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7° / 25° )
氣象
2022-04-23 | 大成報

媽祖信仰之真諦(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以祭祀「天上聖母」媽祖婆為主的大甲鎮瀾宮一年一度的九天八夜遶境進香迎神慶典已於4月17日隆重結束,一共遶境台中市、彰化縣、雲林縣、嘉義縣等四縣市,共約340公里,去年(2021)參加遶境善男信女逾40萬人,今年因疫情更加嚴重管制也較嚴格故參加人數略減亦是合情合理之事;不過在4月8日出發前幾日各電視頻道相關活動廣告還是鋪天蓋地的播出,讓這項華人世界最大的迎神大會蒙上濃濃的商業色彩,這也是大甲鎮瀾宮經營方式的一大特色,主事者為鼓勵民眾參加遶境進香迎神大會而提供摸彩,曾經還有摸百萬轎車的名貴大彩品,和台北各大百貨公司週年慶摸獎品毫不遜色,然對宗教活動的信仰虔誠度就有點變色,加上主其事者係一地方政治大家族,從里長到地方議員、國會議員等都無所不包,因此每年遶境活動都會引來一大群政治人物參與其會,連總統副總統或總統候選人都要爭先恐後來軋一角,從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無一缺席,這幾位國家領導人是去尊崇媽祖娘娘的聖德還是去沾人氣「逗熱鬧」?只有人民心知肚明了,不過三位現役的國家領導人親身蒞臨並參與扶轎大典,這個天大地大的面子已經使曾經因一清專案被關進大牢而沾滿黑道色彩的鎮瀾宮董事長漂上一層銀白色還鍍上一層厚厚的金黃色,如此鍍金戴銀讓鎮瀾宮香火愈發鼎盛、香油錢也愈發豐厚,董事長的地方政治行情也愈發光亮高漲、水漲船高,高到連國民黨地方黨部都難望其項背難以相抗衡;如此日夜高速發展結果,鎮瀾宮的宗教色彩就被政治色彩與商業色彩完全淹蓋,媽祖娘娘就淪為一些神棍撈錢的搖錢樹及一些政治人物的助選員,一到選舉期間其助選角色就愈發火紅。

筆者自五歲即拜媽祖娘娘為「契母」,春花秋月已近一甲子,故到世界各地只要有媽祖廟或天后宮必定前去謁廟跪拜(這幾年因年老體衰已難再行跪拜禮),惟很難見到像鎮瀾宮如此商業化經營的宮廟,也難見到政治色彩如此濃厚的宮廟,殊為特殊;蓋宮廟是非營利事業,宮廟教會之香油錢或捐款也都用於慈善事業或教育或醫療、老幼長照事業;但企業是營利事業、其經營之主旨在追求最大之經濟利益,至於政治更是功利掛帥甚至掛羊頭賣狗肉、以權謀錢再以錢謀權的權謀,這和慈悲為懷救苦救難救人的宗教活動是南轅北轍很少交集合的;所以大甲鎮瀾宮的企業化經營方式與媽祖救人救難的初衷是明顯的相違的,如果善男信女來參加遶境進香活動是因想摸大獎而來而非信仰媽祖的德業而由內心崇敬「天上聖母」的媽祖而禮拜媽祖,那參加遶境的人再多也沒啥意義、恰如參加百貨公司的週年慶活動的滾滾人潮一樣罷了。

