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30° / 26° )
氣象
2022-07-10 | 大成報

檢視台灣幾個主要的政黨(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台灣自從開放黨禁之後,政黨如雨後春荀般的到處冒出,依照內政部登記資料最多時達370多個,不過現在還能有足夠選票領政府政黨補助款的僅剩民主進步黨、中國國民黨、台灣民眾黨、時代力量黨、親民黨、台灣基進黨等六個政黨,本文就來檢視這幾個政黨瞧瞧其中心思想與未來的發展性及對台灣的貢獻度之可期待性如何?這六個政黨除中國國民黨是從中國大陸敗逃到台灣之外其他都是在台灣創辦出來的,其中親民黨可說是從中國國民黨分解出來的新政黨,其創辦人兼黨主席宋楚瑜先生曾經擔任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中央黨部副秘書長、秘書長,並曾代表中國國民黨競選台灣有史以來唯一一次省長選舉而高票當選,所以「台灣省長」也可說是宋楚瑜的代名詞,因古今中外台灣沒有第二位「省長」,如果有那保證就是冒牌貨,所以宋楚瑜可喻為「台灣永遠的省長」。

中國國民黨也是上述六個政黨中歷史最悠久的政黨,它由孫文於1894年11月24日在夏威夷檀香山創立興中會開始算起,1905年孫文又在日本東京以興中會為基礎結合一些革命團體成立「同盟會」;1912年8月(這時中華民國已經成立但國民黨尚未出台)同盟會再與另一些政治團體結合成「國民黨」並在次年贏得國會參眾兩院中絕對多數席次,結果國民黨代理事長宋教仁被袁世凱手下囉嘍暗殺,國民黨亦被袁世凱下令解散而激發孫文發動二次革命,惟結果以失敗收場,之後孫文再度亡命日本,1914年7月孫文在東京組織「中華革命黨」號召繼續革命;1919年10月10日中華革命黨在上海改組為中國國民黨(簡稱國民黨),1924年1月20日至30日國民黨舉行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領袖孫文提出「聯俄容共」主張,1926年1月中國國民黨召開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決議接受孫總理遺囑和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所定政綱,大會並決議繼續執行「聯俄容共」政策;惜乎後來蔣介石以手中掌握的軍權擷取黨權和政權,便將孫文革命時的三大助手胡漢民、汪精衛、居正開始暴力相向、放逐的放逐、關押的關押,並於1927年4月12日北伐至上海時開始與黑金集團密切勾結,為了幫大資本家鎮壓勞工罷工運動、一口氣就大屠殺掉十幾萬手無寸鐵的上海勞工(那次罷工共集結30多萬勞工),還大肆逮捕罷工運動幕後的共黨領袖周恩來等人,因而觸怒孫文遺孀宋慶齡公開宣佈「蔣介石是總理叛徒、人人得而誅之」,此事件導致蔣介石與汪精衛公開分裂,蔣介石在南京成立國民政府與原在武漢由汪精衛主持的國民政府對立,史稱「寧漢分裂」,至此國民黨的黨德、黨格、黨魂發生極大的變化,在此之前國民黨的領袖都是大公無私、力疾從公、以天下為己任,國民黨的仁人志士都是懷著不顧自己安危而拋頭顱灑熱血的救國救民情操,例如孫文的秘書兼文膽汪精衛,他在日本參加同盟會時已是滿清政府官費留日學生、畢業於日本法政大學,這種人回國必定受到滿清政府之重用,但他為救國救民毅然參加同盟會還於1910年回國謀刺溥儀皇帝的生父當時任攝政王的戴澧而被抓去坐牢,這在當時一定是要砍頭的,幸好當時關押他的獄卒也是革命黨份子而且不久戴澧又失勢、滿清政府重新重用袁世凱來對付革命黨人,再不久雙十武昌起義成功,獄卒就把汪精衛給放了;另外還有一位把頭顱隨便當兒戲的台灣青年翁俊明(旅日紅星翁倩玉爺爺、國民黨第一任台灣省黨部主任委員)他眼看著袁世凱大總統不幹而想幹皇帝、就與留日毒物專家杜聰明博士一起跑到北京想把毒藥放進自來水中讓袁世凱喝了拉肚子而中毒病死,可是他們在北京城悠晃一個月也找不到水塔,後來才知道北京比台灣落後、當時尚未有自來水、只好悻悻然回台灣;這就是早年國民黨人的黨德黨魂,為國家人民早已把個人生死置之度外,每個黨人都像維新變法失敗的六君子譚嗣同的「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一樣的視死如歸大義凜然大公無私。

