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4°
( 35° / 33° )
氣象
2020-05-28 | 大成報

韓國瑜的歷史定位已然確定(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很多政治人物都在努力追求自己的歷史定位,當代最典型的就非馬英九莫屬,他為了追求歷史定位竟以自己能力八十年都無法達成「六三三」騙取總統大位,又為了追求歷史定位竟可以不顧自己身為總統尊嚴只要台灣「區長」就行,只要能見到習近平老大或其代表人就是當個沒身份的「路人甲」「路人乙」「路人丙」都無所謂,他為了能親謁到習近平的龍顏而永遠支持「一個中國原則」,馬英九當然非常清楚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國家之所謂「一個中國」就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至於「中華民國」就是「台灣」也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所以馬英九講的「一個中國」實際上是「國破山河在」的現象,但為了親近習近平國家領導人,馬英九也是樂得將「國破的中華民國」暫時裝上葉克膜,自己跑去擁抱習近平所代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以遂行他們終極統一的美夢,因為阿扁總統說「有夢最美希望相隨」,只要能追逐「中國統一的美夢」馬英九認為將「中華民國」和「國旗」暫時收藏不露是情有可原的;所以馬英九就努力抱著「一個中國大夢」、一直抱到支持度僅剩9.2%,創下全球最低紀錄,而這亦是馬英九的一項很丟臉的歷史定位-世界上最低支持度的總統;現在韓國瑜也和同質性相當高的馬英九一樣喜歡信口開河胡說八道(他高雄老闆們頒賜給他一個外號叫「韓極混」,這和筆者仿照蔣介石的「瑞元無賴」也給他一個「國瑜無賴」的外號差不多)所以我常說韓國瑜面對高雄市民的「罷韓大槌」也甭嚇得像小孩子見到父母的鞭子就裝得一副乖小孩一樣,如果韓國瑜不要那麼混而不把高雄市政當一回事則今天也甭裝可憐裝乖寶寶,連週末下大雨留在高雄防災也要昭告天下「我星期六犧牲休假」,其實大家都知道市長要不要休假都無所謂反正最終責任都由市長承擔,這就是王淺秋講的責任政治制度,如果韓國瑜把市政辦得第一第二名,那高雄市民絕不會管市長是不是「苦民所苦睡到中午或下午」,問題是韓國瑜市政是連續兩年都是拿全國倒數第一第二名,又不認真辦市政又上任沒多久就「被動式」跑去選總統;看看人家陳時中自今年初開始防疫迄今已將近五個月都沒休假(開始防疫之前他的高堂剛殯天成仙他剛辦完母親後事所以事實上他已忙了將近六個月),陳時中也沒像韓國瑜那樣昭告天下,若非防疫中心記者團說出來國人也不知陳時中已有將近五個月沒休假而且還日以繼夜操勞防疫工作,如果韓國瑜默默的埋頭苦幹市政,不必到處大聲喧嚷、市民亦會了然於心那麼民調支持度亦會向陳時中一樣高達94%,絕不會是倒數第一第二名那麼丟臉也害全體市民丟臉,選出這麼差勁無能的市長害全體市民都無臉見台灣父老,難怪一大半的市民要罷免掉韓國瑜,實在是韓國瑜讓全體市民太丟臉了;如果韓國瑜像陳時中如此埋頭苦幹力疾從公大公無私,不但會獲得全體國人94%以上不分黨派的支持而且連日韓兩國網民都歡迎陳時中去當他們的衛福部長,豈會落魄到被罷免的局面呢?

