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6°
( 37° / 34° )
氣象
2020-04-27 | 大成報

禮讚刺蔣50週年(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1970年4月24日留美學生黃文雄與鄭自才在美國紐約廣場大飯店前對來訪的中華民國特務頭子同時也是世界殺人魔王之一的蔣介石兒子蔣經國開了一槍,開啟頭腦與韓國瑜一樣遲鈍不靈光只會玩女人的蔣經國開始檢討在台灣荒唐政策之不當,而推出一堆一樣很荒唐不明智亂用人的「吹台青」政策,其中最大的錯誤就是為一篇「台大人的十字架」而起用趙藤雄企業集團的副董事長吳敦義,種下今天國民黨蔣幫集團在台灣頻臨瓦解的遠因;蔣經國在中國用了超過一百萬個特務人員(馮玉祥回憶錄中寫的)結果鬥輸了周恩來與陳庚領導十幾萬的特務;因為和他父親一樣蔣經國也用了一大堆飯桶只會到處汙錢或濫殺無辜製造白色恐怖的特務;就如黃文雄和鄭自才在紐約開這一槍後就開始天涯大逃亡,甚至還躲到北歐的瑞典去,只為要躲避蔣經國散布在全球各地的特務追殺;不過黃文雄與鄭自才雖然亡命天涯26年,吾人還是要向兩位「台灣民族英雄」禮讚歌頌高唱「奇異的恩典」祝福兩位英雄長命百歲、福壽綿綿、萬壽無疆、後福不盡。

蔣經國做的壞事太多了,這些壞事當然不可能是他親手親為,因為他豢養太多特務囉嘍狗腿子,他的親密愛人章亞若替他生了一對非常傑出的雙胞胎章孝嚴章孝慈兄弟,結果這位章亞若夫人在生產後不久竟被蔣經國手下「死忠者」毒害;1948年蔣家在中國大陸快混不下去時,將經國還去上海發「金圓劵」搞到了好幾億的黃金,蔣經國頭號大將王昇在第一次返鄉探親時與親信在重遊上海市時有感而發說「我們欠上海人太多了,以後有機會要多還他們一些」,可見當年王昇協助蔣經國在上海海撈的「金圓劵換黃金」之業績之驚人,竟在相隔四十年後還有如此之深之感觸;這筆錢蔣經國是無法還了,國民黨就是有能力還也不會還了,上海人就甭再做美夢了就當被山賊強盜強走了,大家只要把這段不幸的遭遇記錄下來傳給子孫讓子孫知道蔣經國與黑幫盜匪無異-作惡多端無惡不作,就像現在廣西省桂林市人民政府已為章亞若的墓園建成「蔣經國夫人章亞若女士紀念墓園」供人休憩憑弔紀念;蔣經國在台灣也有一段很恐怖的愛怨情仇,他以太子之尊苦苦追求國劇名角顧正秋,據說還許以正宮之位,但不為顧正秋心許,顧正秋此時已心儀當時財政廳長發明設計「愛國獎劵」的任顯群。結果蔣太子身邊的囉嘍馬上使出狠招讓任顯群變成「知匪不報」份子,不但省財政廳長烏紗帽栽了還去蹲了幾年蔣經國設計的政治黑牢,顧大美人苦等愛人同志數年黑牢出來再結婚並雙雙到台北縣的金山鄉去開農場,過著郎才女貌採菊東籬下悠然見陽明山看東海的日子,從此顧正秋只唱國劇給任顯群聽,蔣太子變成蔣院長又變成蔣總統也無緣再聽到顧正秋的悅耳國劇了,這就是作惡多端的蔣經國的下場,敬酒不吃吃罰酒;蔣經國亂搞惡搞的事很多、不只是男歡女愛的愛怨情仇而已;他為了爭奪大位排除異己黨同伐異惡整了很多人,除了像嚴家淦都幹了總統還以蔣經國「主席」馬首是瞻才能明哲保身之外,其他像孫立人、吳國楨、陳誠、宋美齡等只要是蔣經國取大位的障礙者都必排除之,所以他是搶女朋友者必整肅之、搶大位者亦整肅之肅清之,因他在台灣亦掌控八大情治系統(其實是十大);他連鬥宋美齡時也把宋美齡大將李國鼎也「順便」一起鬥下去,這位與孫運璿齊名並稱國民黨兩大財經幹才的大臣被蔣經國整肅後心灰意冷不願再為蔣家賣命了,後來蒼天不保蔣家竟讓孫運璿中風差一點回天乏術,等救回來後已無法再幫蔣經國扛大樑了,要回頭再找李國鼎出來組閣已緣滅於廟堂,李國鼎只願在民間協助發展高科技資訊產業及提倡企業倫理的「第六倫」,蔣經國無奈之下只好找出蔣家最忠誠的帳房俞國華(時任中央銀行總裁兼行政院經建會主任委員兼國民黨黨產會主任委員)出來擔任閣揆;這就是蔣經國「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的寫照,真是「經國不仁、以百姓為芻狗」了。

