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
( --° / --° )
氣象
2020-04-17 | 大成報

政黨應精選幹才為國服務(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最近寫幾篇台灣成功防疫的拙文都要忍不住提到台灣公共衛生鼻祖、日本治台第四任總督兒玉源太郎的民政長官後藤新平-這位日治時代對台建設數一數二的大功臣,後藤新平係留學德國的醫學博士,日本第一任台灣總督樺山資紀一到台灣就禮聘當時擔任日本內閣厚生省衛生署長的後藤新平出任台灣總督府的醫療衛生顧問,以解決當時台灣流行性疾病到處傳染的問題,將原本鼠疫、霍亂、瘧疾、天花、肺癆、瘟疫、黑腳病到處橫行的惡魔島治理成真正的美麗島;俟第四任總督兒玉源太郎正式邀請後藤新平長駐台灣擔任第二號人物民政長官(相當於總督府秘書長),又由於當時兒玉源太郎不只是內閣陸軍部長而且是日本駐中國東北關東軍參謀長又是滿洲國南滿鐵路總裁長駐滿州與東京,故台灣政務都交由後藤新平代行處裡,後藤新平亦形同代理總督,兒玉源太郎曾數度向內閣總理伊藤博文(亦兼任朝鮮總督)推薦後藤新平出任台灣總督,惟因當時日本治台伊始、反日戰鬥還時有起落,故總督還都由軍方大將(至少中將)出任俾方便調兵遣將征討抗日團隊,故而後藤新平無緣出任台灣總督,他在台灣擔任民政長官八年半時間將台灣改造成一個非常進步的現代化地區;當時他選拔很多優秀的「東大」(東京帝國大學)高材生到台灣服務,如建築設計總督府、司法大廈、台灣銀行總行的森山松之助,設計台灣第一座日月潭水力發電廠的井手薰,設計烏山頭水庫和嘉南大圳的八田與一(有嘉南大圳之父之稱)都是「東大」的高材生,其中八田與一自「東大」畢業到遇船難過世都一直在台灣工作,他在台灣幾乎參加當時台灣各項重大工程之勘查、評估、規劃、設計如高雄港、台北地下水道、日月潭發電廠、台南山上淨水廠、桃園大圳、還提出興建曾文水庫之建議案及大甲溪德基水庫之勘查等,他還在台灣興辦「土木測量專門學校」,八田與一和後藤新平都是台灣人民至今還建銅像紀念的日本政府官員,其他像台灣逢萊米之父磯永吉和台灣糖業之父新渡戶稻造都是日本大帝國一流的人才被派到台灣來服務;當時東京有一個說法「東大第一名畢業生留在東京、第二名畢業生派到台灣、第三名畢業生派到滿洲國、第四名畢業生派到朝鮮、第五名畢業生派到南樺太(就是庫頁島南部)」,所以我二十幾年前寫文章就反對日本殖民台灣的說法,日本根本就要皇民化台灣,要把台灣建設成第五個島國,日本統治台灣把台灣建設得比中國任何一省市都進步,但除了駐軍不算在內(因這些軍隊要前進南洋)日本公教人員只派二萬五千多人到台灣(與鄭成功攻打台灣時差不多),但國民黨蔣幫集團帶了二百萬軍公教眷屬進駐台灣,而蔣介石公開宣稱以台灣為反攻大陸「復興基地」(但大部份人都說「反攻無望論」),所以他的「反攻大陸論」顯然和馬英九的「六三三」及韓國瑜的「創造高雄為台灣首富」都是在騙人騙預算的,所以最後實踐證明說日本殖民台灣的是國民黨蔣幫集團自己,但自己卻一開始就帶二百萬軍民來台灣殖民,最後坐吃山空還大炒作軍宅豪宅,這就是國民黨最騙人的經典,比蔣經國在上海發行「金圓劵」還騙更大。

