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5°
( 26° / 23° )
氣象
2021-03-13 | 大成報

「感恩圖報」人類至高美德(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前天是日本311大海嘯十週年,當年因台灣民眾自動自發本於「人飢己飢人溺己溺」之精神而大量捐款幫助日本災區民眾,沒想到台灣民眾捐款竟然勇冠世界各國第一(大約73億元台幣),更沒想到台灣人民此一慷慨捐輸幫助日本救災的美德竟獲日本政府與人民不斷的感恩致謝,這十年之中已不知有多少次難以計數的感謝;日本人的知恩圖報精神實在令人敬佩,早知道日本人有這麼偉大的美德,當年我就會多捐一些、至少再捐個三倍以上才能承受得起日本這十年來不斷的感恩之情;相對的、在日本311大海嘯之前兩年,中國四川汶川也發生大地震,台灣人民與政府也慷慨捐輸88億台幣,但卻沒聽到中國政府與民眾的一聲感謝;大概中國人沒有這種習慣或沒有這種美德吧,最可怕的中國還以怨報德,最近還無預警的不顧國際貿易慣例隨便弄個台灣鳳梨有甲殼蟲之有害生物故不准進口,害台灣農民差一點血本無歸一年辛勞只能化為汗水與淚水,還好信賴台日兩國民眾發起大量採買大吃台灣鳳梨活動,結果台灣鳳梨賣的比被中國退關的還多出很多,現在已供不應求;台灣鳳梨不只出口中國也出口日本韓國,結果這兩國都沒有甲殼蟲、只有銷到中國的鳳梨有甲殼蟲,真是見到鬼了,幸好日本人有情有義讓台灣農民免於一年辛勞付諸流水,這次真的要很萬分感謝日本朋友見義勇為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了。

其實不只中國人缺少這種感恩圖報的美德,連逃到台灣躲避「赤禍」的中國難民也不見這種人類應有的美德;譬如韓國瑜剛到高雄準備競選高雄市長時,他當時剛窩居高雄未滿半年,對高雄可謂鄉巴佬進城,那時他連高雄有幾個行政區都搞不清楚,哪個區最大也不知曉,從高雄市三民區開車到那瑪夏鄉最捷徑的道路他也完全沒有概念,他在高雄的造勢活動完全是前立法院長王金平和前高雄縣長楊秋興幫忙協助推展起來的,沒有這兩位高雄土生土長在地活躍半生的政壇前輩的出錢出力出名並親自出來呼風喚雨幫韓國瑜推波助瀾、那韓國瑜想在高雄攻下一山都很困難、甭說三山(鳳山、岡山、旗山)都被他攻下了,讓民進黨所有高雄的立法委員及幹十二年市長的陳菊全盤皆輸還輸到脫褲子;可是王金平和楊秋興幫韓國瑜攻下市長寶座後,韓國瑜意氣風發不可一世,真以為是他一人救全黨,竟所有的像樣大位子都安插私人親信心腹或「夫人幫」,楊秋興一看心都涼了半截,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他只能摸摸鼻子拍拍屁股再歸隱山林過那「採菊東籬下悠然見鳳山」生活;另一位助選超級大功臣前立法院長王金平更慘烈,此時期的王金平朝思暮想競選總統是舉世皆知的世界通識,不知者就是沒知識了,但韓國瑜一當選高雄市長就已經在「被動」思念台北的總統寶座了,他完全不把王金平想選總統乙事當一回事,好像此事與自己完全無關,好像自己就可以獨力把總統寶座搶到手完全不須王金平的幫忙,這段時期聽說金平都很難面見到韓大市長(因他忙著兩岸與台港交流事務),所以韓國瑜對王金平和楊秋興的助選恩澤是毫無知覺的,這就是中國人的人格特質,把台灣人當超級笨蛋,利用完就丟、就如杜月笙所說的「夜壺」那樣-蔣介石把他利用完就丟之大吉了。其實韓國瑜「忘記」報恩的還有現任黨主席江啟臣;江啟臣這位超級「可憐的傢伙」(Poor fellow)自2020年3月7日當選中國國民黨有史以來最年輕黨主席之隔日起即馬不停蹄幫韓國瑜挺住罷免市長的強大壓力,那時因韓國瑜就任市長未滿三個月就不顧市政而「被動」投入總統大選而激怒廣大的高雄市民,那時罷免高潮正風起雲湧鋪天蓋地自四面八方風湧而來,江啟臣每週帶著國民黨立委搭著高鐵往來北高兩地(全國選民要記住這些立委的高鐵車票是立法院買單也就是花咱納稅人的錢在幫韓國瑜私人辦事),如此經過三個月沒日沒夜的南北奔波,最後韓國瑜在6月6日被高雄人以將近94萬票拉下市長寶座,最不堪的是韓國瑜被高票罷免竟意外發生現任議長跳樓輕生案及市長補選案,然後又發生驚天動地的國民黨市長提名人之國立中山大學碩士論文95%以上抄襲案,真是案外有案、案中還有案的離奇糗事讓國民黨面臨百年來最丟臉的黑暗時刻;最後在江啟臣千錘百鍊萬般難堪下一一克服化險為夷,江啟臣也因此被美國最暢銷的「時代雜誌」評選為未來全球百大政治領導人之一;可惜江啟臣這些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沒有苦勞也很疲勞的「幹事」竟然沒得到韓國瑜的感激與感謝;在被罷免下台成為中華民國首位被成功罷免的院轄市市長的歷史人物後,他開始花閒功夫去遊說曾經在27年前分裂國民黨的媒體大亨趙少康出來競選黨主席,並自告奮勇幫趙少康排除競選黨主席障礙,與欲競選連任的江啟臣對戰,江啟臣真是活見鬼撞到牆,人家是「助人為快樂之本」、江啟臣則是「助人為悲哀痛苦之本」,真是搬石頭砸自己的頭,當代最笨蛋的人非江啟臣莫屬了,真可榮獲「笨蛋國」的青天白日勳章了;這就是韓國瑜感恩戴德知恩圖報的節操美德,與今日中共的做法非常的雷同,真不愧是北京大學長年(聽說留學九年)博士生,真的學到中共的日月精華,最近他又跑到鳳梨園邊觀望,真的令人毛骨悚然,不知他又在打啥主義,會不會又是「吃菓子不知拜樹頭」?就是不要吃了鳳梨菓子後把鳳梨樹整顆燒掉了、因那還有很多高經濟價值的。

