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7°
( 18° / 17° )
氣象
2020-09-15 | 大成報

重建台灣軍人武德(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我大約在七八年前就曾為文呼籲政府要建立「鳳山精神」以取代非常齷齪且失敗丟臉的「黃埔精神」,因為黃埔精神象徵的就是失敗的精神,除了北伐之役黃埔軍校(蘇聯協助建校的)學生拿著俄製最先進武器很輕易地打敗武器絕頂落後的北洋各路軍閥的散兵游勇外,黃埔軍校在各次戰役中幾乎都只有挨打落跑的份,八年對日抗戰落跑到四川山區躲藏,國共內戰則落跑到台灣海外孤島亡命天涯,「智仁勇」全部掉進台灣海峽衝到太平洋,國民黨這支部隊的不堪一擊讓美國對國民黨完全失去信心,要不是金日成發動朝鮮半島統一戰爭,美國人希望國民黨這支敗將殘兵在大陸東南邊陲發揮一點牽制作用而開始協防台灣,否則國民黨這些逃台敗將殘兵可能早已像韓國瑜最喜歡唱的夜襲一樣的「無聲無息」「日月無光」了;韓戰期間聯合國軍隊統帥麥克阿瑟將軍到台灣訪問,蔣介石父子曾希望讓台灣派三個師參加聯合國軍隊去打韓戰,但不為麥帥「批准」,麥帥說國民黨軍隊一遇到共軍不是投降就是「落跑」,這對聯軍軍心士氣影響很大,他建議蔣經國還是派一批政工狗腿子到俘虜營做思想心戰工作,鼓動這些共軍俘虜「起義來歸」(其實這些人很多是國共內戰時投降共軍的國民黨軍隊,結果被毛澤東派去當「志願軍」打韓戰當人海戰術的砲灰),所以這些人很輕易就有一萬四千多人願來台灣「投誠」,因為他們若回中國大多會被放逐離家二三千公里勞動改造,然後就地落戶永不回籍,若與其如此放逐北大荒或漠北或西北山區勞動改造、還不如到台灣投誠讓台灣人養還痛快,最可憐的是台灣人又多幫蔣幫集團豢養一萬四千多隻狗腿子而只多得一天「一二三自由日」的假期,不過沒幾年就取消改成參加慶祝會的軍人學生放假其他照常上班上課。

「遇到共軍不是投降就是轉頭落跑」,這是當年國民黨軍隊留給各友邦及共軍的印象,其形象真的糟透了;蔣二太子蔣緯國將軍從德國軍校學到一套打莒拳的真功夫,國防部就採納他的建議全軍都打莒拳,故四十多年前之前國民黨軍隊不論何軍種都打莒拳;我在當預算財務官(預官)時,聯勤總司令就是蔣緯國,但郝柏村擔任陸軍總司令時就改跑三千公尺甚至測驗五千公尺,後來郝柏村升任參謀總長規定全軍都要跑三千公尺,他說「不管追共匪或跑給共匪追都要跑步,跑越快就越能獲得勝利」;蔣緯國將軍私下和聯勤總司令部的部將聊天說「跑給共匪追是真的,追共匪只是一段修飾詞」,所以我們還是繼續打莒拳,他說「打莒拳可以鍛鍊身體,我們還是多打幾段莒拳」;蔣二太子的話又可證明國民黨軍隊「專門」跑給共匪追的歷史典故;所以中國官煤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說「台灣軍隊不堪一擊、一衝就散」,他講的沒錯不過他講的是以前的國民黨軍隊、是蔣介石訓練指揮出來的軍隊,是一支打著「黃埔精神」但遇到共軍不是投降就是落跑的國民黨軍,也就是現在黃復興黨部年輕時或上一代幹的齷齪事。

聰明才智在中國都站在鰲頭的媒體菁英胡錫進當然知道「台灣兵」不是這樣子的,台灣兵自古就是所向無敵,亞洲人最早打敗俄國人的就是蒙古人和台灣人,到現在莫斯科還有很多蒙古人和蒙古遺跡,東方的海參威還有很多台灣人,是僅次於日本人佔第二多的外國人;台灣人打敗俄國人是康熙皇帝的事,日本人打敗俄國人是明治維新以後的事也就是清朝光緒皇帝的事,兩者相差二百多年。

大清康熙24年(西元1685年)康熙皇帝派彭春將軍率八千士兵去打尼布楚之戰大獲全勝,讓俄國大兵紛紛棄械投降;彭春帶領的八千名勇士就是「台灣兵」,是鄭成功孫子鄭克塽帶去投降大清的三萬多士兵的一部份,這三萬多「台灣兵」的第二代第三代後來跟左宗棠到新疆開鑿許多地下水利工程「坎兒井」,奠定今日新疆發展農業種植甜美的哈密瓜、葡萄、番茄的根基;這就是台灣人勤勉奮鬥刻苦耐勞的「台灣精神」,與蔣介石蔣經國帶來台灣那群好吃懶做的黃復興無賴完全不同(蔣介石的小名就是瑞元無賴)。

