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3°
( 35° / 30° )
氣象
2021-07-06 |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DrP看時事:被強制裝避孕器的小甜甜布蘭妮

DrP看時事:被強制裝避孕器的小甜甜布蘭妮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Dr. Phoebe

(圖片取自布蘭妮官網

不知道各位有沒有看過一部電影叫做《詐欺女王》(英文:I Care A Lot)?電影講述由法院認命的監護人Marla用不同方法奪取有錢老人的監護權,好藉機侵占財產的故事,即便這些老人都還有思考和行為能力,卻被Marla和無良醫師聯手,讓法院認定不能自理,最終財產交由監護人Marla保(侵)管(占),送進療養院不得翻身。雖說這是由真實故事改編的黑色喜劇,但類似案件受害人可不只有和法律不熟的年長者,也包括Princess of Pop流行天后小甜甜布蘭妮。

年輕的朋友可能不太知道布蘭妮是誰,她在當紅之際是全美青少年為之傾狂少女偶像,我念初中時,從她Baby One More Time到Oops I Did It Again,幾乎是只要出任何一首歌就會紅遍家喻戶曉。她的一顰一笑,妝髮打扮,以及和賈斯汀的戀情永遠是八卦雜誌的焦點,專輯銷量讓她成為最賣座的青少年歌手,這業績至今都沒人能超越。當時的布蘭妮只有十六七歲,被迫在狗仔和觀眾的焦點下長大。她和賈斯汀最終沒能走到一起,多年後和舞者Kevin Federline成婚並生了兩個小孩,但這段婚姻並不和睦,根據NPR的報導,布蘭妮在第二個小孩才兩個月大時和Kevin Federline離婚,她當時罹患嚴重的產後焦慮症,一舉一動卻還是受到狗仔的緊迫盯人,導致她精神狀態每況愈下,也越加失控,導致她失去小孩的監護權,越少看到小孩她又越失控,成為一個惡性循環。到最後布蘭妮把有頭髮都剃掉,拿傘攻擊記者,也是在這個時候法院判定布蘭妮精神異常且沒有自理能力,將她所有財產和行動都交由她父親Jamie Spears管理,也就是監管系統Conservatorship的開始。

這樣的監管制度讓布蘭妮生活重新上軌道,就醫、用藥、復出,唱歌、工作,甚至交了一個感情穩定地的男友。但在上週布蘭妮打破沉默為自己發聲,想要終止監管系統,她在聽證會上表明這個監管系統欺負她,不但讓她無法作生活中的任何決定,甚至不讓她在工作空檔中間休息、不得改變編舞的順序、強迫她吃對她有極大副作用的藥物。布蘭妮進一步說到,「我想要結婚生子,但監管系統下的管理人卻告訴我我不能,甚至要求我不能移除在體內的避孕器,好確保我不會再度懷孕…這個監護系統在虐待我…我值得掌管我自己的人生。這個監管系統很會剝削我的人生,而我想要把自己人生找回來。」

布蘭妮的遭遇令人感到同情和不捨,更難得的讓美國紅藍兩黨的政治人物都紛紛在版面放上 #FreeBritney的標誌(包括紅通通的Ted Cruz 和Matt Gaetz、藍到見底的Carolyn Maloney和Barbara Lee)。但布蘭妮想要停止被監管的請求卻在被駁回,只因為一旦被法院認定需要活在監管系統底下的人,很多都是長期失智或無行為能力,想要鹹魚翻身的機會可謂難上加難。但布蘭妮的案例卻也顯示出監管系統底下的種種問題,比如情緒不穩定的病人是否值得擁有生不生小孩或用不用藥的權利?布蘭妮明顯的和其他長期意識不清醒的病人有所差異,她或許只需要幾年的過渡期來調整心理健康,是否必須被終身察看?

我相信布蘭妮不是唯一,更不會是最後的案例。但還是衷心祝福布蘭妮能找回自由,期待她結婚生子的新聞重返八卦小報的那一天。

你喜歡過小甜甜布蘭妮嗎?留言來告訴我,好讓我知道我們是同世代的人吧!

延伸閱讀時事新聞: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