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3°
( 25° / 22° )
氣象
2021-09-06 | 匯流新聞網

和平婦幼院區員工期盼混打疫苗 陳佩琪:盼到天荒地老盼不到

和平婦幼院區員工期盼混打疫苗 陳佩琪:盼到天荒地老盼不到

匯流新聞網記者邱璽臣/台北報導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和平婦幼院區小兒科主任陳佩琪今(6)日表示:「本院員工期盼混打,盼到天荒地老盼不到!」她還質疑,染疫的機師若當初混打,會不會有較佳的保護力?會不會較不會有突破性感染?他們的突破性感染,應不至於到重症的程度。

陳佩琪指出,會引起社區和學校的恐慌是因為台灣的防疫就是追求清零。至於混打會不會比較能清零、避免突破性感染?她表示不確定。另外,疫情最近看似又有一波新危機,為了確診者足跡,一下子發布了百萬則簡訊,搞得人心惶惶,收到足跡簡訊,民眾當然會恐慌,反射動作就是跑去快篩。

她說有些人做事的心態就是:「反正把簡訊發了,有通知到你就好了,後續沒他事,也沒他責任,往後急診被塞爆,累死醫護和嚇壞百姓,也不關他的事。」

「五月中諾富特事件爆發後,當時我們做第一線的,幾乎都打了當時只有的AZ,要近距離照顧病人,至少要保護好自己,避免染病變重症,當時不打疫苗,或想等其他疫苗,除非做逃兵,自己說不幹了,否則醫院也不敢派你去做前線。」陳佩琪表示,後來莫德納進來,就有聲音要求開放給高風險者混打。她認為,想必是有人看到了一些數據報導,心想若當時能及早開放混打,台灣現在會不會比較不會有這種突破性感染?

陳佩琪有很多同事第一劑注射完之後,終於等到打第二劑的最後期限,即施打後10至12週,都到第12週的最後了,眼見混打無望,紛紛在8月第一週的最後期限打了第二劑AZ,甚至有人為了等到中央開放混打,一直等到周五下午下班前一小時才無奈去打第二劑,不料隔天下午指揮中心就說可以混打了:「結果是很多二類身分的人,他們比一線醫護大量施打的時間稍晚一點,因此得到混打的機會。」

另外,她提到,有些國家要打第三劑了,我國是要追求第一劑的覆蓋率,或是追求完整兩劑的保護力?陳佩琪主張,沒疫情或每天僅個位數確診之下,當然是拚全民第一劑,若是變種病毒肆虐,當然是要轉而追求第二劑的覆蓋率。台灣除前三類打完兩劑的比率較高外,還有許多民眾打完第一劑、正在苦等第二劑,他們多半有慢性病或年紀較大,在Delta病毒擴散威脅下,即使疫苗緊繃,仍該優先給他們打第二劑,才不會跟先前五、六月份一樣,重症住院又多起來,且連帶帶來高死亡率。

陳佩琪指出,常有新聞報導說某某人打了兩劑疫苗仍被感染,或某人混打什麼疫苗還是照常染疫,其實報導這種單一個案,臨床上沒意義,醫學是要用統計數字服人,利用文獻和國內大規模的統計資料,跟大家說現在變種病毒的突破性感染,是打哪種疫苗組合最容易發生?

「有人會專注疫苗的副作用,先前有人說莫德納第一劑會有強烈副作用,AZ第二劑較無,說什麼第一劑打AZ而第二劑混打莫德納,就像是被火車撞兩次一樣,是自討苦吃。」陳佩琪說,其實一般非高風險民眾打疫苗,自然是先求無副作用, 再求效果,而醫護這種高風險行業,打疫苗無非是想求得更好的保護力,五月中旬前,台灣無嚴重疫情,醫護當然都想等保護力較好的疫苗進來。

陳佩琪說明,一個醫院若有醫護確診,整個醫院和接觸到的病人,還有自己的家人和個人足跡,衝擊之大難以想像。AZ和默德納都是歐美廠牌,醫護用自己專業判斷、選擇對自己保護力最好的疫苗,為何會被網軍打成唱衰AZ:「過去就曾領教過台灣第四軍所向無敵,哪裡都能出征,什麼議題都能黑,但還是請頭子約束一下,要黑也請不要選這種和防疫有關的議題。」

新聞照來源:陳佩琪臉書

《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

高端疫苗變滯銷貨 民眾黨:單日接種人數持續探底

參選高雄市長?柯文哲:如果那麼喜歡選舉 我2020就去選總統了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和平婦幼院區員工期盼混打疫苗 陳佩琪:盼到天荒地老盼不到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