惟自蔣介石擷取黨權軍權政權後大力起用第四任老婆宋美齡的哥哥宋子文與姊夫孔祥熙(即所謂的孔宋家族),用他們掌控財政金融大權,因而造成政風大壞、貪污舞弊橫行,所謂上梁不正下梁歪,蔣介石又喜歡大力提拔黃埔軍校學生,大力大量任用武官兼任文職父母官,結果文武官場交相汙吏沆瀣一氣,如此中央地方紅包橫流,法律千萬條不如黃金一條,這讓一般平民百姓苦不堪言;八年抗戰好不容易托美國兩顆原子彈的「洪福齊天」而不小心突然抗戰勝利了,全國百姓正在欣慰能有好日子可過時,可是蔣介石派出的「接收大員」卻都變臉成「劫收大員」,到處姦殺擄掠,讓老百姓欲哭無淚,而蔣介石又馬不停蹄趁「不小心」贏來的勝利繼續發動內戰大力剿匪,蔣介石的粗魯及國民黨極為敗壞的政風讓全國人民痛心疾首,大部分人民都對蔣介石及國民黨極為失望遂都投向毛澤東領導的共產黨來對抗蔣介石及國民黨;古語說「得民心者昌、失民心者亡」,結果國民黨蔣幫集團在中國大陸竟輸到僅剩金門媽祖兩座小島;而國民黨亡命台灣後猶不思革新以記起中國大陸失敗的慘痛教訓,蔣介石依然在台灣搞小朝廷,父死子繼並行專制獨裁白色恐怖統治,蔣經國更豢養二十幾萬特務走狗到處抓匪碟,只為蔣經國下面的政工人員說「匪諜無孔不入」「匪諜就在你身邊」,蔣經國更說「寧錯殺一萬也不輕縱一人」;就在蔣經國如此肆意亂搞亂抓亂殺之下,台灣人民對國民黨印象惡劣到極點,加上國民黨一黨專制獨裁,政風之壞與中國大陸時期相比毫不遜色,因此台灣人民也愈來愈痛恨國民黨人,所謂「物極必反」「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一直騎在台灣人民頭上的國民黨終於在2000年被台灣人民支持的民主進步黨翻覆取代了;可是國民黨人還是不知反省檢討,不知如何為國家人民提供更好的政策或讓自己不良的貪腐德性做出更完善的矯正;其實國民黨本來有一部天底下最好的治國藍圖「孫文學說」(包括三民主義、建國方略、建國大綱、實業計畫),然因蔣介石根本不懂啥是「孫文學說」?且又為了騙取宋美齡的感情而偽裝信仰耶穌基督而每天抱著聖經,結果聖經越讀屠殺越多手無寸鐵人民,讓耶穌的天父上帝也瘋狂,因為聖經和孫文學說都是教人要博愛要關懷,但顯然蔣介石並不了解這些「博愛、關懷」的真諦,他只知關懷資本家博愛孔宋家族和他黃埔軍校一群不成材的蠢材:貪生怕死、愛財如命、愛紅酒甚於愛主義、看到敵人不投降就是逃亡,就是這副「黨德」致使三民主義變成國民黨騙人害人的把戲,而「把戲人人會變」,蔣經國王昇許歷農等政治工作大帥竟而派出一大堆政工幹校畢業生到高中高職去教三民主義,這群不懂三民主義的政工大兵當然講不清楚啥是「三民主義」,結果讓世人以為三民主義就是民族主義民權主義民生主義那麼簡單、那麼「雕蟲小技」,從此三民主義就被人瞧不起了;筆者非常幸運高三的三民主義老師是台大經濟系畢業的(他原是學校的英文老師兼授三民主義),把三民主義講得頭頭是道,尤其是民生主義與社會經濟主義,害我聯考三民主義成績差一點就滿分(若無國文和三民主義我就沒學校讀了);由此可知蔣經國王昇許歷農等人有多麼「匪類」,把三民主義等孫文學說搞得像路邊的野花野草難登大雅之堂:而失去三民主義與孫文學說的國民黨也就像失魂落魄的「孤魂野鬼」,黨德黨格黨魂盡失殆盡矣,最後「自私自利」取代「大公無私」,「以天下為己任」變成炒做軍宅中飽私囊,而這還算比較高級的,那些下作之徒則是以權謀錢,以權竊佔國土,以國庫通黨庫再通私庫,以私害公以權害義,公益蕩然無存而私利則多到讓美國總統生氣(杜魯門總統說「他們」一家都是賊,甘迺迪總統看到美國銀行存放著許多台灣國民黨文武大官員的存款就把美國對中華民國的經濟援助與軍事援助取消了)更讓台灣人民看不起,所以國民黨的選票就越來越少支持度也越來越低了,最悽慘的是現在連剛成立兩年多的台灣民眾黨的支持度都勝過百年老政黨的國民黨,可見台灣人民對國民黨不信任的程度,若國民黨不趕快找回中心思想將亂黨七十多年的蔣介石蔣經國父子掃地出門再將黃復興黨部取消,將孫文的「神主牌」再供回黨的核心價值,再好好教育年輕黨員,從「三民主義、吾黨所宗」認真學起,將「天下為公」的信念灌輸進所有黨員的腦中並切實力行實踐,認真做到「咨爾多士、為民前鋒」,國民黨在台灣才有振興的希望;我時常提的滇緬邊區孤軍領導人段希文將軍率兵打仗都是身先士卒跑在部隊最前頭「領軍」作戰,可惜國民黨內這種「身先士卒」的將軍太少了,大部份都是躲在部隊後方等待捷報,如果捷報沒到那就腳底抹油逃之夭夭了,尤其是最高統帥蔣介石一看到敵軍士氣如虹雖還在五六十公里外他就夾著屁股三十六計走為上策,這就是國民黨軍隊一直打敗仗的原因,所以這種黃埔精神可以休矣!另外振興鳳山精神吧。