其實真正有良心有守有為的政治家都和日本一樣;英國女皇派最後一任總督彭定康到香港前他是保守黨主席,也就是選贏的當首相選輸的擔任香港總督,所以大家勿以為他也是一位大草包像韓國瑜一樣選黨主席選輸了被吳敦義「放逐」到高雄發配邊疆,彭定康曾任環境大臣頗有建樹政績斐然,英國女皇派他出任香港總督前召見他說香港是英國在遠東最重要的城邦,也就是遠東的倫敦,所以倫敦有啥香港就要有啥;1842年英國開始治理香港也就抱此態度與做法,所以1887年英國就在香港創辦香港西醫書院(香港大學前身其第一屆第一名畢業生名叫孫文),北京京師大學堂(北京大學前身)則創辦於1898年,比香港大學晚了11年,也比台灣大學晚了二年,後藤新平醫學博士於1895年到台灣總督府擔任醫藥衛生顧問即開始興辦「台灣醫學講習所」(台大醫學院前身),這三所亞洲遠東地區名校北京大學是最晚問世,可見當年「政府治理」的效率與態度;所以我大約在十年前就寫過「台灣何其有幸被日本統治五十年、香港何其有幸被英國統治155年,台灣又何其不幸被國民黨蔣幫集團統治將近七十年」;人家政權不管是東洋或西洋都是派一流人才來治理台灣或香港,但蔣家父子因自己學業德業功業都不高,功德更非常不足取,所以一般正直正派的人不會與之為伍更不會追隨於其後,真正國民黨的人才都跑到宋慶齡那邊去了,只有一些不願吃共產黨大鍋飯的「海歸派」如胡適之等人才會勉為其難地和蔣介石應付應酬一下,但這種人並不多,譬如陳立夫陳果夫兄弟只因陳英士的關係而和蔣介石混在一塊,陳英士被暗殺後蔣介石對陳果夫陳立夫兄弟亦多有關照,兩兄弟亦歷任黨政教要職,政界有「蔣家天下陳家黨」之美喻,可見兩兄弟在當時政壇之勢力;抗戰時陳立夫擔任教育部長,陳果夫亦擔任國民政府委員兼江蘇省主席,抗戰勝利後為配合實施憲政當時教育部將國民黨的中央政治學校與蔣經國三民主義青年團興辦的中央幹部學校合併為「國立政治大學」,當時年僅三十七歲沒有博士學位也沒有教授資格的蔣經國欲爭取出任「教育長」(仿效原來中央政治學校與中央幹部學校制度在校長之下設「教育長」負實際校務執行權責),但不為教育部長兼代校長-俟成立後正式出任校長的陳立夫之反對,從此陳立夫便「榮升」國府政務委員(不久就到美國養雞了),由其兄陳果夫出任「教育長」,蔣介石出任「榮譽校長」,顧毓琇博士出任首任校長,現在政大校園中有一棟「果夫樓」就是如此而來;蔣經國啥事都要尬一腳好像啥事都懂其實啥事都不懂,這就是蔣介石蔣經國用人任事之典型;又如蔣介石在軍事方面也都重用他黃埔官校學生當指揮官,結果除了只會大聲喊「校長好」「校長萬歲」外其他最拿手的專長就是專門打敗仗,抗戰時跑給日軍追、內戰時跑給共軍追,最後追逃到台灣,美其名是「整軍備戰」「反攻大陸」,其實是在搞錢炒作軍宅、豪宅,不然就是把錢存到美國或瑞士,剛逃到台灣時還有孫運璿和李國鼎幾位人才,可是後來李國鼎亦被蔣經國整肅了,剩下一個孫運璿也中風長期臥病無力再為黨國打拼賣命了;蔣經國豢養20幾萬特務在整肅異己還到美國去暗殺美籍華人作家,最後蔣經國的天下只好草草收場,他的留俄同學鄧小平是越來越讓世人崇拜,他是搞到無人願去祭拜;蔣家用人不當也讓蔣家王朝無法善終;國民黨傳到連戰主席的手裡,因為連戰連敗又腰纏太鉅額的來路不明財產,真正正派人士都敬鬼神而遠之,最後就在明爭暗鬥中被更差勁的馬英九所取代;馬英九看是道貌岸然其實也