媽祖娘娘本名「林默」(因從小不愛講話故長輩給她取名「默」),因是女生故長大後在名字後又加一個「娘」字,故時人都叫她「林默娘」;她於西元960年(約北宋年間)誕生於福建省莆田市湄公島海濱漁村,據說自幼喜歡看佛書或道教書畫(就像我小時喜歡看諸葛四郎與真平之漫畫書一樣),故她自幼便被潛移默化灌輸關懷弱勢、幫助別人、救苦救難、行善積德、大公無私、捨己為人的仁愛德善情操;一次因在海邊看到有漁船蒙難於海上,林默娘仙姑欲下海搭救竟隨波逐流而去,後其遺體漂流至閩江口的南竿島海濱(後來這個島亦被稱為媽祖島),並被安葬於此;之後很多福建漁民時常看到林默娘仙姑顯靈於海上指點漁民捕魚或避風雨;還有傳說媽祖常在強風勁浪中顯靈讓颱風轉彎保護漁船平安渡過險境,因此漁民都以林默娘仙姑為「海洋守護神」而將其神格化,並將其佛像安座在漁船上以保出海捕魚行船平安並且漁獲豐收滿載而歸,此一風俗習慣一直流傳至今;明成祖派令三寶太監鄭和七次下西洋時鄭和亦將媽祖神像安座在其每艘船艦上並令船員早晚祭拜已保航行與諸事平安順遂,此一風俗習慣遂隨鄭和的船隊流傳到東南亞各國;後來隨著華人廣移到世界各國,現在有媽祖廟的國家包括美國、加拿大、日本、琉球、韓國、新加坡、印尼等東南亞各國都有,中國大陸北到天津西到四川等地都有;大航海時代興起前全世界最大的鄭芝龍海商集團的船隻便將媽祖帶到台灣供奉禮拜,所以台灣很早便有媽祖廟,現在僅有台灣本島便有510多間,每間媽祖廟都是香火鼎盛,足見台灣人民對媽祖娘娘信仰之虔誠;2009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媽祖信仰」入選為人類非物資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中,這對無神論的中國共產黨當然很難堪的,但是台灣與海外及一些外國人真心誠意的信仰媽祖毫無遜於阿拉伯世界對「真神阿拉」的信仰及西方世界對聖母瑪利亞與耶穌基督的信仰,對祂們無私無我的奉獻讓世界人類充滿慈悲仁愛與祥和之氣,所以聯合國各專家學者乃以最客觀最公正的知識鑑識評選天上聖母媽祖娘娘為「人類非物資文化遺產代表」永遠為聯合國所保護保存之;希望身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中國從此能了解其秉持的「無神論」是難以成立的,中國至少還有位「海洋守護神」出身福建省莆田市的林默娘仙姑是被聯合國所承認且列為人類文化遺產加以保護保存的。

林默娘仙姑被中國人民尊為「神」已有一千多年,早在西元1023年就有中國民眾(不是林默娘後代或家屬)為林默娘仙姑建廟奉祀,一百年後的西元1123年宋徽宗頒賜廟額「順濟」並納為國家承認之廟宇,從此歷經南宋、元、明、清各朝各代共受歷代帝王冊封28次之多,各有「天后」「天妃」等,滿州人出身的「千古一帝」康熙皇帝19年頒賜「昭應弘仁普濟天妃」封號,後又感不成敬意乃於康熙23年再頒賜「昭應仁慈天后」封號,其孫乾隆皇帝亦兩次冊封;大凡中國歷朝歷代帝王對民間信仰諸神明賜予如此之多封號者唯林默娘仙姑爾,且這裡面沒有子孫追封祖先或為祖先興建寺廟如蔣經國花公帑為其父親蔣中正興建巍峨華廈宏大紀念館之三八二百五之荒唐事者,完全是各代帝王感念林默娘仙姑行善渡人之義舉而給予追封以資表彰其德行之善舉,就像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林默娘仙姑身後一千多年之後因感世人對媽祖娘娘慈悲行善義行而入選為人類文化遺產加以保存保護一樣,用資表彰媽祖娘娘林默娘仙姑義行可風的普世價值。

與林默娘仙姑同一時代(約在西元1084年南北宋相交之時)中國也出現一位最偉大的女詞人、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稱的李清照,她也是歷史上產量最多的女詞人,她的作品也在華人世界流傳一千多年,很多文人雅士都能朗朗上口背誦幾段,如:「如夢令」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試問捲簾人、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又如「一剪梅」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棠、獨上蘭舟、云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閒愁,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以上隨手拈來的李清照兩首大作早已流傳大半個地球的華人世界。尤其是「一剪梅」被寫成歌曲經金曲歌王費玉清一唱早已流行整個華人世界的兩個世代:另一首「如夢令」也被中共拍成描述宋朝貴族間之鉤心鬥角的電視長劇「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亦是風迷地球上的華人世界:所以李清照居士的名諱也是和林默娘仙姑一樣從北宋流傳一千多年至今,歷久不衰,且信眾粉絲越來越多而且都受到大家的崇拜與敬仰,但是李清照居士沒人為她興建寺廟更沒信眾粉絲每年為她生日慶生辦遶境進香活動,蓋李清照居士被崇拜的是她的文學詩詞作品而非仁愛道德,而林默娘仙姑被崇敬禮拜的就是她慈悲為懷捨己救人救苦救難的善行德業,所以兩位女士出身年代相仿但為人為己的面向不同,雖都有社會貢獻與歷史價值,但後人卻沒有相同的紀念方式,這就是「媽祖信仰」的真諦,值得社會眾多善男信女與政治人物、工商企業家及道上朋友的省思;信仰媽祖禮拜媽祖應該以一顆最虔誠的心懷著救人救苦救難的誠心誠意來禮拜媽祖娘娘;我永遠相信「天上聖母」在天上看得很清楚,她只會保佑好人絕不會保佑壞人,否則全世界就沒那麼多人信仰媽祖而興建那麼多的「媽祖廟」「天后宮」「天妃宮」了嘛!(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