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1°
( 33° / 27° )
氣象
2022-07-30 | 大成報

台北內湖交通沒救了!?那麼柯文哲的政治前途呢?(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柯文哲說內湖交通沒救了,從柯文哲此一論述-筆者就敢大膽的說「柯文哲的政治前途沒救了,至少是越來越難走從此開始走下坡了,很可能就像他的前輩郝龍斌離開市府就走到政壇的盡頭了」;柯文哲是一位醫師,當醫師對病人說「這個人沒救了」,其言外之意就表示這個人死定了;柯文哲係現任市長卻指著他所管轄的「內湖交通」沒救了,那內湖區還有啥前途?還有人敢到內湖投資或買房子嗎?作為一個現任城市父母官怎能對自己下面的城區矢言「沒救了」而見死不救呢?這種人還有何資格做啥領導人?做啥領袖呢?

若在1970年代至1990年代到過泰國首都曼谷的人應都看過曼谷交通擁擠堵塞的程度,當時曼谷人外出洽業務一天只能跑一個地方,因為大多數時間都在路上塞車,泰國政府聘請美國頂尖的交通管理顧問公司來做診斷,美國交通管理專家坐上直升機在曼谷上空繞了幾圈後下來說「我敢說曼谷是當今全球最大停車場,光從交通策略也無法解決曼谷交通問題,除非開發新市區來緩解舊城區人口壓力再大量發展眾運量與中運量交通工具然後再配合舊城區的都市更新規劃才能陸續分區逐漸解決目前交通幾乎動彈不得的問題」;1990年我為了考察引進外勞的管理問題到曼谷考察,特地去拜訪一位華裔大營建商楊董事長,楊董大我約二十歲他年輕時曾回來台灣大學經濟系就學,他的上一代已在泰國搞房地產算是大營建商,他們家在曼谷或其他大城市都有土地,不過他語重心長告訴我「現在除了機場附近土地外其它的都不敢開發,因為開發建大樓也沒人會買」,這就是交通沉苛讓房地產無法興盛起來,機場附近的開發案則可賣給外商或涉外商辦企業家,他們大多由家裡或辦公室到機場搭上飛機就出國了,受到市區內的交通擁塞問題影響較小;所以內湖交通問題不趕快解決,上世紀最後三十多年的曼谷就是今天內湖的鏡子,屆時內湖沒落了國家又要花大錢去開發新市區來紓解現在內湖所留下的諸多問題,那就真是小病不治就要花大錢去治大病了,那台北人過去選出馬英九(柯文哲說這問題是馬英九搞出來的)、郝龍斌、柯文哲三位超級無能的市長「真是又何奈」了。

結果曼谷交通自1980年代開始籌劃許多改善興革方案,政府與民間都在分頭進行,最初由民間引進溫哥華的高空鐵道(skytrain),由政府負責興建基礎建設,後來至1992年政府卻要求停工另求發展,不過民間又再吸收新投資商繼續興建,最後德國西門子也加進入夥,終於到1999年的千禧年前夕由泰國民間眾望極高的詩琳通公主主持通車典禮,兩條高空鐵道總長度55公里,這是曼谷最早的中運量大眾運輸系統,目前已延伸到70公里,每天載客量將近百萬人;接著曼谷市政府於1996年11月19日開始興建俗稱「地鐵」的大眾捷運系統,並陸續分段興建通車,至今也完成70.6公里,每天載客量約為260萬人;在此同時曼谷市政府也於2010年5月29日開始啟用快速公交系統(BRT);政府為鼓勵民眾多利用大眾運輸系統不但票價極低且開通許多免費接駁車以方便民眾搭乘,就在政府與民間努力下,曼谷交通沉苛三十多年的問題終於逐漸被解決了,至少已排除在世界大塞車城市的前五名之外;不過綜觀最關鍵的時刻就在1992年到1999年的七八年間,也就是不論馬英九或郝龍斌或柯文哲任何一位市長能用心一點,那任何人的兩任任期都可能是解決內湖交通最關鍵的八年,偏偏最不幸的是這三位市長任內每天都在想總統大位、在想如何獲得習近平關愛的眼神與歡心,而台北市的問題就越來越嚴重就要花越多錢去解決了,這就是台北市民的不幸也是台灣人民的不幸。