非啥善類,這方面吾人已著墨甚多故不再贅述;就在物以類聚之天條下,馬英九也只能拉到吳敦義這一流的夥伴當備位候補,等到吳敦義這種等而下之的「下咖」登上主席大位也只能用到像韓國瑜這種比蔣經國、馬英九、吳敦義更差勁的小混混出身的「小弟」了,因此國民黨也就只好每況愈下,一代不如一代,也只好從中國大陸一路大逃亡逃到台灣,又在台灣越混越無地自容越來越沒地位,現在連中共都懷疑國民黨還有啥機會在台灣揚名立萬恢復生機,現在民意信任度僅剩9%多一點,和馬英九幹總統最後的民調滿意度差不多,所以國民黨已經從最大在野黨淪為「最大小黨」了,與剛成立的台灣民眾黨在爭最大在野黨的慘狀,吾人相信台灣民眾黨最後會略勝一籌,因國民黨內根本不重視人才,只重視一些蠢材(如郝龍斌、韓國瑜)或庸才(如李乾龍、李彥秀、顏寬恆);其實國民黨內人才也很多如如以前的孫立人、吳國禎和後來的黃大洲、林政則及現在的黃健庭、黃敏惠、劉增應等但都無法受到重用;現在大家走進大安森林公園或走在中華路上或搭乘台北捷運都會想到黃大洲,可惜黃大洲最後在台北市的外省人見棄下以行政院經建會專任委員在一間約三坪大的小辦公室內結束公務人員生涯,留下市民永遠的懷念;林政則也差不多,他讓新竹市改頭換面迎向新生,連續八年民調滿意度都是全國第一名(當時全國最富裕的台北市馬英九市長都是第六七名),但國民黨提名馬英九以「六三三」騙取總統寶座,而林政則卻派任為政務委員兼凍省後的台灣省主席,所以國民黨的最高價值就是不折手段的搶首長大位,俾利各黨內大員能海撈一頓「能混就混、能撈就撈、能騙就騙」,馬英九如此、吳敦義如此、韓國瑜也是如此;以國民黨根深蒂固之傳統文化只要能盤據中央或地方首長大位就能掌握巨大的公共資源就能國庫通黨庫、黨庫通私庫最後狐群狗黨都有發大財機會(不是高雄發大財喔,大家觀念要搞清楚,不要混淆了)。

所以當前國民黨全黨想盡辦法揭盡心智要保全韓國瑜的市長大位,其目的不是在爭取為民服務的機會而是在爭取海撈的機會,韓國瑜的「大草包」已是國際聞名婦孺皆知了,除了振臂高呼「高雄發大財」的本事外其他就無正事會幹了(例如喝酒、打麻將、瞎掰砍大山、苦民所苦睡到中午都是他最拿手的專業的),所以國民黨蔣幫集團存在的目的就是搶大位然後海撈發大財,是得天下「英財」而聚之而撈之,這種政黨將瞬間自台灣消失是必然的結局,這個結局可以為其他政黨之卓參(包括民進黨喔!)所以所有政黨都要慎選英才來為國為民服務,就像這次「武漢肺炎」的防疫團隊一樣,每個人的專業都是可圈可點的,每個人的貢獻都是可歌可泣的,台灣人民給防疫團隊超過92%的支持肯定(這是國民黨馬英九總統的十倍诶),世界各大媒體每天都在報導台灣的防疫績效勇冠全球,都在專題報導蔡英文總統;有的國家網民要蔡英文去當他們的總統,美國參議員要川普總統推薦台灣的陳建仁副總統去擔任世界衛生組織的秘書長,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多年來何時被世界各國這麼重視過,台灣四百年來何時這麼光榮過;所以台灣人民一定要選賢與能,當然最重要的是各政黨要為國為民慎選英才,勿再推舉一些蠢才或庸才更不可再推舉一些騙子來誤國誤民了吧!(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