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9° / 21° )
氣象
2020-09-18 | 大華網路報

本報專欄--蔡英文戰略路線盲點的再思考

蔡英文曾說,現在是美台關係自中美建交以來最好的時刻,表面上看起來確實是如此。這一段期間,美台互動密切,包括美國高階官員陸續訪台,如前有衛生部長,接著又是國務院主管經濟成長、能源和環境的次卿克拉奇(Keith Krach)來台灣出席前總統李登輝告別禮拜。美國在台協會也沒有閒著,除了宣布八月為美台安全合作月外,處長酈英傑更罕見到金門參加八二三砲戰紀念活動,26日與外交部共同發表臺美「5G安全共同宣言」。美國國務院亞太助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於華府智庫「傳統基金會」演說時表示,要強化台美關係,而且宣布啟動雙方的「經濟與商業對話」。這些一連串的表態式活動,似乎進一步證實了蔡英文所說的那句話,同時也支持蔡英文的美中台三角戰略是正確的選擇,但實際上是否如此呢?

任何戰略皆有目標,蔡英文的最終戰略目標,當然是台灣獨立,因此蔡政府現在的作為都是在為這個目標創造條件,包括去中國化、拉攏美國等等。這樣的戰略其實是建立在兩個重要的假設之上,這兩個假設如果錯誤,那將是戰略上的大失敗,台灣也將面臨極大的風險。

第一個假設是美國的軍事實力仍足以遏阻中共武力犯台。無可諱言,過去中共不敢對台灣動武,就是因為忌諱美國的軍事力量,一九九六年的台海危機就是一例。但是中國大陸的軍事實力在這二十多年的時間中大幅增進,根據西方一些官方與智庫的評估,中國大陸在反介入及區域拒止的能力上已取得對美優勢,換句話說,美國如果要干預中共動武,很有可能是以失敗收場。這些事實是對蔡英文戰略盲點的挑戰,如果真是如此,民進黨政府就應該深思,如何避免中共動武,以及中共為何不動武的深層原因。

蔡英文戰略的第二個假設是認為台灣對美國具有高度戰略價值,台灣有事,美國必然不會坐視不理。當前美中關係正處於緊張對抗的情況之下,美中甚至都有脫鈎的可能。一旦美中關係不好,台灣的戰略價值反而浮現,因為台灣是牽制中國大陸不可或缺的一環,這也是近來美台關係如此熱絡的原因。除此之外,在可預見的未來,美中關係緩和的可能性不高,因此,台灣靠向美國反而可以得到更多的保障。

此一假設的盲點在於台灣戰略價值是變動的,完全由中美關係來決定,一旦中美關係變化,台灣的戰略價值也隨之變化。其次,此一戰略也忽略了中國大陸對台灣的手段比以往更多元,也更有利,美國對台灣的支持也可能都是一些口惠而無實質助益。尼克森的轉變,歷史殷鑑不遠,中美洲與我斷交時,美國也是莫可奈何。

蔡英文戰略的第三個假設是中共政權本身的脆弱性,武力犯台的代價太高。這完全是西方理論的推論,也是崩潰論一再出現的依據。但崩潰論的預言無一應驗。現在中美關係緊張,美國對中國大陸懲罰力道一再增加,華為已面臨斷芯的困境。在此一情勢下,美國政府及蔡政府不少人都認為中國終將屈服於美國的壓力。在此一情勢下,中國大陸更沒有理由對台灣動武,因為代價太高,反而危及其政權。

然而,中共政府是否真的如此脆弱?經濟學人最近有一篇報導,直指川普政府認為中國脆弱的假設,雖簡單卻錯誤。該篇報導認為,「(中國大陸)這種集專制、科技與活力混於一體的做法,仍能在未來推動成長。」換言之,中國不會因為美國的對抗策略而投降。除此之外,美國的蘭德公司今年出版的「中國大戰略」報告,提出中國未來發展的四種可能性,包括勝利中國、上升中國、停滯中國與內爆中國,其中勝利與內爆(implosion)的可能性都很低。所謂內爆,與崩潰相差不遠,但可能性低。由此可知,蔡英文戰略的第三個假設亦有盲點。

有盲點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對盲點視而不見。蔡英文的戰略選擇,包括了價值判斷與事實判斷,但不論如何,都應注意到盲點的存在與風險,這才是執政者負責任的態度。

(作者清道夫,台灣資深媒體人)

本報專欄--蔡英文戰略路線盲點的再思考
圖1:蔡英文的最終戰略目標,當然是台灣獨立。(資料照片)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