由此可知中國人(包括逃台中國人)都有一個相同的人格特質就是不知感恩圖報、不知「吃菓子拜樹頭」的道理,這也是台灣人和日本人個性較相投的原因,台日人民都知道「吃人一口還人一斗」的哲理,吃來吃去客客氣氣較不會餓死。其實日本人對兩岸的中國人都有「功在黨國」「恩同再造」之恩;中國和日本建交時,毛澤東就當面感謝日本首相田中角榮說「沒有中日戰爭,中共就沒機會壯大更沒機會建立政權,很可能早就被蔣介石的六百多萬大軍圍攻消滅了」;至於逃亡台灣的中國人更要感激日本,因沒有日本將台灣建設成大中華地區最棒的地方,讓國際史地權威張其昀建議蔣介石把政府播遷到台灣,以台灣作為反共抗俄的基地圖謀中興復國大業,那國民黨蔣幫集團可能早就被中共剿滅殆盡毫無翻身之地,所以在台灣的中國人真要感激戴德、沒有日本在台灣的宏偉建設早就沒有今天的國民黨蔣幫遺孽了;至於國民黨蔣幫集團很喜歡講的「沒有戰後蔣介石的以德報怨就沒有今日的日本」,這真是天大誤會了,蓋1952年4月28日蔣介石集團與日本簽訂「中日和約」時(又稱台北合約),蔣介石已隆重敗退台灣躲到台北草山中,那時「韓戰」正打得火熱,所以一者蔣介石已無能力再向日本要求啥有利的賠償,二者美國希望台日趕快結束敵對關係俾能全心全力對付中國、北韓與蘇聯,三者蔣介石也幻想日本能幫他反攻大陸,他非常清楚知道他自己所領導的軍隊一聽到「共匪」或「共產黨」就頭皮發麻全身發抖,一看到共軍不是掉頭逃跑就是豎白旗投降,但日軍是有很多打敗共軍的戰績的,就聘日軍軍官到台北組織「白團」做他的軍事顧問俾幫他在反攻大陸的聖戰中打敗共軍,此一「黑單位」讓駐在台北陽明山的美軍顧問團非常不爽,蔣介石沒輒只好化整為零讓「白團」難再幹「黑單位」的角色;所以蔣介石雖自稱為「世界偉人」「反共巨人」,但比起日本人還是矮了一大截,只能做「反共侏儒」,不過他還是對日本敬重有加,親自指示何應欽、張寶樹、陳建中、辜振甫等知日派專門強化對日關係,絕不像馬英九等一些外省人對日本無禮無行、不知對日本感恩圖報,如果在蔣介石時代那馬英九早就被「槍斃可也」了。(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