柯文哲本來就見識不廣能力又極差的市長,他只會投機取巧利用醫師專業經常探視陳水扁的疾病而贏得民進黨人相挺而當選台北市長,後又投機取巧利用「台灣民主先賢」蔣渭水創辦的「台灣民眾黨」來「冒名頂替」自己手創的黨名以擷取蔣渭水在台灣民間的英名;惜乎柯文哲人格品德差蔣渭水犧牲奉獻精神實在太大了,蔣渭水為爭取台灣人的民主人權而與日本總督府搏鬥的精神是柯文哲永遠都學不來的,台灣人民也已看清柯文哲的自私自利捨人為己的狼子野心,所以現在台灣民眾黨只能去攀附全球最大的執政黨中國共產黨,與中國國民黨搶爭習近平關愛的眼神及台灣一些親共的選票,除此之外台灣民眾黨幾乎一籌莫展,讓蔣渭水的一世英名也蒙塵掃地,而這就更清楚凸顯柯文哲投機取巧的本質與無能特質;大家想想2008年蔡英文接任大選失敗趴在地上生死難卜的民進黨,那時民進黨的募款專戶時常連續幾個月都掛零,大選後民進黨還負債二億多元,每個月的黨工薪資房租和黨務經費開支又要花四千多萬;當時國內外的政治觀察家都說民進黨大概要二三十年後才能起死回生,所以未來這三四十年國民黨都能西線無戰事躺著選就準備開香檳慶功宴了,可是在蔡英文腳踏實地一步一腳印的務實經營管理下,將黨務非常穩健的發展下去也將黨員非常緊密的團結起來(這在派系林立的民進黨是非常不容易的事),結果就因此在一次次的補選中練兵操兵、積小勝為大勝,就因為這種繼承父親堅苦卓絕堅毅不拔的精神、蔡英文在短短幾年間就將民進黨振興茁壯,要不是有政治惡徒搞了一樁「宇昌案」,2012年那一役蔡英文就很可能當選總統民進黨就又重返執政了,不過老天有眼多行不義必自斃,2016年國民黨積欠台灣人民的就一次還清了,那一年國民黨遭逢1949年來最巨大的慘敗,包括總統和絕對多數的國會全部交還給台灣人民支持的民進黨,只有短短八年蔡英文就帶領民進黨重返執政而且是「絕對完全執政」,國民黨重此在國會只能玩一些丟沙包或水袋等小一小二小學生在玩的遊戲,以非常幼稚粗魯無禮的玩意來干擾立法進程與國家社會的進步。

從2008年蔡英文僅花四年就將斷氣亡命邊緣的民進黨搶救起來,再看2019年柯文哲站在蔣渭水的巨大肩頭上利用台北市政府的資源創建新的台灣民眾黨,以「寄生國會」投機取巧的爛步數在發展黨務,而最後黨務的成長還是要靠中共的吹氣拉拔與國民黨的摧化,由此就可看出柯文哲的能力實無蔡英文的十分之一,故除非中共放棄國民黨傾全黨之力來搶救柯文哲,否則柯文哲真的沒救了。

現在全球交通最會塞車的城市已被土耳其的伊斯坦堡搶走、第二名則由墨西哥市端走了,還有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也在搶前三名,這些城市經濟都差台北市很多,但他們也都還在搶救他們的城市交通、絕不放棄他們的政治責任和社會責任,「江山不留後人愁」,這是偉大政治家的政治情操,不是丟下一句「內湖交通沒救了」就準備拍拍屁股走人,這完全是政客孬孬的作為。