再看比高雄發展條件差很多的屏東縣長潘孟安不是拿第一名就是第二名,2019年的「台灣燈會」在沒高鐵沒捷運沒民航機場的惡劣條件下還辦得史上空前的成功、轟動國際,2020年的台中市亦沒破其記錄,海內外的屏東人都很驕傲的說「我屏東我驕傲」,屏東縣民不但不會罷免潘孟安還有網民熱烈的要求已經連任的潘孟安再選第三任,潘孟安又不是蔣介石那麼不知羞恥當然不會選第三任;不過孫大千說「民進黨處理完韓國瑜再來就會去處理柯文哲」,孫大千大概吃壞腦袋或「玩壞了」,他以為要通過一階段和二階段罷免連署是那麼簡單容易的,這樣也太瞧不起韓國瑜了,我相信當前能通過一階段與二階段連署罷免縣市長者唯韓國瑜耳耳,其他的可能第一階段就過不了了,所以不論今年6月6日是何人的「斷腸時」?能通過兩階段連署罷免案的縣市長應該就僅有韓國瑜一人,這就是韓國瑜厲害的地方,也是高雄人引以為傲的地方,可以選出這麼「傑出」的「剩閒」當市長,也這麼快意恩仇的連署罷免之;在高雄的地方史上這一定會和「美麗島事件」一樣長留高雄地方文史上,尤其韓國瑜並非高雄子民也沒像謝長廷、陳菊到高雄「蹲點」數年就能讓高雄市民以無比的勇氣選出一位陌生人當市政最高指揮官(吳敦義和蘇南成是蔣經國亂派的不是高雄市民選出來的),這都是韓國瑜榮錄於史冊的經典事蹟。

韓國瑜的經典事蹟不只這樁,除了當高雄市長要被罷免外,他在26年前在台北縣(現在的新北市)當立委時也面臨被罷免的局面,不過台北縣市是天龍國,對於高貴高尚的外省權貴是有較高的包容力與豁免權的,所以那次只是有驚無險而已,可能韓國瑜也沒當一回事也可能早就忘得一乾二淨了,也不知當年是何方「刁民」竟然敢罷免神聖高貴又高尚的外省權貴,在那威權時代的時空下,這種刁民是應該送到新疆再教育的或是像陳文成一樣永遠回不了美國當教授的;至於韓國瑜從當立法委員就差一點被罷免到今天當高雄市長又面臨要被罷免的嚴峻局勢,全台灣的政治人物應該只有韓國瑜有資格在這方面「入史」的,其他說穿了只能當個陪審資料的角色,算不上啥「大人物角色」的(岳飛和秦檜都算是人物吧)。

以吾人對城市治理的了解及數十年考察各國城市建設之經驗以及關乎韓國瑜自參選高雄市長之言論談話之心得:韓國瑜對城市治理的概念與了解真是很差的(所以他尚未當選市長筆者就在本專欄痛批數回並封他為「草包」),但這樣低的水平竟然能獲得國民黨的提名,難怪國民黨歷任高雄市長都鮮有政績可言,當然其中最差的非韓國瑜莫屬;但這麼差的人選竟然能打敗一等一的市長人選陳其邁,顯現高雄人對市政進步的關懷漠不關心或是事不關己,或是讓一個外地人騙看看也無所謂,竟有人說「若是真的很差那四年後不再選他就是了」,更有幾位婦道人家在電視上說「反正都給民進黨做二十年了,就給韓國瑜做四年看看嘛!」結果以前陳菊每年都與賴清德在搶第一第二名如今卻換一個不是倒數第一名就是倒數第二名的韓國瑜,高雄市民如此輕忽自己城市的進步前途難怪韓國瑜也玩物喪志不重視高雄市的市長的重責大任,隨便講一些連鬼都不會相信的話就想再欺騙市民大眾來保全他的市長大位(其實韓國瑜的話我早就不予信任了故他講的謊話連篇就不在此贅述了);6月6日以後若韓國瑜還能保住市長寶座,高雄市民就只好自求多福了,因連上帝大概都已無力救高雄了,高雄就只好回到吳敦義以前國民黨執政的時代,五六年級以上的市民都知道那是啥樣的高雄,但這與韓國瑜歷史定位之關係亦微乎其微,蓋韓國瑜的歷史定位早就確定了;一個人一生在兩個重要職務上被罷免兩次這在台灣歷史上應該是空前絕後了。(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