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9°
( 30° / 27° )
氣象
2020-07-28 | 自立晚報

『空投』監委 玩弄國家名器

【記者郭玉屏台北報導】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於28日舉辦「『空投』監委 玩弄國家名器」記者會,對於近日監委同意權行使過程的政治及司法爭議,提出批判,認為『空投』監委,玩弄國家名器很不足取。

記者會由立法委員李貴敏主持,參與人包括立法委員林為洲、文化大學教授楊泰順、政治大學副教授廖元豪、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黎家維。

李貴敏指出,民主國家,制衡是重要的關鍵。但是在考監兩院行使同意權的過程中,因為一黨獨大,民進黨視法律為無物,未完成法定程序,即使民進黨籍委員對提名人有意見,也沒有審查的機會。執政黨無視法律正當程序,己身不正,將難讓民眾相信法律,令我們對台灣的未來十分擔心。

楊泰順說,作為政治學者,最不喜歡看到的是國會的肢體抗爭,對國民黨的作為難以接受。但更嚴重的是國會的多數暴力,已經像近期美國的「佛洛依德案」,讓在野黨不能呼吸。如果執政黨給在野黨多一點空間,在野黨的抗爭手段也會和緩,但執政黨只把在野黨當成背景,造成此次監委同意權的暴力抗爭,執政黨難辭其疚。

楊泰順認為,民主國家真正的精髓在制衡,無論是選舉制衡、政黨制衡、權力制衡、交錯任期,都可以讓制度貼近民意並避免獨裁的風險。但是此次在考監委的產生及職權行使上,所有制衡的方式都沒有,以促轉會自稱東廠的前例,沒有制衡的獨立機關,將使得行政獨裁的情況無從控制。

楊泰順希望未來的制度能嚴謹,並舉例公視董事的審查密度比考監同意權更嚴格,以考監委的重要性,同意權行使的嚴謹程度不應該低於公視董事。

林為洲則強調,此次的同意權行使,被提名人連上台都沒有,投票過程也是一片混亂,程序適法性上有疑義,將來應該會有釋憲的問題。至於廢考監及修憲的問題,林為洲也認為,核心問題都在修憲,希望能珍惜修憲的時機,再優化民主。

廖元豪表示,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29、30條規定,考監同意權必須交付全院委員會審查,審查後才能投票。沒有這些程序,是明顯重大的違法,己經逹到了無效的程度。在釋字499號中,國大延任、修憲案,大法官就以違反國民大會議事規則、無法令民意監督為由,宣告無效。此次問題比當時嚴重,當然也應該無效。

廖元豪建議國民黨跟其他在野黨一起連署,提出釋憲案,並依釋599號,請大法官先下暫時處分。否則,當監委自己的任命程序都有問題,未來如何在糾彈時使被糾彈人心服?

黎家維指出,當監察院制度沒有變化,但國民黨民調顯示民眾態度才一個多月差異巨大,廢除監院的上升12.5%。顯示提名的人很重要、民眾更在意提名的對象。當這套人事產生機制失靈,已經不能確保獨立機關獨立行使職權,總統亂提名,立法院也制衡不了,甚至違法配合放水,民眾就會想要廢除監察院。

黎家維強調,監察權原始設計是監督行政部門,現在變成總統意志的延伸,變成行政機關打手。私菸案只敢打小吏不敢打老虎。這是真正嚴重憲政問題,是台灣民主的深層危機。如果解方只是廢考監,會讓權力更集中在總統身上,解決不了總統一權獨霸,無法制衡的問題。黎家維更擔心,當執政黨可以控制立法院,即使修憲將監察權改到立法院,難道就能擺脫總統控制?未來恐怕連小吏都動不了。

黎家維並具體建議,如果立法院執政黨只會配合總統打假球,假監督真放水,那倒不如回歸憲法本文,將考監兩院人事還給人民決定,或者修法提高立法院同意權門檻。

林為洲最後結語,此次立法院行使監委同意權的過程中充滿瑕疵,投票有問題,程序上瑕疵嚴重,應屬無效。國民黨會提出釋憲。另外,因為民主重在制衡,大法官、監院、考院、檢察總長,都是總統提名,國會半數同意即可。這樣的制度,對於應超出黨派的獨立機關,真的能達到目的嗎?值得我們思考。此部分有必要修憲。2020/7/28

最新政治新聞

延伸閱讀