剛成立兩年多的台灣民眾黨是柯文哲為問鼎總統寶座而成立的政黨,這個政黨從成立至今基本上都在「投機取巧」的戰略中巧取豪奪,從柯文哲開始選市長時的墨綠色到選上後變成白色又在對岸的招手中變成淺紅色最後又為了借助宋楚瑜來壯大自己而變成淺橘色,八年中在以白色為底色 而不斷的變化色彩、真成為台灣近代政壇最成功的變色龍,以顏色保護自己也以顏色壯大自己,讓人非常莫測高深,看得「霧煞煞」;其實民眾黨的成立就充滿投機取巧精神,柯文哲組織這個「台灣民眾黨」原就引用1927年台灣民主先賢蔣渭水醫師所籌組的台灣第一個合法政黨之名,蔣渭水是日治時期的醫生,他結合台灣先賢林獻堂、蔡培火等人為向日本台灣總督府爭取設置議會及要求地方自治、改革金融專賣與稅制,爭取政治的自由經濟的自由和社會的自由以「確立民本政治、建設合理的經濟組織、改除社會之缺陷為三大綱要」,所以當時台灣民眾黨的意識型態是經濟自由主義、社會自由主義、公民民族主義;蔣渭水將行醫賺的錢都投入台灣民主改革運動,他結合志同道合的同志創辦「台灣文化協會」,由林獻堂擔任總理的工作、蔣渭水擔任專務理事(在日韓社團之地位僅次於理事長或總理而高於常務理事),台灣文化協會是台灣人抗日活動由武鬥轉為文鬥的領導總機關;其後他又與朋友創辦媒體「台灣民報」與「台灣青年雜誌」用以向民眾宣揚台灣應改革的思想與方向,接著組織「台灣民眾黨」並利用黨的組織力量組織台灣第一個勞工團體「台灣工友總聯盟」為台灣勞工爭取合理的勞工權益(不是把勞工當狗看喔);蔣渭水傾其所有全部錢財全都花在為台灣人爭權益爭民主爭自由的工作,可惜他四十歲便因「傷寒」而仙逝,他死後兩袖清風,他的革命戰友張晴川形容他死後「傷心身外一無餘、剩得蕭條數卷書,兒女遺孤猶在讀、親朋同志痛何如?」他與林獻堂堪稱為與日本總督府展開文鬥階段發揮巨大力量的前二人,享有很高的歷史地位,宜蘭人黃煌雄喻他為「台灣的孫中山」。這些都不是擁數千萬家產住豪宅的柯文哲可以相比擬的;柯文哲以一位台大醫學院後代晚輩「接用」前輩一生大公無私大義抗日大力為台灣人爭自由民主與日本總督府非武裝的文鬥所爭取來的「台灣民眾黨」來誤導現代台灣一些較無文史知識的民眾,柯文哲的自負自大自私自利將台灣先賢出錢出力出命建立起來的輝煌政黨為築自己的「總統夢」所利用,柯文哲最狂妄的是將台灣民眾黨的生日與自己的生日定為同一天,當每年全黨在慶賀黨慶的同時也就在為柯文哲主席慶生之時,不管討不討厭柯文哲的黨員也被迫要為柯文哲慶生,這一點作法柯文哲就比蔣介石、希特勒、史達林還要霸道了;民眾黨成立時柯文哲回答記者說民眾黨成立的目地是要先把一些黨員同志送進立法院,至於選總統等2024年再說;結果2020年民眾黨有五位不分區被送進國會,當時柯文哲很狂傲的說:這五位可以很完整將我的意旨傳進國會(柯文哲的意思這五位民眾黨立委不是民意代表也不是黨意代表而是百分之百柯文哲的代表),2022年2月19日柯文哲最親密的戰友蔡璧如向黨代表說「成立民眾黨的目的就是要將柯文哲送進總統府」她又說「餘生最後的懸念就是要把柯文哲送進總統府」;但柯文哲第一任剛就任市長時說「以後台北市政府任何官員職員都不必再為政黨服務」,現在大家都知道台北市政府有一大群人在為台灣民眾黨服務,甚至被媒體喻為「寄生市府」,還曾被喻為「寄生國會」:為柯文哲一人服務而非為「台灣民眾」服務,這種節操與大公無私的蔣渭水醫師相差太遠了:所以我常說現在的台灣民眾黨不像一個政黨,比較像一個幫派,與兩蔣時代的中國國民黨差不多,柯文哲和蔣介石蔣經國一樣在黨內都是「一言九鼎」「一錘定音」「一意孤行」「朕即天下」。

