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0°
( 20° / 18° )
氣象
2020-09-06 | 大成報

告別考試院真命天子伍錦霖(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從大學與研究所開始一生浸淫於研究世界各國文官體制、一生懸念於台灣文官體制的改革的伍錦霖於九月一日交卸考試院長職務,功成圓滿地離開考試院;他曾在考試院擔任邱創煥院長一任秘書長、五年副院長(其中三個月代理院長還有一年離職去擔任馬英九總統秘書長)、一任考試院長,前後在考試院將近十七年,除了行憲前的戴傳賢院長(擔任20年院長)已無人勘與相比;對伍錦霖來說這份工作是學以致用的工作、是為國掄才為政府規劃健全的文官體制的大工程,這也是國家發展長治久安的基礎工程;在蔣介石威權體制的戒嚴逾38年及蔣經國白色恐怖統治之後,這個國家基礎工程的修復尤其重要,有如八級強烈地震後的災後重建,可惜不管國民黨或民進黨大多用一些德高望重的政壇耆老或學術界的通儒碩彥,未見有像伍錦霖自大學時代就在專研各國文官體制的專家;而伍錦霖在這方面的熱情投入也真令人感動佩服。的確、在全國當代大概沒人比伍錦霖更適合擔任考試院長了,伍錦霖好像一生出來就是要來幹考試院長似的,他真的是考試院的真命天子;2008年7月11日立法院以86票通過伍錦霖出任考試院副院長,比監察院長王建愃的票還多了將近一倍,除了民進黨籍的委員外,所有國民黨籍和無黨籍的委員一票也沒少,足見大家對他擔任斯質之高度信任,真是眾望所歸了。

伍錦霖是屏東縣萬丹鄉人,國立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學系及研究所碩士,曾赴美國耶魯大學組織管理學院研究,大學三年即高等考試及格,更獲甲等特考最優等及格﹔他從台北市政府最基層的科員、專員、組長、主任、秘書到李登輝先生擔任省政府主席的省政府參議兼交際科長,再轉任省營的土地銀行副總經理、省農工企業公司總經理,省議會秘書長、股票上市的小林眼鏡公司董事長、立法委員、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副秘書長等職,從小科員幹到政務官,從小黨員幹到特種黨官,從公營事業體副總經理、總經理幹到股票上市公司董事長,伍錦霖嚐盡各種職務之酸甜苦辣,如果馬英九要學謝長廷以CEO治國,伍錦霖無疑是最佳人選﹔而其榮任考試院副院長也算適才適所的!2011年1月31日馬英九真的調伍錦霖到總統府擔任秘書長,襄贊中樞佐理國政;2012年3月卸任總統府祕書長又被馬英九提名回鍋出任考試院副院長;2014年6月又經馬總統提名經立法院同意接任任滿的關中出任考試院長,是職於該年9月正式就任。

伍錦霖自考試院秘書長退休後,對國家的官規官矩準繩、規章制度卻乃念茲在茲,離開考試院後他便在考試院前院長邱創煥先生領導下組織「國家發展策進會」,邱創煥先生擔任會長,伍錦霖先生擔任副會長;後來他當了立法委員,六個會期都在法制委員會,「法制委員會」大概是所有立法院最冷門的一個委員會(別的立法委員都想擠進最熱門的財政、經濟、交通等委員會),但卻是伍錦霖由衷最關注的一個委員會﹔2005年銓敘部長朱武獻提出軍公教18%優存額度改革方案時,伍錦霖一改平素低調文官性格,訓斥銓敘部朱武獻部長「禍國殃民、不公不義,違反信賴保護原則」,可見伍錦霖對考試院政策一貫性的維護與心繫考試院的初衷,不因時間、空間、職務之變更而改變,對考試院之情有獨衷,真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伍錦霖出任考試院長不久在中央執政的國民黨就倒台了,不但中央執政權泡湯,連國會席次也輸到脫褲子-一半席位都沒有,民進黨史無前例地開始完全執政也開始腐化,小英總統也開始年金改革,整個國家陷入朝野惡鬥的浪潮中;在這種「高度困難」的環境下,伍錦霖的六年任期就如臨險境步步為營,也如毛澤東所寫的詞「背負青天朝下看、都是人間城廓(指空殼子)」;民進黨是主張三權分立的而國民黨的孫總理遺教是主張五權憲法的,而這兩權的差異就是考試權和監察權,由此可知伍錦霖這個考試院長的處境有多尷尬多困難了;首先2020年1月8日在上屆國會行將歇業之前迅速通過修改「考試院組織法」將考試委員人數從原來19人改為7至9人,委員任期也從六年改為四年;國民黨在立法院只是非常無戰鬥力的少數,除了潑水丟粉包胡鬧耍猴戲外毫無政策論述能力,被民進黨三二拳就全打趴在地哭鬧;接著這會期乾脆踢翻孫總理的五權憲法附和民進黨的廢除考試院和監察院之主張,所以若國民兩黨動作快點,未來四年的考試院就將進入安寧病房準備安寧往生重新輪迴;所以這屆考試委員等同考試院的治喪委員會專門來為考試院辦後事的;本屆考試院長黃榮村教育辦得不錯,但能否完善辦妥考試院的後事讓考試權可以公平公正在新環境下(可能是行政院)運作就有待檢驗,如果將來是隸屬於行政院就應設計一套阻絕國會議員干擾的機制,這就要看黃榮村的智慧和魄力了,當然最可惜的是一生浸淫於研究各國文官體制的伍錦霖已閒置於荒野,不能再貢獻專業為國效力了。(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