嗎?否則豈會放任黨內人士攻擊!民進黨總是聲稱該黨向來有大鳴大放的傳統,不過這說法只適用過去,現在早已不是如此!

在退出提名的聲明書中,黃健庭揭露:「蔡英文與其幕僚稱自己的過去案件都不是問題」,台灣民意調查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對此表示「這不是醜聞,什麼是醜聞?」;另游盈隆也指出,若黃健庭所言屬實,恐怕「代誌就大條了」。民進黨雖然號稱民主進步,但在掌權後卻完全不顧民主進步的立法程序,也不理會公投結果,實在不知有什麼「代誌就大條了」!游盈隆恐是有不切實際的期許!

若民進黨真要團結台灣,在2020年1月總統選舉結束後,就應該透過管道勸阻高雄罷韓的推動,而不是口稱沒有國家隊介入,卻處處看到國家隊介入的痕跡,甚至在民進黨中常會中決議支持罷韓!坊間事前多有評論指出,民進黨應不會「贏賭又贏話」,不料這說法是不瞭解民進黨對於權力的渴望,實際上該黨非得「整碗捧去」,否則不會停止!

表面上罷韓是因為韓國瑜背棄高雄市民去選總統的關係,實際卻是罷韓活動早在韓國瑜同意投入總統選舉前就已開始,若非民進黨不甘心民主聖地的高雄市長寶座落入國民黨之手,豈會由側翼早早發動罷韓活動。若是民進黨真要團結,真要讓選民休養生息,豈會如此?蔡英文在民進黨內初選,都可運用網軍將原本民調遙遙落後的情勢,扭轉到最後勝出,請網軍帶團結的風向,何難之有?

由此可見,蔡英文欲藉提名黃健庭來促成朝野團結合作,就如同國民黨主席江啟臣所言是「虛情假意」,實是為了要拆解國民黨,進而使民進黨有機會長期執政,否則怎會任由黨內人士對黃健庭展開無情的攻擊,又豈會不竭力針對「過去案件都不是問題」向外界說明?故其意圖不是真要團結合作,還不明顯嗎?更遑論民進黨曾於2014年指責黃健庭「涉貪」!不是問題也難!

難怪有國民黨立委會對此指出,民主政治是政黨政治,若要請黃健庭出任副院長,民進黨蔡主席理應事先與國民黨江主席進行溝通,這才是朝野合作;用拉夫式任命官員,就是要進一步裂解國民黨,且讓黃健庭來當陳菊的擋箭牌,不利藍綠和解。果不其然,當黃健庭將被提名為監察院副院長時,媒體再也不關注監察院長是誰?是否適任了?

曾邀請黃健庭做副手的鴻海創辦人郭台銘,力挺黃健庭的清白表示,「人才不該被糟蹋!」民進黨如此糟蹋人才,除了希望藉此拆解國民黨外,還有什麼更好的解釋?強調團結合作,不過是笑話一則罷了!

(作者艾中樺,台灣/大學教授)

本報專欄--名為團結實欲拆解的朝野政黨合作
圖1:黃健庭將出任監察院副院長的消息曝光後,民進黨內反彈的聲浪大。(資料照片)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