所以現在台灣檯面上最專制獨裁的政黨應該就是民眾黨了,柯文哲主席可以在大庭廣眾之下把黨中央最高的「監察機關」負責人以「狗」喻之,而且這位負責人還是長期從事勞工運動的工運人士,所以柯文哲不但是公然侮辱黨的最高「監察機關負責人」同時還公然侮辱全國一千萬勞工朋友,這是中國近代史除了蔣介石以外沒有任何政治領袖敢做的事,可見柯文哲囂張跋扈傲慢的程度;企業組織管理大師彼得杜拉克約在五十年前說「專制獨裁是以前的事,現在已經行不通了」,他又說「專制獨裁威權恐嚇都會影響到企業組織的正常運作,同時會壓低生產力,尤其是對創意創新思維的傷害非常大」,所以除非把柯文哲主席推翻,否則我完全看不到民眾黨有任何希望。最好笑的是對文史一知半解的醫學博士柯文哲在言談中很喜歡以「帝王」自喻,雖然一直無心於台北市政而把市政搞得亂七八糟致而每年被市民評為最後一名,但他還是數度以漢高祖、唐太宗自喻,可見柯文哲心中專制獨裁的帝王思想有多強烈,所以他一心一意要利用全國最富裕的首都資源財源來發展民眾黨黨務來「築高牆廣積糧」已備打天下稱帝王,這就是柯文哲與民眾黨現在最高的戰略,這樣的民眾黨只是一個為築柯文哲的「帝王夢」在打拼服務的一人黨(當然也可能為他身後的金主及下面的幾隻「忠狗」服務),但這種專制獨裁的帝王思想對台灣和人民有何好處?所以台灣人民就甭再和柯文哲玩碟仙遊戲了,因為碟仙一出來台灣人民就會死得很慘,比納粹出現後的德國人還慘,若非蘇聯露出控制整個歐洲的野心而驚醒美國總統而取消西德的二戰賠款並讓西德統一為一個完整的國家再協助西德復興經濟,否則到今天德國很可能還在償還二戰賠款、很多德國女人還身不由己地幫一些戰勝國男人生孩子;台灣人好好去研究二戰德國戰敗後的慘況(東德到兩德統一前都還很慘),再研究柯文哲與希特勒哪一個比較專制獨裁?(柯文哲現在手上無兵無槍不能像希特勒隨便殺人),好好研究這些就知道能不能再讓民眾黨坐大,2024年能不能讓柯文哲當上台灣總統而害慘台灣下一代?