若再往前推論,鄭成功帶領的台灣兵打敗了佔據台灣的荷蘭人還阻絕大航海時代的歐洲海上霸權葡萄牙、西班牙、荷蘭等國於南中國海之外、又阻隔日本德川幕府在琉球群島之北,讓台灣海峽完全掌控在東寧王國手裡,若不是鄭成功早死那菲律賓差一點就被鄭成功派兵接管了;至於他兒子鄭經也非等閒之輩,他舉兵反攻大陸一路打到安徽長江邊,若非福建的尚可喜卡他的後腿,鄭經就可和康熙劃江而治,這和蔣介石蔣經國父子長年躲在台灣小島呼口號用「反攻大陸」騙取國防經費是完全不同的氣勢和歷史價值的;因蔣介石帶的是一群好吃懶做只會喊口號(和韓國瑜一樣)的貪生怕死貪腐成性的軍隊。

所以台灣兵和蔣幫集團的黃復興那群貪生怕死無用之兵是不同的;「八二三炮戰」若非台灣的充員兵和美軍顧問團的奮不顧身,蔣幫集團那群敗將殘兵就又多一次打敗仗的丟臉紀錄了,蔣介石蔣經國父子可能又不知要逃往南太平洋的哪座孤島亡命了。

所以中國要研究的是面對哪種軍隊,如果是面對蔣幫集團的國民黨軍隊,只要「四面楚歌」就會嚇死他們,就會紛紛整隊出來投降屈膝求饒了;但如果是遇到「台灣兵」那就大大不同了,因為台灣兵早在三百多年前大航海時代就讓西歐幾個海上強權紛紛止步於台灣海峽之外,這些都是有歷史紀錄的,台灣兵是可像毛澤東說的「可上九天攬月、可下五洋捉鱉,談笑凱歌還」的;至於對付國民黨軍隊就太簡單了,只要丟一塊糖讓他們搶就自己打得不知死活,何其用兵哉?

國民黨帶出來的軍隊就是這麼沒出息,只會貪生怕死、爭權奪利、拿槍欺凌老百姓,只知跑給共軍追-千山萬里追,這種軍隊卻打著「黃埔精神」,硬是讓黃埔蒙羞矣!黃埔軍校的創辦固為孫中山想建立一支軍隊來對抗北洋軍閥,但也是列寧為控制「民主中國」而找孫中山合作幫他捐資金捐現代化武器裝備興辦一所高級軍事學府,所以黃埔軍校的創辦是列寧與孫中山各取所需各懷鬼胎各謀其利的產物,可惜孫中山用錯人找蔣中正擔任校長,蔣中正一抓到中國最現代化武器裝備就抓緊軍權,再以軍權奪取黨權和政權,大力整肅孫中山的革命幕僚親信(包括孫中山遺孀宋慶齡在內,若非宋美齡力保不准蔣介石的特務頭子戴笠傷害到宋慶齡,否則宋慶齡早就成革命烈士了),之後蔣介石又破壞「國共合作」,蘇聯也開始切斷對國民黨的援助,從此黃埔軍校才真正變成國民黨的黃埔軍校;而北伐成功後的黃埔軍校也沒再打過啥體面的大勝仗,故蔣介石所揭櫫的「黃埔精神」其實就是專門打敗仗專門跑給敵人追的貪生怕死精神,所謂黃埔精神的軍人武德就是貪生怕死爭權奪利、炒作軍宅甚至貪污舞弊盜賣武器零件的精神,真不知蔣介石發揚這種亂七八糟的精神幹啥?

反觀現在的陸軍官校鳳山校區原是日本軍部為前進南洋而設的軍人訓練基地,日本人離開後孫立人將軍亦利用此地做為陸軍訓練基地,直到國民黨敗逃台灣也將陸軍官校遷校於此;既然「黃埔精神」一直打敗仗一直跑給敵人追,這塊神主牌顯然已沒啥光彩,不如改為發揚「鳳山精神」,襭取「台灣兵」英勇作戰所向無敵的精神,俾建立台灣軍隊新的軍人武德-一個愛台灣護台灣敢為台灣存亡奮不顧身的精神,至少不能像黃復興黨部主委臧幼俠那種貪生怕死寧讓敵人統治不知羞恥之軍人武德;黃復興那群貪生怕死好吃懶做之徒是沒啥鳥用了,台灣人就當養一群懶豬算了;自己國家自己救吧,還是重新建立台灣新的軍人武德比較管用吧!(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