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7°
( 28° / 27° )
氣象
快訊

2022-07-31 | 中天新聞

快訊/「不知陳明通將初稿給余正煌」 林智堅喊冤:水落石出,還我清白

快訊/「不知陳明通將初稿給余正煌」 林智堅喊冤:水落石出,還我清白

針對民進黨桃園市長提名人林智堅所涉及論文抄襲爭議,他的指導教授陳明通今(31日)再發2000字聲明,強調是他先修正林智堅論文後,才交給余正煌參考。對此林智堅表示,藉由陳明通老師的聲明可以很明確地告訴大家,水落石出,還我清白,我沒有抄襲。

林智堅表示,今天陳明通老師的聲明證實了他不僅交給了余先生我所知道的這六份民調資料,也交給了他我自己研究設計的初稿,不過我要跟大家報告,陳明通老師交給余先生我的研究設計初稿我是不知道的。當時陳明通老師只是再一次我和他的meeting當中口頭告訴我,有一位同學他的論文被指導老師沒有同意,所以他必須修正,因為時間很趕,他問我說我是不是可以提供我的民調資料, 所以我當時是出於善意,老師跟我提出我也就口頭答應。

林智堅表示,不會輕易地隨意去指控別人他的論文是不是抄襲,因為自己深受其害,過去這段時間我們必須花了很大的人力、花了很多的時間想要找到證據,來跟社會大眾說明,因此證據會說話是上周我們召開記者會的一個主要原因,也是我們主要的訴求。我也要藉這個機會來說明,因此我不會去認為余先生是不是抄襲了我的論文,而這件事情應該是由學倫會來做一個公正公平的判斷。我研究的是我自己的選舉,我相信沒有人會比我更了解2014年新竹市的選舉,我是當事人且身歷其中,所以我為什麼要抄襲別人,從今天陳明通老師的聲明對我來說是水落石出,還我清白,我沒有抄襲。

林智堅發言全文:

我想我要藉由陳明通老師稍早的聲明來跟大家做一個說明,陳明通老師在這次的說明裡面很明確地指出,當時對於我的論文研究設計初稿先有了指導,時間點是在2016年的1月30號,我到學校去和老師討論,在更早之前我就提出這樣的計畫,大概在2015年的下半年,用我自己選舉,2014年新竹市長選舉,我研究的是三腳督的影響,我用的是自己選舉民調的資料,這個民調的資料是不公開的,我跟大家強調一下,它是一個內部的民調。1月30號跟老師meeting結束之後,2月1號老師把修正後指導後的版本回傳給我,當然就是大家所看到的,昨天在我的臉書上,都已經把所有交到台大學倫會的資料公開了。這個就是我們所提的兩份公證文件,一份是2月1號,一份是3月8號,那麼2月1號就是我初期的研究設計初稿,也就是和余先生在論文上有很多雷同的地方,就是來自於這個初稿,今天陳明通老師的聲明證實了他不僅交給了余先生我所知道的這六份民調資料,也交給了他我自己研究設計的初稿,不過我要跟大家報告,陳明通老師交給余先生我的研究設計初稿我是不知道的,我是不知道的,在這個過程期間,我做了很多努力來找到這個2月1號初稿的資料,也因此和陳明通老師確認他是不是有在2月1號寄給我這封信,所以我要跟大家報告,為什麼我們上個禮拜和大家召開記者會,不斷的和大家強調這兩個公證文件的重要性,因此這兩個公證的文件是能夠證實我的論文是來自我的原創,我絕無抄襲。今天陳明通老師的聲明是強化並且證實是他把這份資料交給余正煌,我要跟大家強調,他把這份資料交給余先生我是不知情的,在他聲明之後我才能夠確認還有和大家報告。