蔣經國不仁的暴政太多了,過去吾人已寫過很多,這裡再隨便寫幾件:他為了鬥李國鼎(其實是要鬥宋美齡)讓他的特務狗腿子隨便安個罪名就將有「蕉神之稱」的高雄青果運銷合作社理事主席吳振瑞抓起來判刑,把宋美齡手下大將時任中央銀行總裁的徐柏園整肅下台,從此台蕉在日本市場一蹶不振,從民國五十年代每公斤外銷價36元急速下降到每公斤12元左右(比原來內銷價還低),日本市場市佔率從90%下降到10%,台灣蕉農真是被蔣經國害慘了,害到現在近半世紀,台灣蕉農永難翻身,當年若是總統由人民直接選舉那蔣經國就是用「六三三」來騙或用「高雄發大財」來騙也騙不到「總統」或「市長」寶座,這是蔣經國對台灣農民最大的暴政。

蔣經國也把全國營造業害得很慘,他在行政院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簡稱退輔會)搞了一大堆事業舉凡醫院、學校、瓦斯、藥廠、農場、工廠、公共巴士、遊覽車、修車廠、大飯店、營造業、水泥廠、砂石場、百貨業應有盡有,盡其所能的與民爭利,民間人士說「退輔會除了酒家生意沒做以外其他都做」,其實這只說對一半,蓋有退輔會事業單位高階人士家屬就在開酒廊生意、客戶都是與退輔會事業單位有生意往來的商人在進出捧場;蔣介石帶的將軍專門打敗仗,但一退伍跑到蔣經國的退輔會旗下事業單位卻都很會做生意,不懂瓦斯的也能經營瓦斯公司擔任董事長與總經理,很多將軍還會做工程經營營造業,蔣經國還創辦一家「榮工處」還立法給予政府公共工程優先議價承攬權,後來經濟部亦有樣學樣仿效如法炮製給予當時公營的「中華工程公司」優先議價承攬經濟部及所屬事業單位之工程議價承攬權,接著省政府亦如法泡製給予省營的唐榮公司營建部優先議價承攬省府及省屬事業單位或省府補助縣市政府主辦的公共工程,如此上下交征利結果民營營造業只能承攬鄉鎮公所基層小工程或去充當三家公營營造業之小包(當時這是違法的),不然就去專門承包民間建築投資業之工程;筆者剛上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時最大民營營造業一年業績不到兩億、都是在經營建築投資業者;一般專門承攬公共工程的民營營造業一年業績能達一億的已是頂呱呱了;而榮工處則超過五億以上(不含海外工程業績、海外工程90%以上是援外工程)當時韓國國內綜合營造業之大型業績都在三十億以上(大約是台灣民營業者的三十倍以上),所以台灣的公營營造業享有公共工程的優先議價承攬權大大的限縮妨礙了民營營造業的正常發展,而這就是濫觴於蔣經國的惡政與暴政,他為了照顧他的退除役官兵之就醫、就業、就學、就養而不顧台灣人民之死活而不擇手段與民爭利;所以吾人在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任內有很大的工作量是在對抗蔣經國此一惡政與暴政(就是爭取公共工程公開招標);這些事涵蓋面甚廣、介面也很複雜,總之一言難盡,蓋以蔣經國經營之特務組織有如八腳章魚又如晝息夜行的蝙蝠很難一言以道盡,總之就如蔣經國之個性莫測高深不可言喻;他父親是拿著槍厲行威權統治、而明槍易躲,但蔣經國是搞八腳特務行白色恐怖統治,是暗箭難防的,所以很多政敵乾脆敬鬼神而遠之、避難國外較能平安度日。

但是還有一種人如黃文雄和鄭自才明明已平安生活在人間天堂的美國,博士學位也垂手可得,美金美女美眷美國綠卡都美夢連連,但他們還是拿著槍去讓蔣經國驚魂紐約,再反省台北一連串的暴政,最後他們成功了-蔣經國知道他蔣家想在台灣再混下去就要重用一票較聽話又會吹牛的台灣青年(俗稱吹台青),蔣經國此一政策確實大大改善國民黨失敗逃亡的敗軍結構,讓「吹台青」幫蔣經國撐起半邊天,可惜最後還是被他的特務與東廠警總的濫殺無辜嗜血成性給搞砸了;從後來不斷發生「余登發父子事件」「中壢事件」「美麗島事件」「陳文成事件」和「林義雄滅門血案」,每一件都和蔣經國的特務囉嘍難脫干係,尤其是警總的殺手讓全島到處風聲鶴唳草木皆兵;最後在蔣經國的特務殺手越洋跑到美國去「槍斃」美籍華裔作家劉宜良(筆名江南)後蔣家在台灣就難再混下去了,蔣經國以鉅額公帑賠償美國政府和劉宜良遺孀,台灣人民當然將這筆帳記在蔣經國頭上,蔣經國最後只好憂憤吐血而死,無臉再見善良的台灣父老百姓。

蔣經國最後有這股反省能力當然要感謝黃文雄鄭自才在紐約給他的教訓「槍諫」,這股反省使蔣經國大量啟用「吹台青」,使蔣經國在面對民進黨組黨時不敢再抓人殺人,他知道自己大限不遠而國民黨也來日無多,台灣最後還是要交給台灣人治理的(鄧小平鄧穎超都如此說過);所以黃文雄鄭自才在紐約的「槍諫」是導引台灣進步的根基點,沒有這一槍「教訓」蔣經國,蔣經國還是醉生夢死,那台灣就沒機會雄踞第一島鏈的中心點了;所以謹以此文向黃文雄鄭自才兩位民族英雄致上最敬禮。(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