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29° / 27° )
氣象
2024-05-22 | 匯流新聞網

中斷的16分鐘 王郁文稱筆錄未記載


中斷的16分鐘 王郁文稱筆錄未記載


CNEWS匯流新聞網記者張孝義/台北報導


新竹市長高虹安立委助理費涉貪案中,唯二做無罪答辯的「水母」王郁文,今(22)日在北院的辯論庭中火力全開,先在提示證據時質疑去年4月12日的偵訊筆錄,檢察官中斷錄音、錄影的16分鐘未記明筆錄,辯論程序中,質疑檢察官說她的薪酬不能拿來買辦公室的零食飲料等等用途,她真的是不能理解。


王郁文在先前的準備程序中,驚爆檢察官偵訊時中斷錄音、錄影是「上面決定起訴高虹安」引發議論,雖然捨棄了勘驗錄影,今天的庭訊中王郁文仍是緊追不放。


審判長就筆錄內容訊問王郁文是否有意見?王郁文提出去年4月12日的偵訊筆錄,經她與律師事後調閱影片發現,中間被檢察官暫停16分鐘錄音錄影,筆錄上並無記載,檢察官說要中斷錄音,且檢察官事後於意見補充書說,是與她的律師交換法律意見,所以才中斷。但在之前她與律師因檢察官提議,有稍微離開偵訊庭上討論交換意見時,整個偵訊影片並無中斷停止,請繼續,所以她覺得中間消失的16分鐘,顯不合理。


審判長問王郁文,這16分鐘有沒有被逼迫應該要怎麼做筆錄?王郁文答稱,她跟檢察官說要再想想,所以筆錄上只有輕描淡寫的記載,沒有被逼迫做筆錄。


王郁文的辯論律師葉志飛乾脆還原整個過程,他表示,檢察官要停止錄音之時,他的確有向他及當事人問「停止錄音好不好?」,他也當場說不用停止錄音,但他們當天完全不知道被中止錄音,而且從事後回復錄音檔案來看,檢察官也沒有說「好,現在開始訊問、開始錄音,我們要製作筆錄」。


葉志飛說,當天他印象中問檢察官為什麼要起訴王郁文貪污治罪條例?因為他認知王裕文是勞工身分,跟公務員,以及執行職務沒有任何關聯,檢察官回答「我們就是要偵辦高虹安」,王郁文就是因為跟高虹安沾上一點點邊,要來起訴王裕文,他覺得不合理。


葉志飛表示,他的確有問檢察官起訴高虹安是上級已經決定的事嗎?偵查檢察官明確告訴他「是的」,他覺得高虹安跟王郁文是兩個不同的主體,而且而且當時檢察官意思是要偵辦高虹安的問政事務費那一部分,根本就沒有說要偵辦助理的加班費。


辯論程序中,論告檢察官先表示要「替國會整吏治、為助理爭權益」。這個部分王郁文表示,檢察官說想利用此案進行國會改革,以及對國會助理的權益的爭取和保障,她很感動,但是,檢察官這樣的願景,居然不是要透過正常的建議立法程序,而是要建立在起訴她們,並要她們被判有罪,可能要背一條貪污重罪的犯罪的前提之下,才能為立委助理爭取權益,她個人真的是深深感到不安與懼怕。


王郁文說,法院應該是判決有罪、無罪,以及無罪推定為基本原則的殿堂,檢察官如果要進行國會改革,應該是要去遊說立法委員修法,檢察官的想法是善意的,可能只是弄錯了場景。


王郁文強調,她只是一介平民,過去從未有政治經驗說實在,也沒有特定,的政治立場,也從未想過要進一步成為一名,所謂政治人物什麼的,她當初真的,只是對國會運作感到好奇,在好友的推薦下,近來了解台灣的政治運作,卻沒想到被牽扯進來,這個巨大的政治旋渦,周邊異樣的眼光,讓她身心壓力也是大到無法停息。


王郁文說,她的認知,該領的加班和薪酬應該就是她自行決定用途,結果檢察官說她的薪酬不能拿來買辦公室的零食飲料等等用途,真的是不能理解,甚至有提到2月初買的咖啡,高虹安不喝咖啡,那根本不是高喝的,是她買來給拜訪辦公室的客人喝,她自己買這個咖啡,也從未被任何人說過不行,所以她不知道,原來薪酬拿來請客人喝飲料,是不符合檢察官所謂的「薪酬用途」。


照片來源:CNEWS匯流新聞網資料照片


《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


高虹安稱助理回捐民進黨行之有年 審判長:非常難以想像


劍青檢改同步公告 聯合徵求遴選檢察長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