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3°
( 25° / 22° )
氣象
2022-04-09 | 中央社

台僑王楠穎返烏克蘭參軍 以台灣之名為第二故鄉奮戰

在緊鄰烏克蘭邊境的波蘭小鎮梅狄卡,出現一張亞洲面孔卻能說著流利的烏克蘭語與俄語,穿梭營帳,幫助湧入的惶恐烏克蘭難民們。他是來自台灣的王楠穎,旅居烏克蘭近8年,卻因俄羅斯入侵一夕淪為「難民」,他日前重返烏克蘭參軍,為「第二故鄉」奮戰。

王楠穎在烏克蘭近8年期間,置產且滿懷成家立業的夢想,?想到俄羅斯入侵讓他一夕淪為「難民」,他在撤僑離境後決定不回台灣,並於日前重返烏克蘭參軍。

梅狄卡(Medyka)到烏克蘭邊境步行距離僅百步之遙,通過邊境關卡,一座24小時開放的白色帳棚是烏克蘭海外志願軍錄取者的指定報到處。

一直在邊境當志工的王楠穎在兩周前,以烏克蘭語填寫參軍申請書,上周末收到錄取通知,幾經思考,他在7日特別穿上烏克蘭的傳統服飾前往報到。王楠穎報到後先被安置在烏克蘭境內一處公共建築,期間他仍持續幫助攜帶幼童逃出烏克蘭的難民,隨後他搭上軍方的巴士前往軍營報到面試。

「很多同事、摯友都在烏東烏南前線,他們傳訊給我,說缺乏食物或醫療用品,城市飽受砲擊,有時我都害怕收到的會不會是最後的告別訊息」。王楠穎在接受中央社跨海電話專訪時,經常因為臨時服務難民而中斷訪問,但他認為「在外面能做的還是太少了」,因此他決定回到烏克蘭境內,幫烏克蘭打贏戰爭,並盼在之後以自身的科技業專才與營造經驗,協助烏克蘭戰後療傷重建。

來自新北市樹林的王楠穎,精通中文、日語、英語、俄語、烏克蘭語等五種語言,是旅居烏克蘭的30多位台僑之一,他原本居住的烏克蘭第二大城哈爾科夫(Kharkiv)是飽受俄軍砲火摧殘的重災區。俄軍6日在24小時內對哈爾科夫發動了54次轟炸,城市多處斷垣殘壁、滿目瘡痍。

「不知道我的房子還在不在,我逃出來時什麼都沒辦法帶,衣服、書都在那裡」。王楠穎3月2日搭乘外交部第二班撤僑巴士逃到波蘭首都華沙,而不得已開啟他的「難民人生」,隨後問題接踵而至。他帶出來的烏克蘭貨幣暴跌,加上用台灣護照進入申根地區只能免簽停留90天﹐「倉促逃難讓我失去一切,沒有錢,沒有住的地方,也沒有工作。」

王楠穎撤至波蘭華沙後曾試圖找打工,當時有4間公司和1個志工職缺,他毅然選擇重返波烏邊境當志工,幫忙跟他一樣無助的烏克蘭難民。因著他來自烏東重災區的背景,尤其能引起難民共鳴,「很多老奶奶聽到我是哈爾科夫來的,就抱著我哭了,太多生離死別和說不出口的恨,只能用眼淚宣洩」。

王楠穎說,他的難民志工工作主要有3項: 協助收集必要物資、尋找交通工具和傾聽難民的苦痛。例如在4月4日,他花了2個多小時,幫一位來自烏東北頓涅茨克市(Severodonetsk)的難民尋找去葡萄牙避難的交通資訊。該位難民只會俄文,完全不會英文、葡語,她的父母與丈夫都還在烏克蘭境內,而她已懷有3個月身孕,必須獨行面對未知的未來。

王楠穎能以同理心對待難民,因為他也是被無情戰爭而打亂人生計畫的受害者。「沒想過戰爭會爆發,其實2月24日開戰那天,我都還照常去上班」。他同時難過地說,那天剛好也是他妹妹的生日,無法跟她說生日快樂,反而讓她擔心哥哥的安危。

原本在台灣日商工作的他,2015年到烏克蘭發展,在烏克蘭國家航空大學取得碩士學位後,獲聘至一家承攬「一帶一路」計畫的中資建築公司擔任總工程師特助,協助在當地建設太陽能發電站與風力發電廠。俄烏戰爭開打後,中國公司閃電撤離,下游烏克蘭包商追著他付工程款或貨款,他也只能無奈地說「連我自己最後一個半月的薪水都來不及拿」。

住在長期色彩親中的烏克蘭,又在中資公司工作,但王楠穎始終有顆火熱「愛台灣」的心。開戰時,許多中國同事第一時間勸他一起撤回中國,但他堅持留下,相信台灣政府一定能幫他順利撤出到波蘭。

王楠穎表示,住在烏克蘭這些年,他一有機會就向每位能接觸到的人(烏克蘭人、中國人、其他外國人),解釋台灣與中國在價值觀、文化、歷史等各方面的巨大差異。他亦期盼加入志願軍後,有更多機會向烏克蘭軍人與政府單位表明台灣是挺烏克蘭的,更期待戰後烏克蘭能與台灣有更多官方良性交流。

這場戰爭已改變了許多烏克蘭人對中國的想法,王楠穎說,以前看到華人面孔,很容易被當成中國人,「現在多數烏克蘭人覺得,是中國資助俄羅斯發動戰爭,而台灣才是跟烏克蘭站在一起。」

王楠穎表示,烏克蘭原本也有一些支持併入俄羅斯的「統派」,但俄羅斯發動的攻擊,照樣對統派的房子轟炸、狙殺家人,讓烏克蘭真正覺醒並全國團結一心,「如果說以前的烏克蘭只是形式上的獨立,經此一役,烏克蘭則是真正精神上的獨立了」。

談到軍事經驗,王楠穎表示,他曾在馬祖北竿服過1年3個月義務役,他認為軍中有各類需求,海外志願軍共兩萬多人,多數外籍軍人不會俄語、烏克蘭語,他或許可利用精通五種語言的優勢協助翻譯工作。

戰爭是一時的,他更心繫烏克蘭戰後重建問題。「希望台灣對烏克蘭的關心不是暫時的」。王楠穎表示,他盼望戰後台灣政府與企業或慈善機構能一起到烏克蘭協助重建,不論是造橋鋪路、建學校等,這些「以台灣之名」投入的基礎建設,烏克蘭人必定會感懷於心,也能真正搭起兩國實質關係的橋樑。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