柯文哲現在一直在挖泛藍的牆角,一直在利用台灣人民對國民黨與民進黨的不滿來壯大民眾黨,一個在首都執政年年拿最後一名的民眾黨竟能不斷壯大不斷超越國民黨,這真是民主政治的奇蹟、也顯示國民黨的墮落還是沒有止步,若因如此而讓民眾黨就能糊裡糊塗的壯大起來,這也是台灣大幅進步最大的危機,試想一個擁有巨大資源資產的首都都治不好那還有何能力治理這個四周環境都非常艱困強敵環視的國家?

所以現在只剩下民進黨還稍微值得台灣人民信賴重託了,惟所憾者自2016年民進黨完全執政以來民進黨人嚐到權力的滋味之後、就如英國爵士艾頓所說的「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民進黨竟難以「免疫」而且腐化得非常的快速,它完全執政沒幾年就有人利用總統專機走私香菸,天道盟文山堂主竟然被聘為總統府國策顧問(如果按照比例原則那羅福助豈不有資格擔任資政了);民進黨如此為選票大舉起用黑幫領袖害一群黑幫年輕人成群結隊爭先恐後加入台北市的地方黨部當起基層幹部還要推舉市黨部主委,害地方黨部差一點就變成黑幫堂口,黨中央沒辦法只好延期改組並安排超強勢政二代出來接班領導,從此民進黨和國民黨、共產黨一樣都成為政二代接班的「家天下」,就如毛澤東最後寫給周恩來的詩說的「父母忠貞為國讎、何曾怕斷頭?如今天下紅一片、江山靠誰守?」毛澤東是有遠見的,第二代都不知第一代打天下拋頭顱灑熱血的艱辛,就開始揮霍前人打天下所得的暴利,結果國民黨就守不住了,中共許多太子黨將數十兆存到美國和瑞士金融機關,現在很多被凍結起來,習近平大力肅貪十年還無結果倒讓自己陷入「十面埋伏」「四面楚歌」的險境中,所以他要延長任期一則繼續未完肅貪工作、二則利用國家最高職位保護自己十年來因肅貪樹敵的安危、三則當然是繼續推動他偉大的民族復興大業「一帶一路」,他的如意算盤能否如意心想事成就看今年二十大的決議了;至於民進黨還能爛多久爛多少?就要看台灣人民的覺悟與覺醒了。

其他三個政黨除時代力量黨在國會還有三席外親民黨和基進黨都無席次了,至於時代力量黨因前黨主席的索賄案最近被判重刑,2024年台灣人民還會給這三個黨多少選票都很難樂觀期待的。

總之,現在國民黨已經爛透了、民眾黨更沒啥好期待的,至於民進黨則是當前台灣稍微可讓人民不得不接受的爛蘋果;台灣人民真是很無奈的,所以我建議台灣人民這次應該改變選擇的態度,選人不選黨,好好去認識了解研究候選人,別聽各政黨在胡說八道,好好真的選賢與能,不管哪個黨可能都會提一些很會吹牛或年輕貌美的候選人,結果就很可能像柯文哲智商很高但智慧很低,說的是自由民主其實做的是專制獨裁,嘴巴說得頭頭是道結果每年施政滿意度都是最後一名,害父母每年都要為生出這種兒子而被幹得要死,真讓祖上蒙羞,就和蔣介石蔣經國一樣,真是悲哀啊!(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