說到這裡讓我又想起柯文哲曾經說過的「香港很小,沒啥了不起」(我之前都寫文章支持柯P,他說這話後我發現他是個大草包就開始寫文章給他「指教」);彈丸之地的香港常住著750多萬人口,每年還有超過六千萬人的觀光客進出香港(絕大部分是大陸客),所以每天大約有一千萬人在香港「走動」,但香港的交通不論是海空運或陸運都辦得非常好、條理井然,享譽全球,赤鱲角機場好幾年是國際數一數二的國際機場,現在也是全球前五名的機場,國際上有很多機場都委託赤鱲角機場負責經營管理,母港設在香港的國泰航空公司有好幾年是全球最大的航空公司,也與新加坡航空公司同享全球最安全的航空公司之美譽,香港這麼小而車輛這麼多卻很少發生車禍,除了上下班時段海底隧道還會塞車外其它時段的港九地區很少發生塞車,像這樣優質的交通管理當然都與城市規劃有關,也都非常值得柯文哲去考察學習的,可惜柯文哲都把心力用在發展黨務與總統之路之上,那市民就很不幸了,也只好每年都給他最後一名來羞辱他了;胡適之說「要怎麼收穫就怎麼栽」。

香港末代總督彭定康的任內銜英國女皇之命一定要留給香港人民最好的建設與生活環境,故彭定康就在香港大力建設赤鱲角機場及整建維多利亞港並淨化港澳地區環境汙染,同時也規劃85000套公屋,惜乎因限囿於「中英聯合聲明」而未能執行,不過在1997年主權一完成移交當年就完成64.400套公屋,對於彭定康這種大力為香港人謀幸福生活的政策卻遭受中共強力杯葛侮辱,中共說彭定康在利用最後建設香港機會撈錢,利用工程款將錢「洗回」英國,他們罵彭定康是土匪、小偷、毒蛇、娼妓、強盜等,中國國務院港澳辦公室主任魯平說彭定康是「千古罪人」,他們要求赤鱲角機場工程也要分一部份給中國施工企業施作(我也趁此機會爭取一些工程讓台灣夠資格的營建商參與承攬施工),中國更要求英國在1997年主權移交時至少要保留250億美元的外匯準備(結果最後彭定康留下3000多億美元的外匯準備,中共應歌頌彭定康總督為聖誕老公公的),1997年去過香港的人都知道彭定康建設出啥樣國際水準的赤鱲角機場(不但國際一流還遠勝過倫敦的希思羅國際機場)及如何舒適便捷沿途風光明媚的「香港快線」,其終點站的中環附近建設群聚全世界各大國際集團企業與投資家,我大女兒曾在此終點站樓上上班,這附近被我摸得非常通透,而越通透就越佩服彭定康遠大的城市建設眼光,香港會成為一個偉大的國際城市就是有像彭定康這種大公無私有守有為穩健務實不諱政敵的汙衊侮辱而一心為人民的福祉為人類的進步而奮力打拼的政治家;其實彭定康也可以不必這麼辛苦,他可以在港督官邸吹冷氣「數饅頭」,反正他早就預料到中共的「一國兩治五十年不變」的承諾是不可靠的,香港遲早會在中共干預下逐漸沒落的,但是彭定康沒有放棄對香港進步與香港人福祉的關懷,他更要堅守英國女皇的耳提面命,利用在香港最後的時間盡自己最大的心智與努力把香港建設得更盡善盡美,這是偉大政治家的偉大胸襟;1997年回到倫敦後英國女皇非常滿意他治理香港的成就而封他為「貴族」,他現在是世界一流的牛津大學總監。

世界所有偉大政治家都像彭定康一樣逆來順受努力負起自己該負的政治責任,絕不輕言放棄,就像黃珊珊在她的「33個人生故事」第15個故事說的「事在人為,絕不輕易說(不可能)」,所以柯文哲在台北市長任期最後半年內公開說出「內湖交通沒救了」,我就敢說柯文哲只是一個政客絕非是個政治家,柯文哲真的沒救了。(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