我也藉這個機會和大家來說明一下,很多的社會大眾和媒體朋友在關心,為甚麼我不出席台大的學倫會。我本來很期盼台大的學倫會能夠秉持學校的獨立性,公平公正的來審定這個事件,非常遺憾召集人蘇宏達院長在這個事件上未審先判,並且有偏頗的言論,於是我們和律師研究之後我們建議召集人應該要迴避,很可惜沒有辦法得到回應。另外也要和大家說明,在學倫會的規定當中,有兩個方法來回覆學倫會,一個當然是親自到場說明,一個是可以透過書面的方式,所以我們後來研議在召集人不願意迴避的情況之下,我們決定透過書面的方式來呈現我們的資料給台大學倫會,這也是要特別跟大家說明的部分。

另外我想就陳明通老師的公開聲明有幾點和這個事件特別有關係,我要跟大家來做一下說明,在第一點裡面他就寫了,其實余正煌的畢業時間雖然比我早,不過是林智堅在2014年選舉的民調資料和論文寫作先開始,才有余正煌的論文寫作,不過這兩個論文裡面是進行不同問題意識不同研究,當然結論也會不同。另外在第二點他特別提到,這些說明文字的雷同是因為陳明通先修正了林智堅的論文相關部分後,再交給剛換論文題目而且修業年限只剩一個學期的余先生做參考,要和大家特別來強調,陳明通老師指導我的論文研究,並且在修正之後把這份資料給了只剩一個學期就必須要畢業的余先生。所以雖然我先開始寫作,但是他先畢業,因為他比起我有更大的時間壓力。藉由陳明通老師的聲明可以很明確地告訴大家,這份論文我絕無抄襲,有很多的媒體有或是有一些網友就會質疑,如果我沒有抄襲,那是不是就是余先生抄襲我。我不會輕易地隨意去指控別人他的論文是不是抄襲,因為我深受其害,過去這段時間我們必須花了很大的人力、花了很多的時間想要找到證據,來跟社會大眾說明,因此證據會說話是上周我們召開記者會的一個主要原因,也是我們主要的訴求。我也要藉這個機會來說明,因此我不會去認為余先生是不是抄襲了我的論文,而這件事情應該是由學倫會來做一個公正公平的判斷。

最後我還是要再跟大家講,對於發展出這個事件,首先對於我的母校,不論是中華大學還是台灣大學我都深感歉意。因為其實這件事情是因為選舉才發生的爭議,所以我覺得非常的抱歉讓學校、老師、同學都產生了許多的困擾,這段時間的紛擾。但是我也深深對這件事情感受到說我很無奈,我是好心給雷親(台語),當時陳明通老師只是再一次我和他的meeting當中口頭告訴我,有一位同學他的論文被指導老師沒有同意,所以他必須修正,因為時間很趕,他問我說我是不是可以提供我的民調資料,我要再次強調因為這個民調資料是內部,我不提供余先生今天是沒有辦法完成這一份論文,所以我當時是出於善意,老師跟我提出我也就口頭答應,但是我們也沒有落於任何的文字,我更不知道說老師把我原先做的初稿交給了余先生,我要特別強調的是在這個論文裡面,我研究的是我自己的選舉,我相信沒有人會比我更了解2014年新竹市的選舉,我是當事人且身歷其中,所以我為什麼要抄襲別人。第二,我使用的是我自己的民調資料,這是不公開的資料,我如果不提供給余先生,余先生如何完成這個論文。最後余先生之所以會比我先完成,因為他有時間的壓力,反之我在論文的寫作過程當中,因為公務繁重所以我也花了很大的時間在工作上,當然一定要完成,但是就慢慢地來完成。所以我要強調的是說,從今天陳明通老師的聲明對我來說是水落石出,還我清白,我沒有抄襲。

【更多中天快點TV報導】

陳明通最新2000字聲明!「先修正林智堅論文 後交余正煌參考」

為何鄭文燦、林智堅要緊咬余正煌?藍營女戰神曝民進黨驚天算計

「陳明通連這種話都敢講!」沈富雄:林智堅完了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